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一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佳佳又如何睡得着?但是她又怎么会知道,隔壁房间的哥哥一样也是辗转反侧,一直都睡不着。

    高风曾经是他刚毕业时进入部队最得意的兵,25岁的他已经是营职,这在部队中的前途是不可估量的。但是该死的,他却亵渎了自己的妹妹,更重要的是佳佳又不能马上嫁给他。

    如果高风爱着佳佳,愿意娶她,他自然也就放过他了,但如果他只是玩玩,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孩子,是必须要打掉的,叫他怎么跟佳佳说?佳佳会承受不了崩溃的。

    “阿武,还在想佳佳的事呢?”徐颜一觉醒来,却见刘武坐在床头抽烟,那烟围绕在房间里,呛着她的鼻子。“你怎么又抽烟了?不是让你戒了吗?准备怀孕的事。”

    刘武将烟头掐灭了,拍拍她的背说:“睡吧。”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高风不优秀吗?让你这么排斥他?”这是徐颜唯一不明白的地方。

    在高风和佳佳还没有对上眼的时候,他对高风是百分百的赞赏,把高风配给佳佳,他也是一百个愿意的。可是为什么两个年轻人终于对上眼了,他反而就反对了,这也挑剔那也挑病呢?

    “你是不是在吃醋?高风能一击即中,让佳佳怀上,你我却那么久了,我的肚子一直都没动静?”徐颜突然想到了这个好笑的理由。

    刘武的眉毛挑了起来,不悦地说:“你瞎说什么?”

    “难道你不是在嫉妒高风吗?”这是徐颜唯一想到的可能性。

    “不是,我担心的是佳佳如今的状况,她以后怎么面对亲戚,佳佳的肚子怎样能瞒下去。”。”刘武唉了口气,吐了一句话。

    “让高风娶了她不就行了?高风和佳佳是有真感情的,他不可能不想娶佳佳。他要是不娶,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你懂什么?你说娶就能娶吗?他们结不了婚。”

    徐颜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着他:“怎么可能?难道你要拆散他们?”

    “我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吗?是佳佳还没到年龄。”

    风起了,从窗户外钻了进来,徐颜感觉到了冷。

    “你怎么没关窗户?”徐颜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从内到外地感觉到冷。

    刘武默默无言地起身去关窗户,却听到徐颜说:“明天别太为难高风,我很欣赏高风,他对……”

    徐颜本来是想消消他的怒火,结果倒把他心里的火给勾起来了。

    “那我呢?你就不欣赏了?”刘武故意板下来,一个翻身,将她压住了,嘴唇也罩了上去。

    徐颜被他吻了个正着,他嘴里的烟味全融入了她的口里,她用力挣开他,骂了他一句:“刷牙去,熏死人了。”

    刘武却不管她,只吻他的,霸道却又温柔地吻着她,慢慢地融化了她的挣扎,剩下的只有喘息。

    徐颜醒来的时候,刘武已经不在身边了,一看表,已经过了八点了,他已经上车了?

    晕乎乎地起床,昨天被他折腾得够呛,他不知道从哪来的狠劲,一次又一次地折腾,好像要把她全身的骨头拆了。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刺激的。

    一出房间,却见到穿着睡衣的佳佳站在房间里,披着头发,差点没把她吓死。

    “佳佳,你吓坏我了,人吓人会吓死人,这道理你不懂啊?”徐颜拍拍胸口,有些儿微嗔。

    “嫂子,哥真的去找高风了吗?”她一早等在这,为的就是这件事。

    “早走了,我一早醒来他就不见了。”徐颜点点头,又见佳佳一副愁人的样子,忙安慰,“别担心,你哥不会真把高风怎样的,毕竟他是你哥最得意的兵。他把你吃了,又把你的肚子搞大了,你哥去出出气也是应该的。”

    佳佳还是担心,昨天的哥哥太可怕了,她知道他一定会对付高风的,哭丧着脸说:“昨天哥答应让我一起去的,可是他为什么……”

    “佳佳,你如今怀孕了,这路上颠簸的,万一碰着嗑着,可怎么办?别太着急了,你哥不会怎样的,最多就是押着他过来提亲,娶了你而已。”

    但是她的心里却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他们两人躺上床上,刘武说的一句话:“我现在担心的是佳佳的肚子,怎样能瞒下去。”

    “只要让高风娶了佳佳不就没事了?”徐颜觉得这事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佳佳还没到年龄。”好久刘武才吐出一句话。

    没到年龄,这是刘武担心的,这让她不明白。佳佳都22岁了,早过了法定年龄,又怎么是没到年龄呢?

