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八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家,最头疼的莫过于幺女徐颜。

    徐颜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如此的叛逆,听徐家老太说,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性格温柔。

    但是突然有一天,她搬离了徐家大院,自己一个人租住到了外面。

    其实徐颜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那是徐妈妈当时给他们兄妹买的别墅,一人一套,那时是送给徐颜的20岁生日礼物,就在金秋小区那边,当时是个黄金地段。而以前,那个房子徐颜一直都没有住,在上大学的时候,她是在外面上学的,当时还是徐磊把她从国外叫回来的,这一回来就是好几年。听说,徐磊把她从国外叫回来是为了一个叫童叶的女孩,但不管是为了谁,她回来的时候有过怨言,但是后来却跟童叶成为了好朋友,还在大学里恋爱了,只是这恋爱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就如昙花一现般,爱情就那么夭折了。她的爱情到底怎么夭折的,谁也不知道,徐磊曾经问过她,她就是不说,只是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一个人住到了外面,而并没有住进别墅里。

    只是听说徐颜很少回家,问她原因她也不说,只是她那乖巧的性格再也没有了,在社会上历练久了,人也变得棱角起来,再不是以前那个乖宝宝了。

    徐颜是不承认自己的脾气是因为初恋之后才变的,她的解释是,人都是会变的,进入社会之后,不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什么时候吃亏了都不知道。

    但是徐磊却发现,妹妹心里藏着心事,不为人知心情,曾经他让童叶去试探过,但不得而知,只知道与初恋有莫大的关系。

    对这个妹妹,徐磊又疼又爱又恨同时又有气。

    关系却是在认识了童叶之后,才慢慢的改善。

    他常年在部队,并不知道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后来断断续续地从妈妈的口中得知了大概的情况。一切战争的导火,是从她的初恋男人开始的。他不知道徐颜为什么会变得那么的固执,她找工作的事也自己独自完成的,听说并没有经过父母的帮助,她也不常回家,理由是工作忙没时间,但是他总觉得这个妹妹的心情很大,没有外表那么大大咧咧。有一天却听她这样说着:“哥,为什么我不能选择自己的爱情?”

    大概的,他猜出了妹妹的恋爱被黄掉的原因,一定与父母有关。但是他不相信,妹妹真的是这个原因才搬离家而自己一个人住外面的,小颜虽然脾气爆点,但本性善良,所以他认定是那个男人跟小颜讲了些什么,也因此他去核实过,但不了了之。

    “你的分手怎么可以怪到爸妈头上,是那个男人不要你。”徐磊这样地骂着妹妹。

    “老哥,你也相信这无稽之谈?”徐颜嗤之以鼻,“那是他们压迫的结果。”

    “你真的恨爸妈吗?”徐磊突然问她。

    如果她真的因为这个原因去恨自己的父母,那么他第一个不能原谅她 。子女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恨自己的父母,爱情的失败不是理由,说父母拆散也不是理由,哪一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子女好?

    “不恨 。”徐颜沉默很久,才徐徐地吐出了心间那个声音。

    真的恨吗?徐颜摇头,也许曾经怪过,但是真正的恨却是没有的。当初她搬离了自己的家,不是因为恨自己的父母,只是因为想出去透透气,也许是想遗忘初恋吧?在那之后她又谈了一个,而这一次她没有再让自己的父母有机会参与,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原因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但是后来她不是又搬回了妈妈买给她的那幢别墅吗?如果真的恨,就不会去别墅住了。

    之后,徐颜一直单身,眼看着年龄上去了,却没有半点想要结婚的动向。

    徐家二老急了,徐磊也急了,于是开始了他的择婿之旅。从同学的名单中,挑之又挑,选之又选,同时又让父母过目,终于选出了一个优秀的人选。兴高采烈地过去跟徐颜说,却遭到了她的回绝:

    “告诉你,我的事不用你管!”

    徐颜“呯”的一声,将手机甩了个稀巴烂!

    此时的徐颜,就跟冒火中的烟囱,正噗噗地往外冒着火花。

    “小颜,我已经安排了你和他的相亲。”耳边不停地回响着他在电话中的声音,让她咬牙切齿。

    老哥一直为她相亲的事忙碌,她不是冷血动物,不是没有感激之情,但是她真的不想让自己的哥哥插手自己的恋爱。这让她有一种感觉,她就像*一样的曝光在太阳底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其实她不怪哥哥一次又一次地帮她介绍,她烦的是哥哥那种命令人的语气,好像她是他手下的兵一样,她必须要按着他的命令去执行,否则她就没有安生的日子过。她讨厌被人管制被人命令,所以她很自然的就拒绝了老哥的提议。

    那只可怜的手机,四分五裂,孤伶伶地躺在了地上,好似在拿它可怜的目光在瞅着她。

    徐颜想了想,又拾起了手机,将电板装了回去,开机,竟然还能用,这小6确实耐摔。

    刚一开机,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还是他。她想也没想就给挂了,才一挂断,电话又来了,再挂。如此反复了很多次,发来了一条短信:接!

