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三章

猫十四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评我又去看了遍这章,发现不少错误所以捉了虫。。谢谢曼~~~~

    我要打滚耍无赖的求收求评,求包养。。你们愿意不??~~~~(>_<)~~~~ 。。~~o(>_<)o ~~
  “来了。”依着门的人,看着进来的两个人,邪气十足的丹凤眼,带着看好戏的笑意扫过两人。

    “三哥~~”

    “哟,小七啊,你今儿三哥叫得再欢也没用啊。这见家长的又不是我。”纪三对着纪可可挖苦道,末了对着赵谦默还来了句“你说是不是啊,赵营长。”

    “三哥。”

    “好了好了,爷爷他们都等着呢。赶快过去吧。”纪三习惯性的抬手,伸向纪可可的头顶,谁知有人比他更快,赵谦默一个勾手,纪可可就瞬间回到了他的怀里。

    “哟,赵营长,这小七可是我的妹妹呀,不用防的这么紧的。”纪慎兢看了眼悬在半空中的手,无语的说道。

    “那也是男人。”赵谦默一本正经的回道。

    “得,小七,你的赵营长管的挺远的。”

    “羡慕啊?要真羡慕就赶紧找个人来管你呗。”纪可可躲在赵谦默的怀里,揶揄。

    “小七啊,你三哥我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是不可能被一棵小树苗绑死呢?”话间,还自恋的整了整那短短的黑发。

    “三哥,我真觉得爷爷当初给你取错名了,你应该叫纪自恋而不是叫纪慎兢的。这好好的一个名儿就这样被你玷污了。你说是不是赵同志?”纪可可满口嫌弃的挖苦着纪三,然后转头就面带微笑望着赵谦默,甜甜地问道

    “对。”赵谦默用带着可怜你的眼神看着纪慎兢。

    “小七,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也太厉害了吧。好歹我也是你三哥呀。”纪三觉得受伤了,怎么说小七也是跟着自己几个兄弟长大的,怎么一有男人就变这样了,难怪爷爷那天会这么生气。

    “磨蹭什么呢!老三,还不把人带进来!”

    纪可可张着嘴还想说点的,结果一听到这声音,立马就闭嘴了。

    “三哥,爷爷的好像挺激动的啊?”纪可可咽了咽口水,找了个适合的词儿’激动’形容道。

    纪慎兢看着缩着脖子的纪可可,和一脸淡定的赵谦默,说,“从某天知道自己的孙女被人惦记,还下手之后开始,爷爷就一直很‘激动’。”满嘴的幸灾乐祸,末了的时候还特别加重了激动俩字。

    “好了,不吓你了。快进去吧,爷爷从一大早就开始伸长着脖子等你了。”纪慎兢对着俩人说,当然了他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

    “没事,走吧。别让爷爷等急了。”赵谦默也不去回应纪慎兢的话,只是暖着声音对着纪可可说道。

    “恩。”

    “爷爷~”纪可可一进里门,就对着沙发上的老者也就是纪可可他们的爷爷,纪老喊道。

    “小七啊,快过来,给爷爷看看有没有胖一点。”纪老一见着纪可可立马笑逐颜开的对着她招手。

    “爷爷,我保证没有减肥哦。”纪可可对着纪老转了几圈说道。

    “呵呵,好好。就是不应该减肥,现在的姑娘家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瘦成那样,有什么好看的?瘦骨嶙峋的,活像没吃饱一样。闹心!”纪老拉着纪可可观察着没瘦下来,一阵高兴。

    “你说是不是,小子?”当然对着赵家这个抢走自己宝贝的人,得继续板着脸。

    “是。”赵谦默回道,“爷爷,放心我会监督她的,决不能减肥。”

    “爷什么爷!我什么时候同意让你叫我爷爷的?年轻人记性这么不好!”纪老一听这声爷爷,立刻不淡定了,这混小子一开口就提醒着自己的孙女被骗了,真不舒坦。

    “是,首长教训的是。”赵谦默改口道。

    “首长什么首长!我早就退休了,你也不是我的兵!”纪老不依不饶的逼问道。

    赵谦默,纪可可,纪三:“…………”

    “爷爷~”纪可可一看这架势就连忙拉着自己爷爷的手撒娇,一边还对着纪三使眼色,帮忙啊。

    “我可不敢,老爷子这脾气就你能治。”纪三立马回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信息回来。开玩笑吧这。纪家谁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也就在看见纪可可的时候会收敛着点,不然就算是现在老爷子最得意的纪大来了,也一样虎着个脸,让你不敢得瑟,不敢多话!

