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四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那一夜,徐颜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刘武就睡在她的旁边,但是她一点心情也没有。要说恨刘武吧,她能恨多少?这事能怪刘武吗?

    “老婆,还生气呢?”刘武抱住她,身子也贴了上去。

    徐颜用力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嘴里骂他:“谁让你到处去招惹女人的?”

    刘武将嘴凑在她耳边:“我不招别人,我惹你。”说着,手已经开始上下其手起来,在她身上摸了起来。

    徐颜脸上一红,被他这么一折腾,身上也燃起了火,手拍向他,微嗔地嘟囔一句:“你讨厌。”

    “老公不讨厌,老公是爱你。”刘武说着,嘴唇已经吻了下去。

    徐颜刚开始还有点儿挣扎,她实在没有心情在这个时候跟他在床上折腾些什么,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冷静,但是身体却在他的抚摸还有亲吻下,慢慢的融化了,双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圈上了他的脖子,声音也开始娇喘起来。

    刘武很满意妻子的表现,她虽然嘴上说着嫌弃自己憎恨自己的话,但是她的身体与自己却是最完美的结合,每一次在床上她都是热情如火。

    “小颜,我们怀个孩子。”在他的心里,最想的就是跟徐颜怀个孩子,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你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又没有反对。”徐颜的脸越来越红,咬着唇不想让自己发出难听的声音,但禁不住地又呻吟了一声。

    “我只是想跟你说,这一辈子我只想跟你怀孩子,其他女人在我心里是过眼云烟而已。”说着,深深的、如珍宝一样地吻着她。

    徐颜心里的疙瘩,也因为他这句话慢慢解开了。

    她在想,自己怎么会怀疑刘武跟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呢?他们新婚的时候,他抱着她,当时连门都找不到,这样一个纯情的男人,怎么可能跟外面的女人去生孩子?夫妻之间,如果连这么点信任也没有,那谈什么结婚?遇到前女友纠缠,这难道是刘武的错吗?这是他想要的吗?此时她首要做的不是去生刘武的气,而是要想办法去对付这个女人,这个无耻没脸皮的女人。

    她和刘武折腾了很久,最后两人都满足了,刘武抱着她沉沉地睡去,她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全是怎么对付这个小三。自己绝对不能生气,之前那样的火冒三丈,那可是小三最想看到的,她就想看到自己和刘武吵架然后感情破裂,那自己就偏不如小三愿。

    刘武睡得很沉,抱着她的手臂也很紧,好像她会跑了似的。

    这是她第一次仔细地看着他沉睡的样子,以前都是累了就睡了,每次都是在他怀里醒来,每次都是他看着她醒来然后总会在她额头印上一个早安吻。像现在这样,在他毫不设防地情况下,仔细地欣赏他的睡容,发现这真的是一件享受的事。

    刘武其实说不上帅,但是很合眼缘,让她越看越爱看。他在她面前永远都是那种温文尔雅的,每次都是拿温柔而宠溺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她是世界上最珍宝的东西。她也很享受这种宠溺,每次在他的宠溺下,她都感觉自己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爱的。

    “小颜,我爱你。”刘武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手臂收紧,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里,嘴里喃喃呓语着。

    她轻轻地印上一吻,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小武哥,我也爱你。”从这一刻起,她不想再叫“阿武”两个字,因为那两个字曾经一直都被那个前女友叫着,她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第二天起来,徐颜的心情不错,再没有因为昨天的事而闷闷不乐。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格子外套,外加一条裙子,显得文静而已甜美,刘武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竖起拇指说:“我老婆就是漂亮,这件衣服把你的所有气质都勾勒出来了。”

    徐颜得意地说:“那是,我哪一件衣服穿着不好看了?那叫气质烘托衣服。”

    “看看,夸两句就得意上了,真不禁夸。”刘武笑说。

    徐颜瞪了他一眼:“怎么?你老婆有气质碍着你了?看你那不乐意的样。”

    “哪有不乐意,我老婆就是穿什么衣服都漂亮。”刘武急忙拍马屁。

    “贫嘴!今天你要陪我去逛街,你昨天答应我的。”

    刘武和徐颜出来的时候,刘妈妈已经把饭菜之类的弄好了,摆在了桌子上,刘爸爸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佳佳却是眯着眼好像没睡醒的样子,在洗手间里刷着牙。

