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二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高风直接就被拖回了刘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佳佳睡了一觉,睡醒后,却见到了高风就坐在床边,宠溺而又心疼地望着她。

    “高风?”看到他,她又惊又喜,他怎么来了?

    “累了吧?多睡会,我就在这里陪着你。”高风看到佳佳醒来,想到刘武打他时说的话,有点儿心酸。

    “不累,看到你我就不累了。”佳佳甜蜜地靠在他的怀里。

    前一晚,她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一直认为哥哥不会放过高风。今天她等了一天,也没有哥哥和高风的消息,直到她累得睡着了。看到高风,她就不怕了,高风说过他会保护她的,她再不怕哥哥骂她了。

    从机场一别,两人就再没见过,有半个月了吧?

    房间并没有开灯,正月的傍晚在没有开灯下,只凭客厅那微弱的光,还是看不清楚脸面的。

    佳佳的手轻轻地摸上他的脸,一遍又一遍。

    “嘶……”因为她的抚摸,牵扯了他脸上的伤,他闷吭了一声。

    “怎么了?”佳佳一惊,急忙过去要拧开床头的台灯,手却被高风罩住了。

    “没什么,睡吧,现在还没有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会叫你的。”高风的声音很柔,和之前在集训营上的魔鬼训练不同。

    “是不是我哥?”佳佳想到了哥哥,一定是的。

    她一定要去开灯,高风拗不过她,只能放任她去开灯。

    灯光柔和,在房间里大亮,虽然朦朦胧胧地,但是高风脸上的伤还是毫无悬念地出现在了佳佳眼中。

    “我哥把你打了?”佳佳心疼地抚上他的脸,眼中尽是泪水。

    “没事的,我们只是切磋一下。”高风笑着安慰着她,却因为这个笑,扯动了脸上的伤口。

    “还说没事,脸都肿了,我哥下手得多重啊。”佳佳说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意。

    “真没事,你先睡会,怀孕了,不能伤心。”高风哄着她。

    佳佳乖巧地点点头,窝在他的怀里,感觉特别的安心,她迷迷糊糊地说:“你都知道了啊?我哥告诉你的?……我也没有想到会怀上,……高风……”

    “睡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高风低下头,吻上了她的额头。

    门外,刘武和徐颜正站在,望着屋里的一切。

    “看你,净吓佳佳,为难高风,你现在心里好受了?”徐颜埋怨地瞪了他一眼。

    刘武没有回答,只是那皱着的眉头已经松开了,他说:“肚子饿了,吃饭。”

    “佳佳年龄不及格,真的不能结婚吗?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老婆,这汤不错,我妈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还没开饭,刘武就吃上了。

    “你不回答我,我自己找答案去。”

    但是她的手却被刘武拉住了,他说:“急什么?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什么事都得吃完饭再解决。……嗯,改天得问问高风,怎么能一击即中。”刘武最后那句话,让徐颜鄙夷地想要敲他两下。

    他这样说,她反倒不着急了,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没真打算让佳佳打掉孩子,那他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还是得问问哥去,这事还真拖不得。

    吃饭的时候,佳佳是被高风抱着出来的,高风这酷小子,在对待佳佳的问题上,竟然比刘武还温柔。

    徐颜有点儿愤愤不平,哀怨的眼神望了下刘武,刘武却低着头扒饭,好像没看到。

    晚饭后,徐颜躲进了房间,开始拨打自己哥哥徐磊的电话。

    “哥,有件事我想问你。”

    “你这丫头,没事的时候,影子都找不到,有事了就想到我这个哥哥了。小石榴对你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电话一接通,徐磊就噼里啪啦地说开了。

    “哥,先不谈这事,我真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说吧。”

    徐颜想了想,问:“军婚女方年龄真的一定要满二十三岁吗?”

    “原则上是必须这样。”徐磊沉吟了下。

    “那不是原则又是怎样?”徐颜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趋势。

    “小颜,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作奸犯科的事,还要我教你吗?”徐磊觉得妹妹跟刘武呆久了,人都变笨了。

    这跟笨人呆一起,还真会近墨则黑。

    “哥,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如果不触犯道德与原则,还有什么方法没有?”如果是需要做点儿手脚,那她还问他做什么。

    “只要两者加起来满48岁,也就可以了,小石榴不是政治处的人吗?这事你为什么不问他?是谁没有满二十三周岁?”

