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

猫十四Ctrl+D 收藏本站

    带着常年训练产生的厚茧的手,灵活的从衣服下摆处钻入,沿着滑腻的背部的丝绒慢慢攀着向上,所经之地,酥软麻颤。迎来一阵的一阵的嘤嘤低吟。

    粘合的唇容不下一条细线,辗转的交换彼此的甜蜜。赵谦默看着半眯着的眼,微微上扬的头,短短的黑发铺撒在柔软的床铺上,嘴里的嗓音如猫低泣,辗转吟娥,媚红的双颊,所有的一切的似乎都集中到了一点上,叫嚣着,疼痛着。

    终于来到高低的大掌,挤进包裹着的嫩白之中,轻重不一的动作,因着未曾解脱的暗扣,挤压着的弹力,紧紧贴在他的茧上。每抚动一下,都能感觉到纪可可无助的颤抖和细微的痉挛。嫩白的双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上方是步步紧逼不曾后退半步的热吻和无法挣脱的爱抚。纪可可觉得自己快融化在赵谦默的怀里了。

    粗重的喘息声伴着浓重的自我压抑,空着的另一只手直接翻推着衣服,却是越急越难以剥落。纪可可得以自由的双手颤颤巍巍的环上他汗水泠泠的古铜色的脖子,咬着唇犹豫的用青葱的手指划过紧绷的喉结,指腹挟着电流沿着军绿色的衣领溜进内围。抚摸着常年军事训练带来的线条冷硬分明的肌肉,眼里的迷离的更甚,好奇的指尖四处游走,修剪过的指甲刷过早已布满薄汗的胸膛,烫人的温度随着指尖传到心肺,通过血液凝聚到本就满面红晕的脸,现在更是红的像曼珠沙华一般的绚烂。

    “宝,你要再这样引诱我的话,你可就逃不掉了。”赵谦默忍着暴涨的火热**,再一次提醒这个不知情况还四处放火的小女人。

    “墨宝,我难受。”纪可可睁着委屈的媚眼,被滋润了一遍又一遍的红唇轻翘发出声声的娇嗔。身体更是不停的扭动,拱起着,想要得到的更多。但这些却让她心生胆怯。她明明不想这样的,可是指尖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肆意妄为的奔走着,想要深入的感受这个男人的一切。划过湿湿的汗水,带来的阵阵心理上的冲击,身体的渴望更是让她害怕。即使明知道这是以后不可避免的一个步骤,但是她还是害怕,还是会不知所措。

    “宝。”赵谦默红着眼,不可奈何的看着身下的人,衣服被他翻起,□在外的肌肤,仿佛盖着一层水珠,细密而湿润。脖子,锁骨三三两两了散落着他动情之后的痕迹,颜色深深浅浅,玫红抑或青紫都是他的。

    身体更是在他的手下产生着奇妙的反应,对于她的反应他欣喜和珍惜,虽然很想立刻吞下这块窥伺垂帘已久的肥肉,但却不想因一时的□而伤害到她,但这妮子,似乎还有意识到他的忍耐,还四处放火引诱他这个意志力已达极限的正常的狼人!

    “宝,这是自己找的。”说完便不可她反应,动作迅速的除去俩人的束缚,急切却不失温柔的附上,带着她的手环上自己,使里俩人更加紧密的感受彼此。

    舌尖可与可无的圈吻着她的高耸,手沿着下身的雪白不停的探索着让他神魂颠倒的瑰丽。

    “宝,这次就算你喊停也来不及了。除非是——”带着原始野性的**,兴奋而霸道的说道。

    妈的!是谁!