    “小七,爷爷现在和这小子有话讲,你等等你爸,今天他们都得回来。”老爷子笑眯眯地拍了拍纪可可,又对着,赵谦默说道,“跟我上来。”说完就自个儿站了起来,向三楼的书房走去。

    “墨宝。”纪可可走到赵谦默面前,一脸担心。

    “乖,没事的。爷爷那是不放心,所以叮嘱我几句。我去去就来。”赵谦默安慰了几句纪可可就跟着老爷子上了楼。

    “小七,来来告诉三哥,那小子有什么好的。”纪三闪着八卦的眼,贴着纪可可问。毫不夸张的说,赵家虽然在R军区是一把手,但这里毕竟是帝都军区,纪老岁退休了,但在军政界的影响力却不曾减半,前前后后纪家人在这里不知盘了多少根。更不用说如今还有纪大这个大有军途的人。所以说对于赵营长还是有点惊讶的。

    “三哥,墨宝很好,真的。”纪可可对着关心自己的纪三真实真诚的答道。

    “小七,丫头,你要觉得不委屈就好。”纪三,摸了摸纪可可的头道。

    “三哥,你不要总是像摸狗狗一样的摸我头,不止发型都乱了,还会让我有阴影的。”纪可可瞪着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睛抗议。

    “呵呵,好好。”说完,又蹂躏了一番,气的纪可可牙痒痒。

    “哈哈,小七呀。你这反映这么多年都没变啊。”纪三想着十几年前纪可可,也是这般小小脸蛋,皱的像个白嫩嫩的包子,向大家抗议抱怨,这不一转眼就长大了,都带着男朋友回家了。唉,纪家有女初长成呐。

    “哼。”纪可可理也不理他,坐在沙发上,顺手拿了个苹果啃。

    “小七,那个,你也知道,你爸今天要回来。”纪三看着沙发上的纪可可,突然停顿了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知道呀。爷爷,不是刚——”纪可可拿着苹果接道,“等一下,纪慎兢你不要告诉我。”纪可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般,皱着眉,冷冷地说道。

    “小七,你看都这么多年了。”纪三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反正心里纠结。老爷子怎么让他来说这事呢?真是为难!

    “算了,你也说了这么多年了,我也知道不是他们的错。”纪可可索然无味的放下苹果,低着头说道。

    “小七,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他?”

    “恩。三哥,其实我已经不怪他们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也不容易,要是愿意就搬进来吧。”纪可可抬头看着纪慎兢真诚的说道。

    “小七。”纪三突然就觉得这么多年了,他们的小七早就已经长大了,懂事了。只是这感觉还真TM的让人觉得伤感呐!

    “三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恩,三哥明白。小七,三哥过几天送你件东西。”纪慎兢突然说道。

    “什么东西?”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纪慎兢卖着关子说道。

    书房

    “小子!说吧,怎么认识我们小七的!”老爷子一身霸气的坐在书桌后面,一脸不满额怒道。

    “有次可可去我们哪里采访认识的。”赵谦默毫不隐瞒的,把俩人的认识,交往时间,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

    “赵谦默!认定了?”

    “认定了!绝不后悔!”赵谦默直视着纪老的眼睛,坚定的回道。

    “别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是。我以我的生命保证,永远都不会!”

    “好。记住今天的话!后面的演习,给我上心点,脑子给我拎清了。要是输了你爹不收拾你,我收拾你!”

    “是!”

    “混小子,现在说吧,你有什么想知道的。”

    “爷爷,你都知道?”

    “你以为能瞒过我?”老爷子得意的说道。想瞒他?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穿的,妄为当年老狐狸的称号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赵谦默也不拐弯,直接了当的问道。

    “当年——”老爷子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本就布满了不少皱纹的脸,仿佛更老了几分,眼神深处生出的那份疼惜,赤果果的摆在赵谦默的眼前。

    “小七的妈妈,当年看见兴国搂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一时恍惚,闯红灯,躲闪不及,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货车。当场死亡,那时可可就在马路对面,亲眼目睹了一切。而后等到兴国跑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女人——”赵谦默犹豫着,问了出来。

    “那女人和兴国没什么关系。只是看见她被人撞了,出手扶了一把。没想到因此而——”纪老说不下去的没了声音。

    “再后来可可就变得不一样了,有一天甚至提出要自己出去住。不管谁劝都不听。”

    “那现在,可可和——”

    “现在还僵着,后来兴国遇到了美芬。这些年,她一直跟站在兴国后面,也知道小七的性格,所以我们谁都不敢提这些。就怕她受不了,十几年前的误会虽然她嘴上说理解,但却仍然让她难受到要搬出去,要是再让她同意他们俩的事情,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老爷子叹了口,继续道。“今天,想趁着你来,我就自作主张的让兴国带了美芬过来,不知道是对是错。”

