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小颜,我给你介绍个军官吧。”清晨的时候,徐颜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在这关键的时候,她就越发的需要这种介绍了,而朱大姐无异就是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

    其实朱大姐的介绍,其实早在半个月前就跟她说了。朱大姐是本市的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同时又是一名军嫂,听说她的丈夫在某部队任团长一职。朱大姐家的领导她见过,这耿团长个子不高,虎背熊腰,嗓门很大,却是个豪爽的男人,那个时候是陪朱大姐过来搬书的,为了给学生提供课外书 。因为跟图书馆有业务方面的来往,时间长了,和徐颜也就成为了好朋友。

    朱大姐是个很热心的嫂子,见徐颜一直单身,有时候闲聊和时候,朱大姐总会说:“小颜啊,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怎么没个人追啊?是不是你要求太高了?”

    丫头也直爽,也不隐瞒,哈哈一笑:“大姐啊,你看我整天忙着工作的事,圈子又小,哪来认识帅哥的机会,要不你给介绍一个?”

    朱大姐看着她,点点头,很认真地说着:“嗯,你独立坚强,确实适合当军嫂。小颜啊,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军官吧。”

    每一次,徐颜都当嫂子是在开玩笑。只是因为哥哥的原因,也因为小赵曾经也是军人的原因,她对军人有着莫名的好感,曾经她半开玩笑的跟朱大姐说自己喜欢军人,所以才会引发了朱大姐的那句“介绍”的话。但是朱大姐说了好几次,却一次也没有介绍成功,所以徐颜便也只当这是闲聊的话题。

    但是突然有一天,也就是半个月前,朱大姐很认真地找了她,跟她说:“小颜啊,听人说只要积够一百双媒人鞋,就比做任何的功德还要好,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做媒得媒人鞋。”

    朱大姐是广东人,听说广东人都很信仰神佛的,看来这话不是空穴来风的。她以为朱大姐作为一名园丁,应该不会相信这些,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深信不疑。当时她很无聊地回了一句:“那只是迷信,嫂子你也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朱大姐很认真地说。

    当时徐颜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朱大姐这样说了,她只当人家是一时兴起,所以没当一回事,时间一长也就忘了,特别是工作一忙,更是把这事给抛在脑后了。

    但是昨天被老哥这么一刺激,徐颜也急了。

    其实她并不是对那个所谓的同学反感,她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跟一个陌生人急上,只是因为她听哥哥说那二老也是相当地对他满意,所以她反倒不那么热切了。

    “丫头,你哥认定的事,还真会让那个石榴来见你的。”童叶当时的话犹在耳边。

    是啊,老哥这人,什么都认真,他是不可能因为她几句话而放弃他所谓的好朋友的,而如今能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也只有别的相亲对象了,但是一时之间上哪去找相亲男?曾经她跟朱大姐说过,这男人身高不能太矮,因为她的个子本来就高挑,她要求男方个子徐磊这样高总要的,所以如果对方个子不到一米八,她见都不会见的。

    “小颜,朱大姐不负所望,终于给你物色了一位优秀的军官,我知道你对身高有要求,这孩子挺高的,身高一米八三。他是刚从别的部队调来,听说还去国防科大读过博士,现在就在你姐夫手下做事呢。”

    国防科大?怎么又是这学校?老哥不就是这个学校的吗?听说这个学校是当前军校里数一数二的,但是徐颜对这科大还真是提不起多大的劲。

    “小颜你别急啊,我这就去跟他联系,他最近去外地出差了,是去招一年一度的新兵,我联系上他再跟你说啊。”

    朱大姐挂了电话,就再没音信了。徐颜刚开始还挺期盼的,后来也就没那么热切了,这事也急不得,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找到一个满意的相亲对象呢?