    “墨宝,电话。”纪可可听着铃声,拍着赵谦默的肩说道。

    “不管他。现在谁来老子都不管!”赵谦默吼道。妈的,那个不长眼的,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来坏事。

    “可是,它一直在响。”完全从□中清醒的纪可可,为难的听着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过一遍又一遍。

    “宝,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憋坏的!”赵谦默看着已经明显不在状态的纪可可,真想泪流满面啊!这好不容易等到他媳妇儿松口了,都要成功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硬生生的被打断。

    “墨宝。”纪可可急得快想热锅上的蚂蚁了,本来就对于俩人这样的快速进程有点不能适应,现在更是接近□的被他看着,心都纠结了。

    “唉。宝,以后你会知道的。以后再要回来。”赵谦默认命的狠狠的,用力的咬了一口她的梅花之后,才不依不舍的起来,拿起她的手机递过去。

    纪可可裹着被子,红着脸,接过电话就懵了。这是纪老,也就是她爷爷的电话!而她刚刚差点就因为——,拒接!完了完了,要不要继续无视啊?

    “宝?”赵谦默套上衣服就看见媳妇儿欲哭无泪的呆坐着,手里的手机还在不停的叫着。

    “额。墨宝,是爷爷的电话。”纪可可差点哭出来的看着他。

    “额。”赵谦默承认听到这话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也懵了。这叫什么事呐?打断自己好事的竟是媳妇儿的爷爷,帝都鼎鼎有名的纪老。

    “墨宝。”

    “唉。给我吧,乖。”赵谦默叹了口气,平了平情绪,按下接通键。

    “喂。”

    那边的纪老一听自己孙女的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个男的,刹那就被秒杀了。这是那个混蛋!难道真的像传闻一样,是赵家那小子?

    “首长,我是赵谦默。”赵谦默听着那边没反应,便硬着头皮自我介绍道。

    “哼!混蛋小子,小七呢?”纪爷爷气急败坏的喊道。

    “首长,宝在我身边,我这就把电话给她。”赵谦默讲的时候人还不自觉的站的笔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被赵爸罚站军姿一般的挺拔。

    “爷爷?”纪可可小心的接过电话,小声的叫道。

    “可可啊,女大不中留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有男朋友了啊?”纪老虽然做了一辈子的军人,一辈子的刚硬形象,可是到了这个一年见不到几面的孙女可是真疼到了骨子里。当年不顾其他人的反对,硬是答应了纪可可的要求,独自搬出去住,没有纪可可自己的答应,绝对不能曝光她。所以导致了赵谦默对于纪可可只有十几年前的映像。

    “爷爷,不是,那什么——”纪可可慌乱的解释着。

    “可可,你是不是怕爷爷不答应,所以才不带人回来的啊?”纪爷爷无辜又卖萌的问道。

    赵家那个混蛋小子,胆子肥了,嗯?居然动脑经到我的宝贝上了,放了这么多年还是防不住!臭小子!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那个混小子!

    “可可,你是不是不想爷爷插手啊?爷爷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为难他的!”才怪!纪爷爷在心里狠狠的加道,同时那边的纪家大院里,看着纪老冷笑着脸,嘴里的话,语气却是温柔卖萌不已,冷汗都直冒了。纪家上下都知道,这个完全没有曝光率的七妹有着什么样的地位,而赵谦默和小气在一起,无疑是在老虎的嘴里拔牙,危险系数!啧啧啧。

    “爷爷,不是这样的。是因为——”

    “既然不是这样的,那好。抽空就带回来吧。爷爷帮你把关。”纪爷爷不满的瞪大了眼说道。

    “不用说了,就俩天后吧。”纪爷爷不给纪可可反应的立马决定了日子,又道。

    “可可,把电话给那小子。我有话对她说。”

    “爷爷,你千万——”

    “怎么,你还怕我吃了他不成?”纪爷爷更生气了,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丫头,胳膊肘这么快就往外拐了,不行!肯定是那小子给带坏的!

    “没有,爷爷。那你等一下。”

    “首长。”赵谦默觉得自己再次电话的时候真的紧张了一把。

    “小子,说!用了什么招数把我们可可骗到得!”纪爷爷对着电话一阵狂吼,急得站在身边,立马上前顺气。哟西~老人伤不起喔。

    “首长,我是真的喜欢可可,想和她永远在一起的。”赵谦默语气突然严肃的说道。

    “放弃!你想在一起就一起啊!我还没同意呢?”

    “首长,我——”

    “闭嘴,我还没有讲完呢!插什么嘴!”

