当前位置:

第二十四章

猫十四Ctrl+D 收藏本站

    “报告老首长,我想向党组织报告一件事情!”赵谦默拄着拐杖,严肃的脸上洋溢着的却是得意。

    老爷子看着赵谦默的样子,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事,这不接着的话就把他给震到了。

    “我媳妇儿已经答应结婚了!望首长也批准!”

    批准你个丫丫的呸!这小子居然背着他向小七求婚,更让他伤心的是,小七居然答应了。难道真的是闺女大了不由爷,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小七呢?”老爷子不愿相信的问道。

    “在外面。”赵谦默回道,这他媳妇儿不是害怕面对自家爷爷的怒气嘛。所以就得他来做先锋部队,先承受了一定的活力,再有媳妇儿上。

    “在外面干嘛,还不进来。”老爷子心情郁闷的说道,这难道还担心他会吃了他们不成。还躲在外面不进来。

    “爷爷。”纪可可探头探脑的走进来,对着老爷子就是一声讨好的笑。

    “哼。我以为你只要这小子,不要爷爷了呢?”老爷子指着那小子,就是蹭蹭的犀利眼神。

    “爷爷。我怎么会忘了你呢?”纪可可挽着老爷子,想着摇椅走去。要说这摇椅,可以说是老爷子的最爱了。有事没事就爱坐在上面,喝喝茶,哪怕下棋也得坐着它。也难怪,这是当年他媳妇儿特意为老爷子挑的,如今人不在了,越发是离不开这摇椅了。当然了,离不开的还有纪可可,要说老纪家最像他老婆子的就是纪可可了,一样的内里倔强,一样的可爱。你说说,能不宠着吗?

    “哼。”老爷子不领情,却也不甩开小七的手,慢悠悠的走向摇椅。

    “爷爷,您先坐着,他腿还伤着呢?我先扶他过去坐着,不然怪累人的。”说完就转身向赵谦默走去,独留老爷子一人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这,小七说的也是事实,这腿可不是开玩笑的,得,先让着。

    “小七,告诉爷爷,你是不是答应这小子的求婚了?”老爷子靠着摇椅,慢吞吞的摇着。

    “恩,爷爷。”纪可可坐在赵谦默的旁边,俩人紧挨着。

    “小七呀,你怎么这么恨嫁呢?”老爷子痛心疾首的一句,忽然就雷倒了俩人。

    纪可可:………………

    “首长。”

    “你,闭嘴。”丫丫的,拐了人还敢说话,胆子养肥了是不是?以为伤着他就不敢动手了是不是?

    “找个时间,俩家正式见个面吧。这该有的程序还是该有的!”

    “恩。我爸那里我昨天已经通知了,就等爷爷您同意了。”赵谦默说道。

    好你个小子,这么说着他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事的人了。反了,小七都被带坏了,都学会像他一样先斩后奏了!

    “告诉你爸,要是工作忙,就不要过来了。我们过去也是可以的。反正我现在就是个闲人!”说着还特意加重了后面几个字,这里面的不满不言而喻。

    “爷爷,这怎么行。怎么说也得我爸他们过来。反正我妹妹他们也一直想着过来这里逛逛,正好乘此机会过来。”赵谦默立马劝道,这不是他不想他们过去,只是这老爷子怎么说年纪就摆在那里,这就算是飞机过去,这也是路途遥远,舟车劳顿的。累得慌!反正他老爹就算没空,为了儿媳妇儿几天还是空的出来的。

    再说了,他那活宝妹妹自从知道小七之后就想着法的想过来。要不他妹夫强悍,估计早就杀过来了。现在唯一担心的就剩他家的老太太了,真不知道,看见他受伤的时候会怎么样。看来得事先知会一声,以免到时候一见面,就喊这个泪炮眼,这苦的还是他的耳朵,当然还有他老爹那毒毒的眼神!

    “恩,那也行。”老爷子想了会儿,点点头表示赞同。

    老爷子看着紧挨着坐的俩人,就想起了当年自己和老婆子,可是老婆子命不好,走的早。剩下他们爷几个,唉,老婆子,现在你看到了,这是小七,我们的孙女,长大了,也该嫁人是不?我也不能留她一辈子,也照顾不了一辈子的是不是?所以选着这赵家小子了,我就做主同意了,对了,兴国那孩子,你也可以放心了。

    “小七,爷爷想喝你泡的茶,你给爷爷去泡一杯?”老爷子突然说道。

    “额,好。”纪可可虽然疑惑却还是站了起来,乖乖的去泡茶。

    “怎么样了?昨天应该是第三次了,蓝医生有没有说点什么?”老爷子看着人出去,合上了门,这才关心的问道。

    “蓝医生说,进展虽然不快,但是还不错。可可已经能慢慢的说出心里的结了。”赵谦默回道,只是要完全打开还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且可可似乎在不愿意打开心结。他在心里补充道,只是这应该是他操心的事情,不能再让老爷子担心了。

    “小子,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老爷子明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爷爷,我不辛苦。既然我认定了可可是我媳妇儿,那么这一切都是我该做的。这是我的责任,不然我干嘛娶她。”赵谦默认真的说道。