    一忙起来,就把这事给忘了。

    童叶这段时间也跟老哥打的火热,并向她保证:“我一定会尽量拖住你哥的,不让这个石榴来见你,你自己也要加快步伐啊,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后面的就只能靠你自己努力了。”

    听天由命,徐颜突然想到了这个词。

    是的,现在的她觉得,不听天由命没办法,两个都固执的人碰到一起,除非有一方退让,否则谁也服不了谁。她和老哥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老哥的固执就在于韧性,而她的固执在于较劲。

    还记得当时她还没有从家里搬出去的时候,家中二老就是这样说着他们两个的,但是她却反驳:“我才没这闲工夫跟他较劲,他爱怎样就怎样,只要别来惹我就行了。”

    有时候兄妹俩吵架,她也会嘟囔着喊:“你还有没有做哥哥的样子?你就不能让着我点?”每一次徐磊都反讽:“你还是小孩子吗?还需要我让着你?这要是在部队中……”他又开始念叨他的部队了,每一次徐颜都堵住耳朵不听。

    后来从家里搬了出来,跟这个哥哥联系倒也不多,一般情况下围绕童叶的话题比较多,现在他有了童叶,以为不会来烦她了,哪知道给她整了一个强迫性的相亲事件,不答应还硬来,这还有一点婚姻自由没有?

    老哥徐磊的声音在电话里很明确:“我已经把你的联系方法给了小石榴了,他说这几天就会联系你,你们成也好,不成也罢,反正我这媒是做到这了。”

    “老哥,哪有你这样做事的,我同意了吗?你这是出卖,别忘了我是你妹妹。”徐颜急得火冒三丈,说话也不客气了起来。

    “反正我不管,你的终身大事是头等大事,妈也给我下了命令,所以我得听她老人家的。至于你见不见,我会监督着的,你少给我整出什么事来,否则我饶不了你。“徐磊恶狠狠地说着。

    徐颜也跟他耗上了:“那你就试试!”

    这一天,图书馆的工作特别的忙,借书看书的人特别的多,这可能跟快要寒假了有关,毕竟暑寒假之后,学生就要放假了,就会涌进来一大批的学生读者,而现在只是家长为他们放假前的热身。

    徐颜有个坏脾气,在这样繁忙的时刻,徐颜最讨厌的就是私人的电话,一旦在这种手忙脚乱的时刻打扰,她准不会有好口气。

    但是,就是有这么一种人,总是喜欢挑人最忙的时候打电话,此时徐颜的烦躁可想而知。

    “喂,哪位?”徐颜一开始还好,虽然不满,但还是抽出百忙的工夫接起了这个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徐颜徐小姐吗?”话筒那边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

    “是我,请问你是哪一位?”正说着,就有人将借读卡拿了过来,她又开始忙起了手中的工作。

    对方显然没想到徐颜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徐颜的话了,在那边一阵沉默。

    时间就在话筒中停止了,徐颜忙着手中的工作,倒也把这电话的事给忘了,用肩膀与耳朵把手机夹住,一边开始给人登记。

    “你到底是谁啊?我这还忙着呢,没空跟你猜哑谜,你要是不说,我可挂了。”一连问了好几次,对方都不回答,她的耐心也没有,加上工作又忙,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了。

    这个时候来登记借书的人特别多,大多是家长带着孩子过来,也有老师,而图书馆的工作在于,不但要登记这些借书的记录,将一些数据输入电脑,还有就是要整理一些书籍,所以在在暑寒假之前是最忙的一段时间,她已经忙了很多天了,每天都忙得连业余时间也没有了,一回到家就只想睡觉。

    对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她也没听太清楚,她对这事并不太关注,一边用笔在卡上记录着,一边对着话筒“嗯嗯”地敷衍应付着,连电话那头讲了一些什么话都没太放心上,电话就在她一次笔记之中,不幸从肩膀上掉上来,掉在了地上。

    她急忙捡起来,一看手机没坏,还在通话中,这诺基亚就是耐摔,这时同事小鱼开始叫她了,她应着,随手就把电话给按掉了。

    徐颜也不管不顾这挂人电话的事是多不礼貌的,这一忙起来就大半天,累得连午饭都没有吃,一直到午休的时候,她才能闲下工夫吃点儿便当。

    图书馆的工作,说轻松不轻松,但你要说累,有时候也不累,这完全取决于借书的人流多少,一般情况下也就是暑假寒假的时候相对客流多些,平时也就相对要少的多了。

    这时候,朱大姐的电话过来了,那个爽朗的大姐,一接通电话,她就在那边笑,笑得徐颜莫名其妙。

    图书馆的工作,说轻松不轻松,但你要说累,有时候也不累,这完全取决于借书的人流多少,一般情况下也就是暑假寒假的时候相对客流多些,平时也就相对要少的多了。

    这时候,朱大姐的电话过来了,那个爽朗的大姐,一接通电话,她就在那边笑,笑得徐颜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