    “是,首长您说。”赵谦默无可奈何的回道,现在他已经万分确定了,首长不是不同意纪可可和他在一起,只是觉得自己珍藏了许久的宝贝被人抢走了的感觉!无语啊!

    “混小子,俩天后和可可过来!不要告诉我什么假期问题!”纪爷爷命令道。

    “是,我明白了,首长。”赵谦默觉得自己就差对着电话敬礼以表示自己了。

    “宝,你爷爷肯定非常非常疼你。”赵谦默挂了电话,对着纪可可就来了这么一句。

    “恩。”纪可可点了点头,不止爷爷,纪家上下没有一个不宠着她,即使当年她的话多么的任性,他们都包容了。

    “俩天后,就要见家长了。宝,这下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赵谦默对着纪可可一阵猛亲。

    “赵墨宝,你讨厌!”纪可可摸了摸脸,全是唾沫。无比嫌弃的说道,虽然这话这语气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嘿嘿,七宝。真好。”

    “哼。”

    “可是,宝,你得先补偿我。”赵谦默也委屈的说道。

    “为什么?”

    赵谦默贴着纪可可的耳朵说了几句,直接纪可可的耳朵蹬的又变红了,眼里还冒着火花。

    “大色狼!赵墨宝,党和人名是这样教育你的?思想觉悟抬太不低了。”纪可可扯着赵谦默的耳朵吼道。

    “宝,我这是思想觉悟的体现。不仅思想上要进步,行动上也不能落后是不是?”赵谦默一脸非也的表情看着纪可可,说的似笑非笑。

    “借口,全是你掩藏色狼本质的借口。”她才不吃这一套,不过憋久了好像是不太好,想着又乘着人不注意,眼神偷偷瞟了过去,偷瞄了几眼。

    “可可,你这是干什么呀?不用偷偷摸摸的,你告诉我好了,我正大光明的给你看到够。”赵谦默瞧着偷看的纪可可,坏笑,媳妇儿,你这儿还嫩了点。

    “哼,谁要看你!臭美!”说完耍手,就像卫生间走去。

    “媳妇儿,你这是要沐浴吗?要不要我帮你啊!”赵谦默随着纪可可的身影,,满怀期待的说道。

    “不用!赵墨宝!给我老实呆在外面,不准进来!”纪可可回道。

    “呵呵。”赵谦默笑着,笑意直达眼角。

    赵谦默看着外面的一片军绿,心底是骄傲的。这里的兵都是最棒的!他带着他们走过风,踏过雨,看着他们成长,看着他们一个个变成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这份心情没有多少人能理解。

    在接下来的演习里希望都能脱颖而出。

    唉。演戏呐,又得忙几个月了。赵谦默想着早上郑团叫自己去的时候说的话。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拐了人的闺女!”老郑一脸坏笑又得意的看着他。

    “首长,我那不是拐,那是真心实意的。”

    “得了,不用和我耍嘴皮子。你也知道可可的背景了,好好对人家。”

    “首长,她是我媳妇儿不对她好,还对谁好?”赵谦默理所当然的回答,很大程度上的取悦了老郑,当然也间接的取悦了未来的岳父。

    “你小子知道就好,有块军演,给我上心点。这次赢了,你这小子改懂的。”老郑拍了拍的他的肩膀,表示道。

    “我知道。行了,去吧,给你天假期,好好陪陪人。”老郑挥了挥手,示意道。

    郑团的意思他当然明白了,这次赢了便能直接升上去,他一直不肯依靠家里的影响力来给自己的未来铺路,真枪实弹的干,到现在他也不打算走后门。这场军演他就不信拿不下了,输了,还真是他妈的丢人!

    俩天后的见面估计也是为了这事,纪老疼爱自己的孙女怎么可能舍得自己的宝贝孙女跟着他受苦,营长毕竟还不是一个完全有保障的职位啊!唯一的办法便是让他尽力赢得这次演习,好立功,继而下达调令。

    这样宝作为军嫂才不会太苦,呵呵,纪家果然是疼他媳妇儿疼到了骨子里,什么都为她着想。只是这十几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这样藏着捏着,将她完全置于不被曝光的地方?

    不知道俩天后会不会一并给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