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二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番外二

    作者有话要说:进来的童鞋,这一章也许会让你们生气,但是进来了就稍安勿躁,某星会把真章节送上的。

    此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地址:

    徐颜生气地甩开了刘武的手臂,她一刻也不想看到这对男女,在她面前晃悠。这都还没结婚呢,外面就有了别的女人了,这让她如何能放心地嫁给他?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她就往里走,打算从地下车库出去。本来今天不打算开车的,想和小鱼一起步行去服装城,享受那种逛街的美妙,结果这一美好的构想被他们给破坏了。

    同事们也从这楼里出来,看到三个呈不规矩站立姿势的人,都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徐颜又羞又怒,推开围观的同事,就要往地下室而去。

    “大嫂!”佳佳一怔,用力地推了一下还傻愣着的刘武,喊:“哥,你还愣着干吗,快去追啊。”

    刘武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朝徐颜消失的方向追去。

    这楼里下来的职员一时之间都张望着,没有全部散开。佳佳喊了一声:“看什么看?没看过夫妻吵架啊?都散了。”

    徐颜的同事们被佳佳一哄,都无趣地离开了,只有小鱼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颜快速地奔到了地下室,高跟鞋踩在地下室发出响亮的声音。她也听到了后面刘武喊她的声音,但是此时此刻,她不想见到这个男人,所以没命地跑着,但是她跑再快也是跑不过当兵的刘武,很快就要被追上了。

    心里一急,跑得更快了,但是这高跟鞋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她的脚一扭,摔倒在了地上,依然是之前那只受伤的脚。

    “小颜,你没事吧?”刘武追了上去,扶起了摔在地上的徐颜,心疼地抚上她的脚,“叫你不要穿高跟,你就是不听,快,我背你去医院。”

    “我不要你管,你去找你的佳佳吧。”徐颜用力地推开他,踉跄着走着,脚并没有扭到,还能走。她的车子就停在下面,只要几步就能走到了。

    “小颜,别赌气了。你的脚之前受过伤,还没有全好呢,你刚才这一摔,一定会对脚有影响的,赶紧地跟我一起去医院查检查检。”刘武跑上去抱住她。

    这个时候,佳佳也已经赶到了,一同跟来的还有小鱼。佳佳担心地问:“哥,嫂子怎么了?”

    “摔倒了,我正好带她去医院看看,她的脚受过伤,可不能有问题。”刘武又想了想,对佳佳说,“你扶着你嫂子,我过去开车。”

    “哥,还是你抱着嫂子出去吧,车子我去开。”佳佳自告奋勇地说。

    刘武疑惑地望她:“你驾照考了?”

    “考了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机会试而已。”

    刘武皱着眉头说:“刚考驾照你就敢开?我可不能拿性命让你陪练,我抱着出去,车子我自己开。”

    兄妹俩只顾着说话,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徐颜一张脸已经烧成了柿子一样红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全传进她的耳朵,佳佳喊的是“哥”,不错她叫的正是哥哥。再偷偷地抬眼望向二人,兄妹俩眉宇之间还确实有点儿相似,这一下子窘大了,这乌龙闹的。

    “嫂子你怎么了?怎么脸通红通红的,是不是病了?”佳佳突然将手伸向了她的额头。

    “没,没有,我只是……”徐颜地埋进了刘武的怀里,又想了想,说,“你不用去外面开车了,我的车子就在这地下通道里。”说着,从包包里把车钥匙拿了出来。

    因为刘武的大惊小怪,一定要送她上医院,所以她和小鱼的逛街计划也宣告破灭,小鱼笑着说:“没事的,你先去医院吧,还是脚要紧,逛街的事以后再说。”

    坐在自己的车里,车是刘武开的,她和佳佳一起坐在后座里。悍马宽敞的环境,让她们一点也不觉得急,刘武打开了音响,放起了音乐。

    徐颜看了看刘武的后背,小声地问着佳佳:“你们真的是兄妹?”不是她不相信,只是这种转变太快了,她一时之间还没有转变过来。

    “嫂子,你怎么还怀疑呢,他确实是我的亲哥。”佳佳很用力地保证着。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的关系,让我……”她很难得地觉得尴尬与难堪,毕竟乱怀疑人是不对的,她还冲人家刘武发了脾气。

    佳佳眨了眨眼睛,很无辜地说:“我说了啊,我在验证好友的时候就是写的刘武的妹妹,你通过了,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啊。”

    徐颜觉得自己很丢脸,当时因为忙,所以并没有看清楚佳佳的验证码写的什么,这才造成了这尴尬的事情。再看看佳佳,她一脸的担忧与单纯,这样的女孩如何不让人喜欢?