    “恩,我明白。只是小七这事,你爸妈知道了吗?”老爷子瞧着书桌上的那一家子的全家福,淡悠悠的问道。

    “我爸妈知道,爷爷,您放心,我爸妈都让我要好好照顾可可。说是就算亏了我也不能亏了赵家媳妇儿。”赵谦默转述着自家父母的话,当然原话是“你这小子,脑子给我拎清了。这可可,可是我们认准了的媳妇儿。要是有半点闪失,你就给我等着。亏了你,也不能亏了我们赵家的儿媳妇儿。”

    “恩。赵家小子,我可是把人交你手上了。等哪天,亲家来了,就先商量订婚吧。”

    “恩。”

    “爷爷,您的茶。”不一会儿纪可可就拿着整套茶具进来,里面是已经泡好的大红袍。茶香满溢,清爽的气息,呼吸之间幽幽茶香,沁入心脾。老爷子细细啜饮着那入口的爽滑。

    “试试吧,这可是难得的好茶。”老爷子呷了口茶,说道。

    的确是好茶,不显的苦涩,淡淡的粘稠度,却润滑,而且回味够足。赵谦默也照着功夫茶的饮法,细细品道。

    “小七,长大了,终于要嫁人了。”老爷子半眯着眼,陪着茶杯,感慨的说道。

    “爷爷。”

    “小七,现在乖乖的,安心的在蓝医生那里治疗知道吗?你爸他这段时间每次知道你治疗回来,都忍不住的想要去问问你。只是担心着你看见他会不乐意,硬生生的忍住了。所以小七,要是哪天愿意了,就给你爸打个电话吧。让他安个心。”老爷子这也是看不得了,这幺儿每次都按耐着关心,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想问又不敢。都是当爹的岂会不明白那种心情呢?

    “爷爷,我明白了。”纪可可低着头,轻声应道。

    “罢了。你们还是出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待会儿。”

    “恩。”

    书房终于只剩了老爷子一个人,气氛静默,老爷子望着还在往上冒着缕缕白烟的茶杯,思绪似乎远游了一般。

    “媳妇儿,你是不是不喜欢接受心理治疗?”赵谦默拄着拐杖,慢慢的和纪可可走着。

    “不知道。”

    “媳妇儿,有些事压在心底太久了,心会累的。所以要适当的发泄出来,就像我。你看你每次都让我那什么什么的,然后我每次都得去操场跑步来发泄。”赵谦默说道,不过,营长同志,这个例子觉得似乎颜色好深啊。

    “赵墨宝,那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吧?”纪可可斜着脑袋,半眯着眼看着他。

    “这媳妇儿,道理还是一样的嘛。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也不愿意这样。可是你不能全塞在你那不大的心里呀,你这脑袋里面心里面都已经装满我了。”赵谦默意识到这句话一出纪可可就瞪着他,立马补充完后面的话“当然了我的也是一样的装满了,你怎么还有空间装那些该扔的东西呢?所以不要就该清理出来知道不?”

    赵谦默看着纪小七说道,这心也就这么小都装满了他了,怎么还能装下这么多东西呢?脑袋瓜里的有些想法,真该清楚了。一直留着让自己难受吗这是?

    “赵墨宝,你,爸爸,就是伯父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啊?”纪可可突然意识到自己都答应人的求婚了,那剩下的是不是就是见家长了呢?

    “哟,媳妇儿这么有自觉性,都知道要见公婆了?”赵谦默笑着道。

    “去你的。说正经的呢?”纪可可笑骂道。

    “媳妇儿,说实话你是不是很紧张?”赵谦默挨着纪可可,贴着耳朵小声的,不怀好意的说道。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其实我的确很紧张吗?”纪可可很有志气的转过头,不屑的说道。

    “呵呵。媳妇儿。”赵谦默看着嘴硬的人,心情很阳光的,对着人就是一个响亮亮的吻。

    “赵墨宝,你又耍流氓!”纪可可指着赵谦默叫道,丫的这两人可还在老纪家,这名分都还没有定呢。就敢明目张胆的耍流氓了,要是让爷爷看见了,肯定有你好看的!

    “你是我媳妇儿,我这是正常的行为。”赵谦默尽量去忽略拄着拐杖的手,站直了身子,理直气壮的回道。

    “是吗?墨宝,那你说我要是这样你开不开心呢?”说着,纪可可贴了上去,软软的唇沿着他的颊,慢慢的滑下,来到喉结,满意的听到男人的吞咽声,再次上滑,就是不去碰触那渴望了他已经的双唇。然后又突然离开,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眼里的不满和渴求。

    “媳妇儿,你这是引诱。”赵谦默咬着牙说道,看来这是胆儿肥了。以前都不敢这样的媳妇儿,看着他现在行动不便是不是?

    “哼,就是诱惑了怎么样?”纪可可挺了挺胸,故意道。

    “媳妇儿,你会后悔的。真的。”赵营长说道,心里想着,假以时日,等我恢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后悔也是以后的事情。”当然纪可可的日后,肯定是为了今天的后悔的,不过现在不是还没有到以后嘛,所以再说呗。

    “纪小七,你完了。”说着,就直直的压了过去,贴着转道的墙壁,狠狠的吻上那刚刚挑衅已久的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