    一早就赶火车的刘武,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的拳头攥得很紧,搁在火车上的小桌子上,嘴里吐出一句话:“高风,我饶不了你小子。”

    G市到N市,动车也只要四小时。

    高风所在集训的营地是在一片山林间。高风是个训练尖兵的能手,每一次总在节假日把兵拉出去一顿狂削,不把兵练得疲惫不堪,绝不会罢手。

    刘武到了那集训营的时候,正好看到高风正拉着兵在泥浆地里练腹卧撑。

    那帮兵,早就被练得脱了一层皮了。

    看到昔日的老连长外加未来的大舅哥来了,高风也没有扔下训练,只是朝他比了比手势,意思是等他把这帮兵训练好了再说。

    刘武这次倒是没有冲上去把他拽下来,而是靠在一棵树旁边,不停地抽着烟。

    他们戒了的烟,又抽了起来,前期为了怀孕的准备前功尽弃了。

    但是他只有在心事重重的时候才会抽烟。

    说实话,他现在很想冲上去揍这个吃了他妹妹的大灰狼一顿,但是他是军人,军人和军人是不能因为私人的事而对殴的,这是犯纪律的表现,他和高风都可能为此而受犯。

    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地上多了不少的烟头。

    “在这片树林里抽烟,是危险的。”高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夺过了他手里的烟,狠狠地抽了一口。

    “你知道我因为什么而来?”刘武望着他。

    “知道,除了佳佳,你不会那么心急火燎地找到集训营。”高风平静的吐出一口烟晕。

    “知道了,你还如此平静?”

    “老连长,我和佳佳是真心相爱的,我相信你不会反对我们。”高风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刘武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支烟,用力抽了两口,吐出一口烟雾:“但是你他妈的却让她怀了孕。”

    “怀孕?怎么可能。”高风怔了怔,又扯出一个笑,这个消息太震撼人心了。

    刘武用力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上前抓住他的领子,吼:“该死的,你还不承认?”

    高风这才回过神来,没有理他,只是喃喃地一直说:“怎么可能?就一次……怀上了?真怀上了?”

    他口里的“就一次”三个字刺激了刘武,他一拳挥了过去。

    他这拳头来得又猛又急,高风一点防备也没有,就挨了他一记拳打。

    “他是我妹妹,你他妈的想玩女人,找谁我都不想管,但是你竟然玩我的妹妹!还搞大了她的肚子!”又一拳,正中右眼。

    高风的右眼,顿时吃痛,黑了半边。

    拳头又击了过来,又一拳打在了左边,把左边的脸也给打肿了。

    高风却没有还手,任他拳打。

    高风不是打不过刘武,他是被佳佳怀孕的事实给整蒙了。

    怀了?真怀上了?他当爸爸妈了?高风的嘴角歪起一个笑容,这笑容却扯痛了他眼角的伤,刺痛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

    这不是梦!佳佳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你该死的还笑!”刘武从地上抓起他,拳头捏得紧紧的,他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毁了佳佳?”

    “我娶她。”高风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你娶她?你拿什么娶?”刘武紧抓着他的衣领口,牙咬得死死的。

    “我和佳佳交往,不是你认为的一时兴趣,我是爱她的。”高风很认真的回答。

    “爱?几天时间你就爱上了?高风,你能骗得了我那个单纯的傻妹妹,你骗不了我。”刘武的拳头握得“咯咯”指响。

    高风却无畏他的拳头,依然高傲地说:“我爱佳佳。”

    “你拿什么爱?”刘武咬牙切齿。

    “我跟佳佳的事情,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自从五年前,我作为你的兵,在军营里第一次看到佳佳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她。”高风吐出了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

    “五年前?你在哪见到佳佳的?”刘武皱着眉头。

    “五年前,佳佳来部队看望你,当时你有事,让我去车站接的佳佳。”

    刘武想了想,确实有这么回事,但是就是么一眼,高风就爱上了?

    “当时佳佳才多小?十七岁,你就把邪恶的目光锁向她了?”一想到这个,刘武又捏紧了拳头。

    “就因为她还小,所以当时我没有表白。佳佳是优秀的,她可能早忘了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小兵了。”当年的他刚从军校毕业,肩膀上还挂着红牌。

    “行,我不计较你们相爱的事真不真,我也不想去听你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现在我只想解决佳佳的事,还有她肚子里的那块肉,那块肉留不得。”

    高风之前还沉浸在佳佳有喜的喜悦中,下一刻却从自己的大舅哥的嘴里听到如此残酷的话。

    “你再说一遍。”高风说的咬牙切齿。

    “我说佳佳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打掉。”

    “呯!”高风没控制住自己的拳头,一拳挥在了刘武的脸上。

    他骂:“这是一个哥哥说出来的话?你竟然让佳佳去打掉孩子?你凭什么不让我的孩子出世?我说过,我会娶她,我马上就去打结婚报告。”只要打了报告,他和佳佳就是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了,这怀孕也是合法合理了。

    刘武吐出了一口血,以同样的方式回报了他:“你还有脸说!佳佳才二十二岁,二十二岁啊!”

    高风要挥出去的拳头,却因为刘武的那句话而停下来,他突然就蒙了:“这……怎么会这样……啊!”

    他感觉到这个世界无情地耍了他,在伤心了之后,终于呐喊了出来。

    挥向刘武的拳头却砸向了一旁的树。拳头之下,却是鲜血淋淋,在刘武的眼睛里特别的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