    徐颜回过去一条:你少拿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不是你的童叶!

    刚发完,手机又吼叫了起来,徐颜被吵得不耐烦了,她接起来说:“老哥,你到底想怎样?还没完没了了。”

    “丫头?”话筒那边传来一个试探性的声音。

    “童叶?怎么是你?”她没有想到会是童叶,还以为又是老哥打电话过来烦了。

    “丫头,怎么发那么大火?谁惹上你了?”童叶的声音永远都是这样软软的。

    徐颜突然想,也只有童叶能配上她那个恶脸哥哥,对谁都凶,就对童叶跟个猫似的。

    挂了电话之后,她很烦躁地打开了电脑了,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她突然想起了童叶说的那个论坛。那个论坛她曾经注册过,那还是在跟小赵恋爱的时候,但是事过境迁,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就能得的。很无聊的逛着,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帖子,想起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积极还有热衷于论坛事业。

    以前上这个论坛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个叫歪脖子树的男人,每次他都能刺激着她火爆与狂戾,然后总是在帖子里开骂,因此她也就得了一个外号叫“火箭女郎”。曾经他笑骂过她:“没见过你这样火爆的女人,谁娶了你,是谁的噩梦。”她立马回去:“又不是让你娶我,你着什么急。”但对方的那句话却是那样的模棱两可:“我倒是想试试。”曾经的帖子到后来的站短,多少是有好感的,但仅此而已。什么时候开始不在这个论坛发帖了,徐颜不知道,也许是忙,也许是那个叫歪脖子树的男人已经不在,也可能其他原因。

    老哥和童叶的感情,看似一推一追,但是她知道这两个人是天生的一对,结婚是早晚的事。突然想到了自己,是该找个男人结婚了。

    徐颜,你到现在还没忘了那小子吗?告诉你,你要敢跟他联系,就不用认我这个哥哥了。石榴就在你所在的城市,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你们明天约着见一面。手机里闪动着短消息,打开却出现了这一行字。

    徐颜想也没想地回过去:你少拿你哥哥的派头来命令我,一个经过经过众人推荐的相亲男,入不了我的眼。要相亲你自个儿相去,别拿我开刀!你要是敢拿我开刀,我就拿你的童叶开刀!

    这一条短信过去,直接地,徐磊的电话就过来了。徐颜看着那个号码,她突然冷笑了起来,接了,那边却传来了他的吼叫声:“你敢!”

    徐颜嘴角一场,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声音突然就柔了下来:“我亲爱的老哥,妹妹我可是很善良的,只要你不逼我太甚,妹妹一切好商量。”

    “你要敢在童叶面前胡说八道,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那边的徐磊已经气得快吐脏字了。

    徐颜冷笑:“我能凑合了你们,一样也可以拆散了你们。哥,你可要知道,童叶现在对你还是有所顾及,别以为得到了美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徐颜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说完,叭得一声,挂掉了电话,也不管那边的徐磊气得要抓狂的表情。

    徐颜虽然小胜了一把,但是她知道哥哥绝不会放过她,至于那个相亲男,拜托,只能有缘无分了,谁让他是老哥硬塞给她的呢?

    上班的忙碌,让徐颜暂时可以忘却生活中的麻烦,但是下班之后,也没什么消遣的地方,只不过她很喜欢去海边游泳,自然的也会叫上好姐妹童叶。

    她和童叶经常会去海边游泳,躺在躺椅上,看着大海,有时候别有一番味道。

    “丫头,你真的决定了不去相这个亲吗?”童叶一边抹着防晒霜,一边小声地问着。

    “你也劝我过去相亲?”徐颜挺直了身子,半倾斜地望着童叶,又说,“是不是我哥让你来劝的?”

    “不是,他没有跟我讲这档子事,我只是觉得徐磊在军区,认识很多优秀的军人,所以……”

    “我不稀罕。”徐颜想也没想地就吐出这一句话。

    童叶怔了怔,问:“你恨你哥?”

    “不恨,只是我不喜欢被他这样命令着。”徐颜的犟脾气上来了。

    “丫头,也别太固执了,其实你哥也是为你好,他介绍的人放心,不会有大问题。”

    “童叶,你越来越像我哥了,果然是夫妻,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徐颜抬首望了她一眼。

    童叶哑口无言,她这个未来的小姑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犟了。你要说她不好吧,其实她心底善良,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变得脾气火爆了,但是在这火爆之后,其实隐藏着的是她一颗脆弱的心。

    徐颜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悠闲地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还有阳光与海水的味道。

    “你哥说,那个石榴这个周末会过来市里。”

    童叶冷不丁的一句话,就像炸下的炸弹,徐颜猛然睁开眼睛,定定地望着童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