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六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躲在小卖部里的刘武,刚开始还只是抽着烟,因为从这边看,两个女人似乎谈得很平静,并没有冲突发生,虽然他听不到两个人的对话。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在密切关注着这一边的,心里也是在挂念着妻子,刚开始的风平浪静,并没有打消他内心的顾虑和担忧,虽然他相信徐颜的办事能力。对徐颜的了解,并不是从婚后开始的,在五年前,他们第一次交集,他就在内心里对这个看似火爆的女人有了心疼的感觉。

    他太了解自己的妻子了,当年的她虽然与他只是浅浅的交涉,也许她并不会太过关注他,只是把他当成倾诉的对象,但是她又如何能知道,五年前的那场交集,让他深深地爱上她,甚至在许多年后,每次的相亲,他都会想,为什么不是她?如今终于如愿娶到了她,是他这一生都要维护的婚姻,又怎么会轻易让曾经伤害过他的女人去摧毁?哪怕这个女人曾经让他爱过,那又如何?

    看到徐颜转身,他已经直起了身子,想要过去迎上她,但是紧接着他的脸色大变。他看到周琳的脸上现出可怕的表情,那种报复而扭曲的表情,敲响了他心中的警钟。她想要干什么?他已经没有再多的时间去思考周琳那表情背后所隐藏的可怕,他只想到她可能要对他的小颜下手,脑袋的思维只停留在那种可怕的猜想,人已经冲了出去。

    小卖部离医院门口并不远,但是却隔着一条马路。马路上车来车往,十分的密集,但是刘武的心全在徐颜身上,还有就是周琳那慢慢逼近的身子。他无法去思索其他,而那些车子对于他来说也成了一些移动的物体而已,他开始横穿马路。医院前面的车子,其实开得并不快,毕竟医院里出来的人有时候也会横穿马路,所以每到这一段路时,车子也会习惯性的减慢速度。

    刘武就这样冲了出去,快得跟子弹似的,旁边飞过来一辆车,他却似乎没有看到,眼里只有他的妻子,眼看着就要撞上。

    对面的徐颜看到了冲过来的刘武,也看到了刘武右边的那辆飞驶而来的货车。

    “刘武……”徐颜觉得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不应该用这个方式去试探刘武。

    虽然她知道这样的方式可以让周琳永远无法翻身,也知道这样的方式可以试探出刘武的真心,但是看到刘武的身子就要被货车撞上的那一刹那,她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原来慢慢行走的步伐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当一切发生的时候,是那么的突然,不容许人有半点的思绪与考虑。

    周琳也看到了刘武的处境,她心里的想法却与徐颜完全不同。她在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既然出现了,为什么不来见她?而要让他的老婆过来羞辱她?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就这样不堪不击吗?这种恨慢慢升华,从胸膛到了大脑,最后连理智也没有了,她的眼里只有仇恨!她得不到,别人更休想得到,她不但要毁了徐颜,更要毁了刘武。反正徐颜手里已经有了她所有谈话的证据,就算徐颜不追究她,她永远也无法安心地过每一天,因为她知道自己今天的所有把柄全在徐颜的手里,她随便的一个理由就可以让她永远无法翻身,甚至她的律师资格证都可能被吊销。

    “去死吧,女人!”她发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包里取出了一把修剪指甲的刀,眼里赤红,想要毁了徐颜。

    不错,她要毁了徐颜的脸,让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从此变成丑八怪,让刘武从此之后不再留恋这个女人。

    她倒是要看看,被车流围困的刘武,如何能飞过来救他的妻子,除非他长有一对翅膀,虽然他所在的位子离她们这不是很远。

    徐颜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演戏了,她的眼里只有刘武,也忘了后面有一个豺狼一般的疯子正盯着她,要对她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半点防备也没有,只是冲向车流中的刘武。

    车流中的刘武也看到了那把指甲刀,脸色顿时大变。他的心被揪紧,更顾不得周围飞驶的车子了。

    “吱!”一声急刹车,那货车就在刘武的身边停下。

    也亏得刘武在部队是训练尖兵,虽然在政治处呆久了,身手却依然敏捷,他身子轻轻一弹跳,没有让这急刹车的货车撞上自己。不过那货车刹车后引起的气流,打在他的脸上,还是生疼生疼。

    紧接着,又一连串的急刹车响起,在他旁边停下了很多车子。

    “喂,你怎么走路的,不知道横穿马路的危险……”司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正打算要骂他。

    刘武却并没有理会,只是说着“抱歉”,人已经冲出了车流,跑向了徐颜。他的动作很快,完全发挥了五公里越野时的奔跑速度。

    从马路的车流到徐颜的距离不算远,却也不近,但是刘武却已经冲向了自己的妻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抱住了徐颜。

    那指甲刀,划过了刘武的手臂。

    指甲刀虽然不快,但是周琳是用了狠劲的,而且指甲刀那咬合的力量也不小,刘武的手臂顿时被咬出了很大一个血口子。

    疼痛,袭上了他的手臂,但是他的眉头皱也不皱。

    在那一刻,周琳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刘武的速度会那么快,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伤害到刘武,哪怕是那次自己跟美国的那个男人走了,她知道刘武的心很受伤,但是她也没有想过在*上伤害刘武。

    ”啊……”她尖叫一声,似乎清醒了,又似乎没有清醒,她的眼里里全是刘武对徐颜的呵护,剩下的只有尖叫,发自内心的尖叫。

    她的心灵被刺激了,刺激得很深,她无法看到刘武对另一个女人如此的关爱,就算以前在大学里,刘武都没有像此时对待徐颜的那样对待过她。

    徐颜被刘武紧紧地抱在怀里,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眼里只有刘武,第一句话就是:“刘武,你没事吧?”她想到的是他在车流里有没有受伤,接着,她看到了刘武手臂上的伤,脸色大变,喊道,“你受伤了?”