    “小颜,起床了?昨天睡得可好啊?来来,早饭都做好了,快过来吃饭。”刘妈妈一见儿子儿媳出来,忙招呼。

    “睡得挺好的,谢谢妈妈。”徐颜的嘴巴也不算甜,但是听在刘妈妈的耳朵里,就是舒服。

    看到儿子和儿媳手牵着手出来,她就知道两个人早就床头吵床尾合了,夫妻没有隔夜仇,这话讲得一点不错。

    一想到他们两个已经合好,刘妈妈的心里比什么都开心,她不忘唠叨地说:“小武、小颜啊,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怀个孩子了,让我们也想抱抱孙子。”

    徐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看了刘武一眼,低下了头,再也不敢说话。

    刘武看着自己妻子那羞涩的样子,笑着说:“妈,我们天天在努力着呢,争取在明年给您老生个孙子出来。”

    徐颜羞得只差钻桌底下去了,悄悄地拿脚踢了下刘武的小腿,却惹来了刘武一阵地大笑。

    这个时候佳佳正好从洗手间出来,捉到老妈和哥哥嫂嫂的对话,忍不住插了一句:“妈,你眼里就只有孙子。”佳佳的原来意思是,自己的妈妈只关心孙子,都不过问嫂子自己有没有这个意思。

    但是她的话却是提醒了刘妈妈,她说:“佳佳,你呢?”

    “我什么?”佳佳并不在意自己的父母怎么想怎么说,自顾自地坐下来吃起了早饭。

    “佳佳,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给我们看看啊?”刘爸爸不知道何时已经把报纸放在一边,坐到了佳佳的对面,认真地问着她。

    “爸,说什么呢?”佳佳吃着早饭,不想回答父亲的话。

    “不是谈朋友了吗?什么时候带回家?”刘爸爸又问。

    “我自有安排,什么时候想带回来了就带回来。”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刘爸爸还想说她两句,佳佳却已经说了一句“我吃好了。”就回房间了。

    徐颜看着公公婆婆和佳佳的吵嘴,想起了自己没有出嫁前也是这样爱跟父母顶嘴,但是自从初恋之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好久没有跟父母这样开心的在一起了。物是人非,有时候一个人的心情也会影响到大家的心情。

    “佳佳,今天上街吗?”徐颜敲着佳佳房间的门。

    “我还是不去了,嫂子。”佳佳放开房间。

    “整天窝在家里,也不怕臭掉。走走,赶紧换身衣服,我们逛街购物去,今天所有的东西有你哥扛着,不怕累。”徐颜催着她。

    最后一行人,除了刘爸爸,全部出动了,女人购物,那是为了乐趣,男人陪着逛街,是为了做苦力。此时的刘武,是真实地感受到了那种逛街的折磨,看着女人们兴冲冲的样子,他的手上已经提满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那种痛苦又无奈的表情,让女人们乐不可支。

    “怎么?陪我们逛街,不乐意啊?”徐颜一个冷眉扫过去。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刘武急忙笑脸赔上。

    扫荡了整个商业街,逛了大小品牌店,徐颜为公公婆婆各自买了一套衣服,也为佳佳买了衣服还有包包,还有刘武的,就唯独没有为她自己买。她的解释是,她随时可以上街买衣服,但现在是大家买,自然是要选择好的。

    回来的时候,依然是出租车回来,刘家不兴买车,平时刘家二老都是骑单车上班的,所以自然也就打的回家了。安排座位的时候,把刘武赶到了副驾驶座,她们三个女人坐在了后座。女人们自然就是聊女人的事情,倒是把刘武凉在了一边。他摸摸鼻子,真实的感觉到自己此时成了电灯泡,这陪着老婆自己却成了电灯泡,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但是他又不懂女人们的事,也插不上嘴。

    刘武很无聊地坐着,听着后面女人们叽叽呱呱呱地说着,他只能跟司机东扯西扯。正在闲扯中,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看号码,却发现那个号码熟悉的刺眼,正是前女友周琳。

    他眉头一皱,心想:她怎么打电话来了?想归想,但还是接了起来,当着后面一众女人的面,接起了这个可能会是炸弹的电话:“喂。”

    “阿武……”电话那边一阵的哭。

    刘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声音不重,但也不轻,他说:“周琳,你找我有什么事?”

    “周琳”二字,让后面原本嘻嘻哈哈在聊天的三个女人停下了说话,都把目光投向了前座的刘武,却见到他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耐烦。

    “是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佳佳突然激动了起来,当年哥哥被这个女人抛弃的时候,虽然她还小,但也已经懂事了,知道当时哥哥被抛弃时的伤心,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又打电话过来了,她能不生气吗?

