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五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刘武把徐颜送上出租车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马上拦了另一辆出租,一直尾随着妻子到了那家医院,躲进了医院不远处的一家小卖部里,不停地抽着烟。

    从这个角度,完全可以看到医院门口的事,而徐颜和周琳此时就站在门口,在谈论着。他知道,徐颜会说些什么,但是他也知道她不会太过打压。徐颜的脾气是不好,但是她的本性是善良的,而这火爆的脾气,也不是天性如此,那是自从她失恋之后,慢慢积累之后的表现。就因为太了解,所以每次她脾气之后,他都会微笑着说:“老婆,好了吗?”

    这次周琳的事,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自从两个人分手之后,他就再没有看到她,昨天从妈妈的口里知道她的存在,心里多少是吃惊的,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惊讶。

    这次跟过来,躲进这家小卖部,不是不信任徐颜,也不是怕她会对周琳做什么,而是怕周琳反过来会伤害到他的徐颜。八年没见,周琳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从昨天电话里那几尽疯狂的举动,其实他还真怕这个女人会对他的小颜做什么。

    丈夫的担心与挂念,徐颜却并不知道。对于徐颜来说,其实她自己一点也不会担忧这个周琳会有什么举动,

    不错,这个女人是有点儿疯狂,但是这种疯狂背后,其实也是一种悲哀,这个女人贪慕虚荣,是她自己放弃了大学时最纯真的爱情,想要什么金钱还有虚荣,结果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悲剧。这又应该怪谁呢?在她眼里一钱不值的刘武,在徐颜眼里却是个宝,这就是女人选择对象时的心境不一样,其得到的结果也就不一样了。

    那个女人就站在门口,身子有点儿单薄,可能是怀孕的原因,脸色有点儿苍白,脸上早就没有了光彩,徐颜心里想:刘武当初到底是爱她哪点?想归想,但还是走了上去,在她面前站定了。

    “周小姐。”徐颜微微一笑,看不出是喜是怒。

    那个女人开始还在张望着,也许是在等刘武吧,并不知道自己面前已经站了一个人,听到徐颜的声音,她抬起了头,脸色似乎更加的苍白。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女人的眼睛没有光彩,此时看到徐颜,似乎猜到了什么,瞳孔在收缩。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啊。不久之前,你不是还给我的丈夫打了电话的吗,这么快就忘了?”徐颜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

    女人尽管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但是徐颜如此直接了当的回答,多少也是出乎她的意料的,她没有想到刘武的老婆那么快会找上门来。

    “我不想跟你说话,刘武呢?”女人的声音有点儿尖叫了。

    “我老公说了,这女人怀孕的事,他一个大男人什么也不懂,还是我们女人方便些,所以全权委托我过来看看,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徐颜不疾不徐地吐出话来,却好似给了女人一巴掌。

    女人有点儿不相信,说:“不可能,刘武怎么会……”

    “我老公相信我能帮到你的,我认识医院的妇产科专家,不过很不凑巧,她正好去了国外,要有段时间才能回来,要不你等等?病房方面,你也不用操心,我可以找人帮调一间好的病房,不用担心,你是刘武的同学,我们会尽力帮你的。”徐颜轻轻地说着,眼神平和。

    女人的脸色更白了。对于女人来说,自己被踢回了国内,想找初恋情人,想要有一个男人的保护,结果这个男人却轻轻松松的把她的事告诉了自己的老婆,还让老婆出面来“羞辱”她。不错,在她眼里,徐颜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羞辱,看着轻描淡写,看似温和照顾,实则是把她往冰窖里推,告诉她她只不过是一个关系很淡薄的“同学”而已。如果刘武真的把她当初恋的情人,会把这事如此轻松的告诉自己的老婆?而这个女人,如果知道了她是自己老公的初恋情人之后,还能如此冷静?

    “你还不知道我和阿武之间的情意吧?”女人冷不丁地说出一句话,她在观察徐颜的表情,她就是想要对方生气。

    不错,她对付不了国外的那个女人,对付不了那个女人的赶尽杀绝,她还对付不了一个没背景没地位,甚至看着软弱可欺的女人?如果连这么一个女人她都对付不了,那她在律师界就白混了,虽然她已经很久没有在律师所上班了。她早在回来的时候,就调查了刘武的婚姻情况,知道了他的老婆只是一个图书馆的职员,没权没势,没身份没地位,她就不信她对付不了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嗯?”徐颜从鼻尖里哼出一个音节。

    “你还不知道我以前和阿武是多么恩爱吧?”女人扬着眉问。

    “哦?”徐颜连表情也不曾变过,声音更是连变也没变,很平静。

    “你不想知道我以前跟阿武恋爱的事吗?”女人逼问。

    “我为什么要知道?而且,你这么急地,不就是想要向我炫耀我老公之前怎样对你着迷吗?但是,为什么你又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呢?昔日的校花,如今怎么厚着脸皮哭哭啼啼,以死相逼了呢?”徐颜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句话却又好似踩在对方的痛处,让女人的脸色全变了。

    本来徐颜多少还会顾及什么,但是如今见到了,看到了她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一只小兔子似的。她看到的不是兔子的善良,而是兔子的胆怯还有单薄,她心里就冷哼了一声。

    “谁说我以死相逼了?我有必要吗?我都已经怀了阿武的孩子了,我幸福都来不及,为什么要去寻死啊?反倒是你,该让位了。阿武自始自终爱的人都是我,而你不过就是我怀孕之后他作为寂寞的暖床工具而已。”说着,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似乎在向徐颜炫耀着自己的幸福。

    这个女人很嚣张,嚣张地让徐颜想要甩她一巴掌。但是作为知性女性,不会以如此粗俗的行为来发泄内心的不满。文明人,要用文明的方式来表达。

    “哎哟,那可真是要恭喜周小姐。周小姐是什么时候回国的啊?回家的时候怎么都不打一声招呼啊,我和老公好来机场接你的啊?”