    “没事。”刘武上上下下地检查着徐颜有没有受伤,对于自己手臂上的伤痛却是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他在训练场上,受伤是经常有的事,所以这个外伤对于他来说,就跟被蚊子咬一口没什么两样。在检查了徐颜的身子并没有受伤的时候,他的心放下了,只要他的徐颜没有受伤就行。

    “刘武!”周琳发了疯似地冲上去,想要推开被刘武抱在怀里的徐颜。

    她如今什么也没有了,从美国逃回来之后,她就什么都没了,如今唯一有的就是刘武能够回心转意,能够回到她的身边,这是她如今唯一的押宝了。但是当她看到刘武对徐颜的那种关怀备至还有深情之后,她就崩溃了,从来没有过的崩溃。

    老天不公平,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她?她一直以为刘武没有任何的出息,当她逃回中国之后,默默地调查了刘武之后,才知道刘武如今早已今非昔比,地位与前途早不是八年前她所知道的那样一无是处,这是她唯一没有想到的。她一直以为刘武心里还有她,虽然当时她很绝情地离开了他,她一直都以为刘武还是八年前校园里那个纯真而傻乎乎的大男孩。她不曾想,八年没见,刘武竟然越发的帅气,还有他的成熟与他的前程,让她感觉到了自己那颗跳动的心。但是当她看到眼前这个女人时,她所有的希望全毁了。

    刘武抱着徐颜,跳开了,眼神很冷,话音很绝,他嘴角轻动,说出来的话却如刀子一样地扎进周琳的心里:“我不打女人,但你不要逼我出手打你,我不希望我的第一次破例在你身上。”

    “刘武,你从来没有这样跟我说过话。”女人的心沉了又沉。

    “别逼我动手,别脏了我的手,滚!”刘武冷冷地说出这句话,弯身抱起了徐颜。

    周琳的眼睛被眼前一幕刺伤了。曾经,刘武也曾这样抱过她,那个时候刘武很年轻,她也很纯真,他抱着她在大街上奔跑。曾经,他和她是校园里最让人羡慕的一对,是所有学生情侣中的典范。曾经的他对她说:“琳,我不会抛下你的,除非你不要我。”但是现在呢?他抛下了她,投向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还如此的亲密如此的深情,甚至为了这个女人对她如此的残忍。

    “刘武,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周琳哭着喊。

    她的心因为刘武的那句话而破裂,狠狠地撕裂开,滴着血。她哭着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哭得很伤心,只希望刘武能关心地问她一句好,哪怕是回头看她一眼。

    但是什么也没有,刘武头也不回,甚至连搭理她的闲心也没有,根本就不想回答她,他现在的心里只挂念着他的妻子,也只有他的妻子才能得到他的深情与关心。

    徐颜躺在丈夫的怀里,刚才一幕,一开始她是故意不想避开的,后来她是全身心只在刘武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后面周琳的反常。说是她的引她犯错,不如说这是机缘巧合。

    从刚才刘武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徐颜就觉得自己之前的试探一点用处也没有。

    如果她能想到后面发生的,也许她并不会去试探,也不会让周琳有机会伤害到刘武,更不会让刘武在如此危险的车流中奔跑。

    周琳的那一指甲刀,本来是要划在自己的身上的,是刘武飞奔过来替她挡下了。她知道周琳那一拼是用尽力气的,可以说周琳当时就算不把她捅死也想把她弄伤的,她就算不重伤,也会被这指甲刀毁了脸。

    刘武最后说的那句话,真正印到了她的心坎里去了。她何时见过刘武这么生气,那表情几乎要吃人一样。正如他说的,他从不打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原则,也许他真的一拳头就挥出去了,也许现在周琳已经躺在地上了。

    对于周琳,她没有任何的同情,甚至有点儿拍手叫好,对于这个小三,她同情不起来,因为对方抢的是她的男人。

    她知道自己不会放过她,之前她还没有想过赶尽杀绝,但这次她如此疯狂的举动,真的惹怒了徐颜了。

    “阿武,你刚才吓死我了。”她说的是他飞奔于车流中的事。

    “没有一个人可以伤害你,不管是谁,我都不会留情的。”刘武以为她问的是他对待周琳的事。

    徐颜将脑袋深深地埋入他的怀里,闷闷的声音从胸膛里传了出来:“阿武,刚才我好害怕,我真的害怕……”

    “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刘武保证着。

    “我们去医院吧,你手臂上的伤不轻。”

    “好的。”

    “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对于你的一切事情,在我眼里不是傻事。”

    两个人甜甜蜜蜜地说着,却并不知道身后的周琳眼里射出的恶毒眼光,他们两个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全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刘武,徐颜,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她在心里呐喊着,但是眼泪却已经从那个空洞的眼睛里流了下来。

    也许不久的将来,会迎接到一场暴风雨,至于这场暴风雨最终所伤害的对象,究竟是谁,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