    “不会的,可可没你们想的那样脆弱。她只是说不出口而已。”赵谦默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安慰不了眼前这个已不再年轻,一心只盼着一家人坐在一起的老人,有些事,不是他的三言两语能解决的。

    “但愿吧。”

    “还有小七,不吃肉包里的肉馅,不喝甜豆浆的。”老爷子想了想,补充道。

    “这点我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赵谦默想起了那天的早饭,还真是。明明就能成功了,结果俩人草草收场。

    “知道了?那就好。可可她妈以前就爱给她做肉包,买甜豆浆。出事之后,那孩子一吃这些就吐,一直过了很久,才渐渐接受只吃皮,不吃肉的肉包。只是甜豆浆是永远不会碰得了。”

    “恩。以后那是她不要吃,我吃。我肉挑出来,把皮留给她。”赵谦默一时没注意的,顺着话就直直的接了下去。

    “说什么混蛋话!合着我纪家的宝贝只能吃包子皮是不是?”老爷子一听火了,他搁在心坎里疼着的宝贝合着就只能吃包子皮??反了这是!!!

    “不是,那――”

    “闭嘴!好好听着。可可喜欢吃肉笋馅的,反正你记着,以后千万不能买韭菜馅的,不管是包子还是水饺之类。小七最讨厌这些了,不过菜里面可以有。”纪老一边想着,一边喋喋不休的嘱咐道,真像是可可马上要出嫁了一般。

    “恩。我记住了。”赵谦默心里一一记下,想着以后决不能让韭菜馅出现在桌子上。

    “还有啊,小七虽然不喜欢甜的,但是蛋糕还是很喜欢的。还很喜欢吃巧克力,总之一些习惯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赵谦默:“…………”

    “对了,什么时候俩家见个面吧。就把日子订了吧。”纪老说道。

    哟,养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长大了,他还没有疼够呢?怎么这么快就要变成人家的媳妇儿了,还真是舍不得。

    “爷爷,那什么,其实可可还没有答应要嫁。”赵谦默纠结的说除了这句让老爷子十分开心的话。

    “什么?还答应?那好,那见个面就好了,日子什么的等小七同意了再说。”老爷子一听自己孙女还答应要嫁,真好。急死你小子,纪家的孙女果然不是那么好娶的!小七,做得好。想着,脸上一阵得意,脸笑的比花儿还灿烂,一扫刚刚的阴霾。

    “爷爷,可是——”

    “可是什么?小七又没同意嫁,叫什么爷爷,攀什么近乎!怎么难道你要逼嫁不成!”老爷子气呼呼的盯着赵谦默,大有你要是说是的话,我一掌劈了你的趋势。

    赵谦默:“……”

    “不敢。”不过我一定会不停的求的,结婚报告都打好这么久了!

    “谅你也不敢!”

    ‘啪啪啪’

    “爷爷,你们谈了这么久了,谈好了没有啊?”纪可可想着俩人都在里面到现在还有出来,就不放心的跑了上来,催到。

    “女大不中留啊。这就着急了。我难道还会吃了他不成!”赵谦默开了门,纪可可就拉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没事才放心。这可就得罪我们老爷子,看的他眼睛都要喷火了,感情他就这么可怕。就这点功夫,他能对这小子做什么?再说他这年纪,当他是洪七公啊,武功盖世,打得过年轻力壮的年轻人!

    “爷爷,人家又不是这个意思。”纪可可红着脸,立马讨好的说道。

    “没事,爷爷这是和你闹着玩呢。”赵谦默牵着纪可可笑着道。

    “哼!”我现在不待见你!老爷子理也不理他的,自个儿出了门,下楼。

    “墨宝,你没事吧?”纪可可看着下楼的老爷子,小声的问道。

    “没事,放心吧。爷爷只是问我你什么时候同意嫁人?”

    “不可能,爷爷才不舍得我嫁呢?”纪可可压根不信,爷爷才不会舍得这么早让她嫁人呢?

    “额。”赵谦默心里念叨。果然是孙女俩,想的真一致。

    “墨宝,爷爷是不是都告诉你了?”

    “恩。”

    “那墨宝,我爸来了。”纪可可拉着赵谦默的手,低着头盯着地板,声音闷闷的说道。

    “宝。你不怨他们的是不是?”赵谦默抬起她的头,声音温和的说道。

    “恩。妈妈那件事也不是爸爸的错。其实这么多年了,她也没有错,陪在身边,即使我一直都不喜欢,她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站在背后,不求什么名分。说实话,我只是觉得爸爸这么容易就找了另外一个女人,开心的生活着而不满而已,但现在想想也许妈妈也是希望我们幸福的,也就没什么好怨恨的了。”

    “那就好了,既然如此,就试着去接受他们吧。”

    “恩,可是,墨宝,我——”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好不好?我陪着你。”

    “恩。”纪可可同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