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二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坐在椅子,想要起身,但是身子实在软绵绵地动不了。这次这泥地里的湿气,让她整个人都昏晕晕的,不知道是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把被子盖好感冒了,还是今天在这泥水塘里被泥浆水给整病了,她的头很疼,也很晕。但是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命令自己不能睡着了。跟刘武的见面可真是不容易的,虽然说她自己内心里也没有太多期望这次的见面,只是履行妻子对丈夫的责任,但是见面了,她如果因此而睡着了,那就太不值得了,毕竟一寸光阴一寸金啊,特别是对于两个平时工作都忙的人。

    但是她没想到,这次的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方式,竟然是他们的单兵对抗摔打。刘武被团长一次又一次的打倒,说实话她不心疼是假的,不管有没有感情,他是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怎么能这样让人打?虽然她知道人家这是在训练,但是她不得不从心尖里对团长产生了恨意,哪天她一定要跟朱大姐说说,不能让团长这么欺负她家阿武。

    刘武现在的脸还肿着,但因为关心她心疼她,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子,帮她去放水了,这样的男人如何不让她感动呢?她很想好好的了解他,这个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没有出现的男人,将来的几十年要陪她度过风风雨雨的男人,她要好好的了解她,也要慢慢地学会理解他,起码是他的事业,她得找时间好好的熟悉熟悉。

    俗话说,想要了解一个人,首先得从这个人所处的环境还有这个人收拾的能力上来评估一个人。

    她强打精神,开始环视刘武的房间,因为第一次来,所以充满了好奇。这是一间只有六十来平方的房子,简单的两室一厅,房子装修很简单,因为没有一个女主人的原因,显得有点儿冷清而不温馨。刘武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客厅上摆着小矮桌还有放着些水果,还有一盆鲜花盆栽,可以看出来他是个爱花的人。客厅里其他的摆设就跟一般家庭差不了多少,只不过多了一些军用的器材,但也放得整整齐齐的,客厅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

    因为好奇,所以她决定拖着软绵绵的身子参观他的房子,先从厨房开始参观。其实她心里是想先参观卧室来着,但是她这样做就显得她太过于急躁也显得太过于猥琐了,所以她就决定先从厨房开始。厨房收拾的很干净,但是就是太干净了,所以显得没有那种温度,因为没有厨房应该有的那种氛围,没有锅碗瓢盆,甚至连煤气灶都没有。她摇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干净,他就不吃饭的吗?又一想,部队里有食堂,他一个人在宿舍吃饭还得去买菜什么的,多不方便,去食堂就是对了。

    参观完厨房,她又拖着身子去了书房,那种小房间被他做了书房,而不是侧卧室。一进去,她就被里面琳琅满目的书给吸引了,一整柜的书,收拾的很干净,书房里有一张小桌子还有一台手提电脑,里面一尘不染。她以为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看书,就随便地翻了翻,却没想到里面的书都被他翻旧了,不但如此,里面还都做了笔记,这就可以看出来,他不但看了书,还认真地看了,不但认真了,还着迷了。

    他的书柜里多的是那种有关军事还有技术的书,除了这些就是一些文学类的了。她很惊讶,没想到他还会喜欢文学类的书,有世界名著,也有国内的名著,有英文版本也有中文版本。她翻着翻着,就觉得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她突然对他好奇了起来,有一种深入森林想一探究竟的冲动。

    “小颜、小颜……”传来刘武的喊声。

    徐颜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刘武已经急急地朝书房奔了过来,一把就把她抱住了:“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去哪了。”

    徐颜挑了挑眉,装作很不屑的样子:“我会跑哪啊,看你紧张的。”他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你是不会跑,但是你这个样子让我不放心。我水已经放好了,我抱你去泡热水澡。”刘武不由分说,又要抱起她。

    “别抱,我自己会走。”徐颜红着脸,让他抱进浴室,还不如杀了她干脆。

    这个时候,因为挣扎,所以她看到了地上那一连串的泥脚印,顿时脸更红了。他抱她进来的时候,急着去放水,并没有给她换鞋,而她一好奇,更是忘了脚上还穿着泥鞋,她这到处乱闯,自然就留下了一长串的泥脚印了,幸好她还没来得及去卧室,要不然卧室也遭殃了。

    刘武正跟她讨论抱与不抱的问题,却因为她的眼神也望向了地面,脸上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笑着说:“没事,等一会儿我把这地拖干净了。”在他看来,地面的那些脚印如何能比得了妻子此时的可爱,虽然他很不忍受房间的凌乱,这也是身为军人特有的习惯。

    徐颜有些儿不好意思,却没有发现到刘武已经弯下了身子,一下子就把她公主抱了起来。

    她大惊,挣扎着喊着:“阿武,你干什么?”她不是害怕,只是害羞,毕竟两人从结婚到现在,真正这样暧昧地面对面还是很少的,那天新婚之后他就回部队了,然后就是被领导拖住了身子不让他回家,而且还是如此亲密的面对,这让她很不适应。

    对于刘武来说,徐颜的挣扎是无效的。这个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当决定一件事的时候,那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所以对于她那挠痒痒一样的捶打与挣扎,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浴室很温馨,里面的光线昏暗暗的,有一种朦胧的感觉,更增添了一丝暧昧,徐颜想:他绝对是故意的。浴缸里的水已经放满了,并不是沐浴,而是真正让她泡澡,这多少让她有点儿惊讶。