    “谁说阿武没有来接我,我上周回来的时候,阿武……”女人似乎想要炫耀什么,但话说到一半,突然停止了,脸色大变。

    “周小姐你可真是奇迹,刚回来一周就知道这孩子是我们家刘武的?刚回来一周,这肚子就大到像足了三四个月?看来周小姐被照顾得无微不至,连肚子都跟常人不同。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我也认识做医学鉴证的人,可以帮你找人做亲子鉴定,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如果你不知道孩子父亲到底是谁,那么这个忙我也能顺便帮上。嗯哼?”

    女人的脸色此时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表示,一个女人被打压到这种地步,本以为可以在初恋情人的老婆身上找回一点当初的自信,结果对方却是那样的轻松而微笑的面对,说出来的话,每一句看似很优雅很温柔很照顾,但是每个字的背后却是那样的讽刺着她的难堪与脆弱。

    “阿武是我的,你只不过是想利用婚姻来套牢他而已。”女人已经词穷,一直在那强调着她和刘武的关系,想要刺激徐颜,想要徐颜生气,想要徐颜发狂,这样至少能出心中的一口怨气。

    “哎呀,原来周小姐知道我和我老公是军婚啊。”徐颜脸上的笑容可掬。

    “别想用破坏军婚这一套来吓我,告诉你,我不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9条第1款的规定:“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或者结婚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投。”这个才是破坏军婚,你没有理由可以告我破坏军婚。”女人似乎很得意,意思也再明白不过,她就是摆明了要跟她抢老公的,而且不以此为耻。

    徐颜却突然拍起了手,赞道:“周小姐真不愧是律师,还知道破坏军婚的详细内容,看来你在律师界没有白混,连后路都想好了。”

    “告诉你,你想对付我,还嫩了点。”周琳似乎并不把徐颜放在眼里。

    “那你可以试试。”徐颜眼神在笑,但笑容背后却有一种警告。

    “姓徐的,我不怕你。兔子被惹急了还咬人呢,如果你把我逼急了,我随时可以跟你玉石俱焚。我或许不能拿你怎么办,但是我随时可以毁了你的丈夫,他是一名军人,想要毁他再容易不过。”女人说着可怕的话。

    女人可怕,发了狂走投无路的女人更可怕。在周琳的眼里,徐颜再可怕也可怕不过美国的那个女人,而且她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想对付她,门都没有,如果她死了,也得拉个垫背的。

    徐颜轻轻一笑,说:“这是个法制社会,法制社会*理,你的证据、理在哪里?当然法制社会还不完善,这就需要权力机关的作用了,我虽不在此机关中,不代表我没有亲人不会行使监督的权利。而且提醒你一句,诬告诽谤是犯法的。”

    徐颜优雅地转身,看也不看一眼背后那个抓狂而为之脸部扭曲的女人,又不疾不徐地说:“忘了告诉你了,这家医院的门口是有摄像头的,你我的谈话都在摄像里,还有,你我谈话的内容也在我这支录音笔里。周小姐,希望你好自为之,别跟自己的律师生涯过不去。”

    周琳的脸色更苍白了,她怎么忘了医院门口会有摄像头,真是越急就越没有防备,怪不得这个女人一直都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带了录音机,竟然录下了她们谈话的所有内容,这无异是被人拿了把柄在手里,她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真是在国外养尊处优惯了,都忘了如何提防别人了。

    她的表情扭曲,脸部的肌肉在抽搐,为什么谁都在逼她?被美国的女人赶尽杀绝,没命似的逃回来,不敢见父母,偷偷来到G市,本以为温和的刘武会帮助她,可没想到他的老婆竟然也如此的可怕,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却比美国女人的逼到尽头还可怕。她不甘心,为什么她周琳就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跟你拼了!”她咬牙切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想要撕了徐颜。

    徐颜虽然没有防备,但是以她练过防身术的身手,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地避过周琳的拼命那是很容易的,但是她知道刘武就在附近看着这边,以刘武的性格,不会那么放心地放任她一个人过来的,一定会尾随而至。她突然生起了一种试探的心,想试探试探刘武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在她和初恋情人之间,他到底会保护谁?所以她不避也不让,故意没有发现的一直往前走着,脸上却挂着深高莫测的笑容。

    其实徐颜这么做,不光只是为了试探刘武,这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原因,主要的目的在于,她知道医院有摄像头,想要完全地根治这个女人,有时候也是需要一点儿引诱手段的,甚至是苦肉计。

    周琳的眼中已经泛起了红光,此时的她像极了一个魔鬼,一个走投无路发疯的魔鬼。在她眼里,只要除掉了眼前这个女人,她就可以得到刘武了,得到这个昔日把她当宝贝一样的初恋情人了。要说当年她是因为爱跟美国的那个人在一起,还不如说她是为了钱,在社会上历练久了,知道钱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但是在她的心里,一直都珍藏着刘武,也在心里渴望着刘武没有忘了她,只要她回来,刘武就会毫不嫌弃地接受她。但是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把她的一切都夺走了,在她走投无路,没有亲朋好友帮助的时候,她看似好意的一番话,却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插进了她的心脏,也把她所有的希望都夺走了。

    她恨这个优雅的女人,当初的她也是这样的风光,深受男人们的追捧,但如今她什么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有耻辱,所以她恨!

    她快速地冲了上去,推向了毫无防备的徐颜,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啊……”一声尖叫,从一个女人的口里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