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三章

猫十四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回事,小七怎么会得那什么,叫什么来着?”老爷子不停的来回走动着,他一直觉着那天之后,小七已经放下,可是现在老三带来的消息,真的让他怕了。

    “心理创伤性后遗症。爷爷,赵谦默想要你同意让小七看一次心理咨询,再来做下一步的打算。”纪三看着老爷子在眼前来回不停的晃动,头更大了。

    “小七自己……”老爷子欲言又止的看着纪三。

    “赵谦默说小七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忘记,并不知道自己有时会像魔障了一般了。”老三斟酌了几秒,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魔障。”老爷子仿佛受了打击一般,脚步凌乱的踉跄了几步。还是纪慎言手快的扶了一把,才不至于出事。

    “爸。”一旁的纪兴国一脸的焦急,这都是他的错,当年要不是他,他的老婆也就不会出事。可可也就不会因此留下阴影。这么多年了,心里的愧疚不曾想此时此刻这样的深刻过。心口仿佛被绳索勒紧了一般,难以喘息的疼痛。

    “三叔。”纪三看着同样是一脸凝重的纪兴国,心里也是难免的承重。老纪家的所有人都自称是最疼小七的人,都知道他们最疼的宝贝,这几年过得其实并不舒心。可是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想的是怎么样让她释怀,让她明白三婶的事情其实怪不了任何人。可是他们去野外是自私的,因为他们忽略了,小七的心里,那是的小七还是个孩子。那时候,自己几岁?也就是十几岁得年纪。他当时的记忆也是沉重和冰冷的气压笼罩着老纪家。

    可是记忆中的小七却不曾留过眼泪,睁着黑陈的双目,安静的看着三婶的骨灰。在最后入土时才紧紧拉着梁家丫头的手,落下续了已久的盈盈泪珠。在明明不懂得隐忍的年纪里,整整7天地沉默。

    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要搬出去,好说歹劝才同意让她住到老梁家,有梁家丫头陪着。也所幸,莫姨是三婶的老同学,梁微微更是从小和小七认识,不然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可是,这么几年过去了,他们却面对着这样的状况。小七被怀疑有创伤性后遗症了,梁微微被老大伤得躲到了国外。在纪家圈子里本该最受宠的两人,此时受着不同的伤,唯一的共通性是:老纪家种下的种子。纪三心里这么想着,嘴角和眼里更是浮现苦笑。

    “爷爷。”纪三走近老爷子身边,语气严肃的说道,“告诉二哥吧。”

    “对,老大打电话通知老二,他知道这方面应该找谁。”老爷子扶着椅子,声音苍老的吩咐道,“最好是能连带着让赵家小子做康复的。”本就不满皱褶的脸此时更显的沧桑,原本健朗的身躯恍然倒塌,只剩下一个佝偻的老人。

    “恩,爷爷。我明白。”

    “是啊,你也该明白了。可是你明白的太晚了。老大。”老爷子看着自己一生最骄傲的长孙,这么多子孙,他一直以为老大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他也一直觉着梁家那个丫头总能感化这个木头,可是没有想到啊。最后竟然是把人气出了国,这让他有愧于老梁家。

    “老大,你也没怎么让我省心过。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别以为不讲我就不知道了。现在这幅局面,自己拿捏着点分寸。”

    “恩,爷爷。”纪慎言闻言,心里突然苦涩起来,是他明白的太晚。所以错过了最好的年华,虚度了如此多的岁月。他从未将她看做过回事自己的那一位。对于她的一切追求也只当做是一种玩笑,回避着不去当真。所以当真的发生意外的时候,他慌乱了。谁会相信他这么个铁铮铮的军人竟然会不敢面对那一切。直至那泪眼婆娑的眼,变得冷漠才发现,竟错过了这么多年。

    “老三,你也是一样的。”老爷子继续道,唉,个个都不省心。

    “恩。”

    医院

    “三哥,你怎么来了?”纪可可看着站在病床前的纪三奇怪的说道,这个点他不是应该在家休息吗?他可是刚离开几个小时,怎么又回来了。

    “小七,三哥有事找他。”

    “哦。可是三哥,你们一个商人一个军人,能有什么互通的事情啊?”纪可可奇怪了,俩人的工作完全没有相通点,三哥找他作什么?

    “咳咳,我来说吧。”赵谦默看着欲言又止的纪三,开口道,这种事情还是有他开口吧。

    “恩,那我先出去吧。”纪三无言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终于走了出去。

    “媳妇儿。”赵谦默深吸了口气,在心里打了个腹稿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想换个地方治疗可以不?”

    “为什么换地方,这里不是挺好的?”