    浴室其实挺不错,这也是所有房子里面最温馨也最暧昧的地方,除了那个昏黄的灯,也是因为浴室装修的很好,跟外面的简装比起来,差别就很大了。刘武是个洁癖,而且很看重浴室的构造,她这样告诉着自己,

    “你身体受了寒气,用沐浴的无法驱赶掉身体里的寒气,用泡澡的方式能把体内的 逼出来。”刘武可能看出了她眼底的愕然,轻描淡写地解释。

    但正是因为他这一轻描淡写的解释,却让她心里升起了一股股的暖流,只暖到了她的心底深处。一个男人在细节上能关心你,就算她再粗心再大条,也不得不被感动。对刘武,她又多了一丝的感观,这个男人值得她嫁。

    “好了,你已经把我抱到浴室了,放下我吧。”她在他怀里挣扎。

    这次他很听话的把她放了下来,但并没有出去,徐颜红着脸说:“嗯……那个……你可以出去了。”

    但是刘武不但没出去,还自顾自地帮她脱衣服,徐颜的脸涨得更红了,粗着脖子喊:“你出去啦。”用力地抓着衣服,有些儿不好意思。

    “你是我的妻子,我给你脱衣服怎么了?”刘武却因为她的举动而笑。

    “你出去,我自己来就行了。”徐颜故意板着脸说,实则心理已经在颤抖了。

    他却没有动,现在如此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了?欣赏自己妻子的*,可是他结婚后一直想做但又怕吓坏了她,这一次的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你走不走?”徐颜的语气很差,一个劲地把他的身子往外推。

    但是他却反手一抱,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里,嘴就已经封上了她的唇。

    她很冷,这个他知道,但是房间里已经上了暖气,应该能暖和她的身子了。而要想阻止她的反抗,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非常人之法,那就是先让她迷失自己,而要让她迷失自己,除了亲吻这一办法,其他的还待发现。

    徐颜的脑袋本来就因为之前在外面冻着而昏昏然,现在被他这么一吻,整个人就开始发醇了。这是刘武第一次吻的,上次那个擦唇而过,只是意外,这一次那么认真地亲吻着她,让她有点儿措手不及。

    “唔……”徐颜开始挣扎,但是力量很小。

    刘武的手抓得很用力,扣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有丝毫的挣扎。一个男人想要征服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让她迷醉自己,让她心甘情愿的贴向自己,刘武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她心甘情愿的倒向自己的怀抱。

    对于此时这一刻,他想象了很久,从他刚认识她的时候他就在想,如果她能成为自己的妻子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拥有她了,而不是如此的暗恋。时间过了这么多年,他以为不可能了,所以关掉了一切可能让她联系到他的通讯方式,想要慢慢地淡忘掉她,但是没想到自己还能有机会跟她相识并结为夫妻,这不得不说是老天对他的眷顾。

    当时小石头介绍他妹妹的时候,刘武其实并没有想到是她,所以当时他的兴趣并不大,也没有多少的劲头。当时小石头说,看着他总是一个人,所以想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她,他又不好拒绝,只是告诉石头:“我现在很忙,有时间再联系吧。”是的,他自始自终都没有联系过她,因为他对她并没有多大的好感,只听说是一个高傲而又美丽的姑娘,他对高傲的人没多少想法,对美丽的姑娘也多少有点儿偏见,因为他第一个女朋友长得很漂亮,但最后背叛了他。当时听说她反对交往,他心里多少还有点儿高兴,因为终于不用面对她了,但是没想到朱大姐也替他介绍,而且他从来没有想到介绍的会是同一个人。看到她照片的刹那,他知道自己幸好没有敷衍,否则这一辈子他都会后悔的,因为她是“她”。

    “这么多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你了。”他情不自禁地喃喃出了声。

    徐颜的脑袋就跟浆糊一样,但是刘武那句话还是像冰水一样的灌进了她迷糊的脑袋,她打了个激灵,彻底的醒了。她用力地推着,嘴唇用力地摩擦着,想要从他嘴巴的控制中挣脱出来,但是他的力道很大,她的力量很小,这男人和女人力量的悬殊就可以从这里看出来了。

    “你刚才说很多年,什么意思?”徐颜断断续续地说着。

    刘武没有说话,因为她这一说话,舌头圈了进去。

    这一进去,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徐颜那好不容易清醒的脑袋,又开始呈现浆糊状态了。

    女人啊,就是这么的没出息,被男人随便的一拨动,整个人的意识就没有了。她“嘤”的一声,整个人就软了,开始贴向了他,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由推着他的姿势改成了圈向了他的脖子。

    因为一个吻,爆发了所有的激情,也是一个吻,某个女人已经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认为自己不会被他迷惑,但是他这一碰她,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吻,她就缴械投降了。

    “阿武……”她无意识地喊着。

    刘武的心也在颤抖着,本来是想小小地惩罚一下她的,但是这一亲吻也让他整个人反应了起来,身子绷得很紧,也让他很疼。

    此文首发于晋江文学网,想要看文的童鞋请移驾晋江网看正版。

    地址是:http://.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264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