    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想要破坏哥哥和嫂子的感情吗?现在嫂子跟哥哥的感情好不容易有了进展,这个女人如果要搞破坏,非得让两人好不容易出现的阳光给挡住了。

    “太不要脸了,哥哥,把电话给我,我要臭骂她一顿!”好像最生气的人是佳佳,其他人都没有多少情绪。

    特别是徐颜,以往她的脾气,此时早就闹翻天了,但现在她竟然安安静静地坐着,什么表情也没有,好像这件事根本不关她的事,她只是一个旁观者,像在观看一场电影一样。

    刘妈妈此时也没有作声,她在观察徐颜,想看看徐颜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动作,但是让她惊讶的是,徐颜什么动作也没有。

    刘武伸手制止了佳佳的大喊,递了一个“你少插手!”的眼神,接着对电话里说:“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事,我可挂了。”

    “阿武,别挂我电话,你听我说。我知道现在我找你会给你造成麻烦,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怀孕了,不管是生下这个孩子还是不生这个孩子,我都得有男人在我身边陪着,要不然……”女人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地说着,却被刘武打断了:

    “你好像找错对象了吧?这事你应该去找你的男朋友,找你孩子的爸爸,为什么要来找我?”

    “阿武,我知道你恨我,我当初不应该抛下你,我知道错了。我男朋友他原来是有老婆的,他一直在骗我,后来他老婆找上我,还要把我赶尽杀绝,我没有办法我才……”女人依然在哭着。

    “我不想听你这些情史,我还要陪我老婆逛街,恕我不能奉陪了,更重要的是,我不是垃圾回收站。”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刘武电话刚一挂,佳佳就喊道:“哥,你太棒了!”

    徐颜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惊讶于他说话的绝情。

    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小区门前,刚下车,短信就过来了,上面只写着一行字:阿武,你别不要我。

    刘武看着那条短信,只觉得头都大了,拇指一动,正想要去删了这条短信,打算不理她,手机却被徐颜夺走了,她说:“为什么要删啊?这短信留着多好。”

    “小颜,别闹了。”刘武脸色大变。

    “我没闹,我说的是实话。这可是证据,删不得。”徐颜很认真地说着。

    如果这个女人一味的纠缠不清,这短信可是铁证,破坏军婚的罪可有她受。

    正说着,电话又响了,这个时候佳佳骂了一句:“这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刘武看了一眼徐颜,接起来了电话,不过他留了一个心眼,默默地开启了语音录音功能。

    刘妈妈看着自己的媳妇,本来她还担心的,但是看到徐颜的表情,她就知道担心过头了,似乎媳妇心里自有打算,甚至连凑上去仔细听自己的丈夫跟情敌说些什么的动作都没有,这胸襟连刘妈妈都不得不佩服。

    “阿武,你帮帮我好吗?我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又不敢告诉父母,现在我只有你了,你别扔下我。”电话里的周琳一直在哭着,电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站在旁边的徐颜还是听到的。

    如果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是现在除了冷静她又能做什么?昨天的怒火之后,她就觉得自己不能先自乱了阵脚,这事只能冷静处理。

    “我不是收容站,恕我不能帮你。”刘武说话很绝情,直接了当地拒绝了她。

    “阿武,如果连你都不要我,不愿意帮我,我就只能死了。我现在就在医院里,如果我等不到你,明天你就只能见到我的尸体。”女人要是发起狠来,天都会变脸。“你是个军人,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说着,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刘武倒抽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不想见到这个女人,但如果她真的去死了,身为军人的他还真的无法做到狠心,毕竟身上这身军装容不得。

    身后的徐颜听得仔细,她暗自啐了一口: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

    “我会亲自把这件事处理掉的,不会让周琳再弄出什么妖蛾子出来。”刘武说了这句话,就要拦下出租车赶往周琳说的那个医院。

    “老公,这事你不能出面。”就在此时,徐颜拦住了他。“你出面了,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就像刚才,她以死来逼你,你怎么办?女人的事还是让女人来办吧。”

    “老婆,放心吧,这事我会处理好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心里永远都只有你。”

    “我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你出面。一个女人疯狂的时候,她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不能让一个疯子影响到你的事业还有我们的家庭。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发生在我老公的身上。”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想:是时候会会这个女人了,想要来破坏她和刘武之间的感情,就凭这个女人,也凭?此时如果她不出手,那就让这个周琳太小看她了,以为她软弱好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