    “不是,纪三说你二哥找了个更专业的地方。”

    “二哥找的?二哥学的是心理学,和你这腿有什么关系。就算认识不少人,也不一定比这里的好。”

    “不是,主要是因为……”

    “因为什么?”

    “媳妇儿,我想让你去接受一次心理咨询。我担心你可能因为当年的事情……”

    “赵谦默,你是想说我有心理创伤后遗症吗?”纪可可听后,突然冷冷打断道。

    “媳妇儿,你怎么知道?但是你听我说,我只是担心你而已。”赵谦默急急的解释道。

    “我怎么知道?因为我看过这方面的资料。当年妈妈的事情,就这样突然的发生了。我一直放在心里,知道后来大了,才明白自己的……”纪可可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就多多少少找了资料看。”

    “媳妇儿,不怕,我陪着你。”赵谦默抱过纪可可,说道。

    “赵墨宝,你会不会因为这样嫌弃我。你看,我又懒又任性,现在还这样……”纪可可靠在赵谦默的肩膀上,徐徐的说着。

    “傻瓜,懒又怎么样,我勤快不就好了。任性我也乐意,这样就不会有人看上你了,你就永远是我的了。再说了,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杂俩半斤八两。所以媳妇儿,你可千万别嫌弃我是个瘸子呀?”赵谦默指着自己的腿,担心的说道。

    “赵谦默,”纪可可静静的看着他,突然问道“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因为你很好看?”

    “认真点,我问真的。”纪可可不满的说道。

    “因为你让我心动。”赵谦默回道。也许他永远告诉她,他喜欢上的那一瞬间,她正好逆着光,举着相机,捕捉着新兵蛋子们的蓬勃生命。他触动的一瞬间,是纪可可那无声的一次搭肩抚慰。有很多瞬间,都让他越陷越深。慢慢的才发现其实早已非她不可。

    “媳妇儿,既然这样,我们说好,不管这次你是不是真的得了创伤性后遗症,我们结婚好不好?”赵谦默扳着纪可可的脸,对上纪可可的眼,再次认真而严肃的求婚道。

    “好。墨宝,我们结婚,还要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很久很久。”纪可可睁着水润润的眼睛,也非常认真的回道。

    “嘿嘿,媳妇儿,你终于是我的人了。那我以后可就跟着你混饭吃了。”这可不得跟着媳妇儿,他的工资卡早就给她了,不跟着她以后吃什么?再说了,跟着纪七宝有肉吃!

    “恩。好!”纪可可抱着赵谦默的脖子应道。

    “好了,可可让你三哥进来吧。”

    “恩。”

    “三哥。”

    “怎么样了?”

    “尽快安排吧。”

    蓝由康复中心

    “怎么样了?”老爷子一看人从里面出来,就立刻急切的问道。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是创伤性后遗症。好在她自己也有过这方面的意识,并且心态较好。情况不算严重。”那个女医生也是纪老二的同学,安慰道,

    “大家放心吧,对了,赵谦默是哪位?”

    “是我,怎么了?”

    “呵呵,没事。刚刚谈话的时候提及你她便会很放松,所以有空多陪陪她。像现在这个季节,饭后就陪她散散步,聊点轻松的话题。有助于治疗。”

    “那以后的治疗大概是怎么样的?”纪三迫不及待的问道。

    “先一周来一次,看看治疗效果,如果不错的话就可以10天过来一次。当然这期间你们要让她保持愉快的心情,如果还出现你们所说的状况的话,就比较棘手了。”

    “小七,你感觉怎么样?”老爷子看着推门出来的人,关心的问道。  “爷爷,我没事。让你们都担心了。”  “傻孩子。”老爷子心疼的看着人说道。“打电话给兴国他们,让他们放心。”

    “医生,谢谢你。”

    “你们也不需要客气,我这也是受了纪老二的托付,总部不能让你们觉得他所托非人吧?”她小声说道。

    “那今天就这样可以了吗?”

    “恩,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们可以先去熟悉一下这里的物理和后期治疗。”

    “恩。”

    “小七,推着这小子,去转转吧。”老爷子指着还坐着轮椅的说道。

    “恩。”

    “真的不严重吗?”纪三看着俩人走远,才再次开口问道。

    “严重倒是真不严重,不过其实她自己的心里有一定的防范意识,所以不容易让她开口说出一切,但是你也知道,心里治疗就是靠说出心里的痛苦纾解的。所以在这方面你们以后要和她多聊聊。”

    “防范意识?”老爷子喃喃道。

    “呵呵,老爷子,你也不用太担心。其实这样只是治疗期会延长而已,其他倒也没什么?”女医生补充道。

    “恩,只要能让她拔了心中的那根刺,慢点也无所谓。”纪三忙说道。

    他们不介意治疗的漫长,只在乎小七能好行,而赵谦默也一样。他们希望的只是小七能快乐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