    “好了,哥,我知道了,这事就到这吧,改天我有空再给你打电话。”

    在徐磊不满的叫嚷下,徐颜挂了电话,心情也因为这个电话而转好。

    这个刘武,故意吓高风和佳佳呢,怪不得后来那么悠闲地在那吃饭,好像一点也不急。

    现在既然知道了还有迂回的余地,她反倒也不急了,正好可以看看高风如何解决佳佳怀孕的事,看看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有多爱佳佳。佳佳性情单纯,是需要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要不然这一辈子她就吃亏了,所以此时徐颜自然而然也就站在了丈夫这一边。

    刘武是佳佳的亲哥哥,他比谁都爱这个妹妹,又怎么可能会做伤害自己妹妹的事。

    高风被刘武押了过来,也是紧急请休假期的,虽然这个过程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假期最后还是批下来了。

    别看高风平时酷酷的,好像脸部表情不会变,但是每次对佳佳的时候,都能温柔得滴出水来。

    为此,徐颜总是感叹:佳佳真是好福气啊,遇到了这么帅气又温柔的男人。

    这个时候刘武就反问:“我不帅吗?我不温柔吗?”

    “温柔久了,就不是温柔了。”徐颜的回答,差点没把刘武气个半死。

    徐颜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呢,要实话实说,估计刘武直接以“武力”解决,她后面没说的话是:可惜你没人家高风酷!

    这话是不能说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高风隐瞒的很严,不想让佳佳为年龄的事担心,但是佳佳最后还是知道了。

    “嫂子,那我和高风怎么办啊?”真的要打掉孩子吗?她不愿意。

    “没事,这事高风会处理好。”徐颜其实也想知道高风的解决方法。

    “嫂子,哥真的会逼着我打掉孩子吗?”佳佳又问。

    徐颜望了一眼门外正在谈心的刘武和高风,笑着安慰:“没事,你哥没那么恶心。”

    “可是……”佳佳还是担心。

    对于高风的到来,刘家是热情的,除了在佳佳怀孕这事上稍微的为难了下高风,但是以高风的睿智,还是轻易摆平了二老,甚至对他的满意程度超过了自家儿子。

    刘武和高风的谈心,刚开始还是很和谐的。

    刘武冷静地问他:“你打算怎么解决佳佳怀孕的事?”

    “我不会让佳佳打掉孩子的,那是我和佳佳爱情的结晶,你们谁也没有权利处理我们的孩子。”高风很坚决的说。

    “那你让佳佳怎么做人?未婚先孕,你是要打我们老刘家声誉的主意?”刘武挑着眉问他。

    “我不会让佳佳受到伤害的。老连长,你不是管这档子事的吗,我相信你有办法。”高风将目光望向他。

    “你是想让我犯错?我凭什么得为你收拾烂摊子?”刘武反问。

    “老连长,算我求你了。”高风低□段求他。

    “你早知道佳佳还没满二十三周岁,你却有本事让她怀上?既然想吃了我妹妹,当初为什么不做下防护?现在搞大了肚子,你就急了?”刘武的话用力地敲打在了他的心里。

    老连长的话虽然说的不好听,但却是大实话。当初自己只逞一时之快,心里也有侥幸,认为佳佳没那么容易怀上,何况当时他采用的是体外法,就一次也不会那么巧。哪知道,世事难料,就这样小心了,也还是怀上了。

    “老连长,我错了,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想要弄张结婚报告,对于政治处副处的刘武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我凭什么得为你莽撞和一时之快负责?你不是很有能耐吗,连孩子都怀上了,这点小事办不了?”

    高风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也知道刘武这是在为难他,但依然求他:“老连长,你可以惩罚我,但是你不能害了佳佳啊,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帮我,我大不了去托关系求人,再不济我就跟佳佳先办婚礼再登记,佳佳过了生日就可以满二十三岁了,还有三个月,那个时候肚子也不是特别大。先把婚礼办了,登记的事可以慢慢来。”

    这事,先堵住悠悠众口,不让刘家丢了面子,登记的事如果刘武实在不愿意帮助,就当他没问。

    “行,这事就交给我了,看在你这小子是真爱我妹妹的份上。”看他急成了这样,刘武心里的那口怨气也平了。

    “这么说,老连长愿意帮我了?”高风无法相信,刘武真的同意了。

    “还叫老连长呢,把我妹妹的肚子都搞大了,你不应该叫我一声哥?”刘武很不满他的称呼。

    高风愣了愣,接着说了一句:“你答应把我和佳佳结婚的事解决了,那你才是我的大舅哥。”

    刘武恨得牙痒痒,上前攥住他的领子:“你叫不叫?”

    房间里的佳佳和徐颜看到了外面的一幕,都目瞪口呆。

    “这哥,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佳佳从来没见过刘武像现在这样的气极败坏。

    “他一向就这样,别看他平时好像气不喘的平静样,有时候急起来也是挺可爱的。”徐颜会心地笑着。

    佳佳嘟嚷了一句:“高风也是,就不能让着我哥点吗?看把哥急的。”

    “没事的,他们哥俩曾经是上下级关系,如今这关系又近了一层,打仗也打过了,这事就平息了。”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听到外面的刘武说了一句:“你这一击即中,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没?”

    徐颜正在喝茶,听到刘武的那句话,一口茶没憋住,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