    “要不是你说话模棱两可,小颜会误会吗?”一直默默地开着车不作声的刘武,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被哥哥这一顿训,佳佳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顿时焉了下去,心里却在嘀咕:“我还不是为了你吗?”但她不敢说大声,只是嘟着嘴,什么也不说话了。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番,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摔倒的时候,让骨关节有点儿偏位,但不碍事,只要不穿高跟鞋就行了。回来之后,刘武说:“连医生都这么说了,你这鞋子真不能穿了。佳佳,把这鞋子扔了。”他对这个高跟鞋,是说不出来的恨意,都是这东西才让她受伤的,所以让他怎么也喜欢不了这鞋子。

    “你干吗?我没鞋子怎么走路?”徐颜阻止了他的鲁莽行为。

    刘武看着她,说了一句:“我抱着。”

    身后的佳佳捂着嘴笑,这不急不躁的哥哥和火爆的嫂子,还真是天生的一对,能不擦出火花来都难。

    “你笑什么?”徐颜和刘武同时望向佳佳,异口同声地说着。话一出口,两人面面相觑。

    “哥哥,嫂子,我们可以起程了不?”佳佳忍住笑,很认真地问着。

    刘武二话不说,抱起了徐颜,随便把她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丢给了佳佳,说:“这东西暂时由你保管了。”

    “刘武你干什么?我让你抱了吗?”徐颜抗议。

    “从现在开始,本未婚夫就负责你的走路问题了。”刘武可不管不顾她的挣扎,稳稳当当地抱着她,这掂量着她的体重,最多也就百来斤,心里想:太瘦了,得好好给她补补。

    徐颜叫嚷着:“刘武,你不能这样轻薄我,否则我跟你急!”

    “这丈夫对妻子的,怎么叫轻薄?那叫天经地义。”刘武回答得很理所当然。

    “我们还没结婚,还不是夫妻。”徐颜反驳。

    “快了,就等着那张结婚纸了。”刘武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我还没答应嫁给你,我现在就反悔……”徐颜气得只想咬他。

    刘武停住了,低着头望她,脸色很臭,但是语气很平静:“你把刚才的话重复一次?你不想嫁给谁?”

    徐颜勇敢地对上他的眼睛,比谁的眼睛大,谁怕谁啊,她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回了一句:“我就不嫁给你。”

    “连结婚报告都打了,你却告诉我你不嫁?信不信我现在就抓着你去民政局?”刘武气得就差低下头堵住她的嘴巴了。

    “你敢!”徐颜用力地反瞪回去。

    走在他们身后的佳佳,脸上布满了黑线,这可是医院,他们这样吵架,也不嫌丢脸。

    “你要是再说不嫁,我可要用嘴堵你了。”刘武冷不丁地扔下这么一句话,果然成功地封住了她的嘴。

    徐颜气得咬牙切齿,但她就是不敢说话了。虽然和他相处时间不长,也就半个月,但是她知道他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万一他真的当街亲吻她,那她的脸就丢大了。

    刘武很满意地看着她闭嘴的样子,又问佳佳:“你不是应该在G市吗?怎么来N市了”

    “是爸和妈,说想看看儿媳妇,我怕他们路上劳累,所以自告奋勇地请求过来了。”佳佳说的很委屈。

    徐颜想了想,抬头望向刘武,说:“刘武,不如我们登记前去看看二老吧。”

    “你我都要上班,怎么来得及?”刘武觉得这提议不好,而且他也跟父母说好了,过年的时候带徐颜过去。

    “现在动车到G市也只要半天够了,我跟同事调一下班就行了,而你跟领导请一下假,我们周末去也行。”徐颜觉得去看一下老人,这是必须的。

    “这一来一去就差不多两天了,请假起码得请三天,这假并不好请。不急,等到我的年假下来,我们过去也不迟。”刘武有刘武的想法,他不希望徐颜来去匆匆,折腾身体。

    佳佳也说:“嫂子,爸妈就是觉得你们工作都忙,所以才想要过来看你们的,要不是被我阻拦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他们二老了。”

    佳佳也说:“嫂子,爸妈就是觉得你们工作都忙,所以才想要过来看你们的,要不是被我阻拦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他们二老了。”

    佳佳也说:“嫂子,爸妈就是觉得你们工作都忙,所以才想要过来看你们的,要不是被我阻拦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他们二老了。”

    佳佳也说:“嫂子,爸妈就是觉得你们工作都忙,所以才想要过来看你们的,要不是被我阻拦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他们二老了。”

    徐颜想了想,抬头望向刘武,说:“刘武,不如我们登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