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八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刘武觉得自己此时比自个相亲还尴尬,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听到高营长那深沉的声音,他觉得自己都难以启齿。

    “快啊。”徐颜小声地催着他,今天的他怎么看起来那么别扭?

    这是刘武头一次做媒,虽然高营长是他曾经的手下,但是人家万一有女朋友呢?上次问他虽然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但中间也有隔了一个月了,万一这其中人家相亲了咋办?

    “老领导,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高营长的声音依然是沉沉的,精神抖擞,看时间应该是他正好晨跑回来。

    刘武话还没有开口,电话就被徐颜抢了过去,她说:“小高,是我,你嫂子。”

    “嫂子啊,您怎么……”高营长一愣,今天怎么老领导和嫂子都打电话了,立马端正了态度,不敢有丝毫马虎。

    “小高啊,其实嫂子找你也没其他事,就是想问问你,你有女朋友了没?”徐颜是相当的直接了当,跟某人的犹豫不决比起来,显得干净利落了。

    高营长虽然猜到了嫂子想要说什么,但还是说:“没有啊,一直都单身,嫂子想给我介绍吗?”

    徐颜没想到高营长竟然会如此直接,倒也愣了愣,接着开门见山的说:“是啊,我想给你介绍个姑娘,只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嫂子介绍的是哪家姑娘啊?”既然是介绍了,自然就得问清楚了。

    徐颜望了一眼刘武,吐出了四个字:“我小姑子。”

    介绍的事进行的很顺利,约好了在市中心的某家咖啡屋。但是当事人佳佳却还在睡懒觉,似乎这次相亲大事根本不关她事一样,最后被徐颜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嫂子,你干吗啊?好困啊。”佳佳打着哈欠,精神不济地说着。

    “今天是你相亲的日子,你竟然还趴在被窝里睡,你想让人家高营长一个人等在咖啡屋吗?”看到佳佳那没出息的样子,徐颜就气不打一处来。

    “真要相啊?”佳佳睁大了眼睛,她只是一时冲动的决定,没想过真的去相亲,又打了声哈欠,垂头丧气地往自个房间走,“我要睡觉,我不相亲了。”

    “你敢不相!这次你要不去,以后后悔了别来找我和你哥!”徐颜扔下了一颗炸弹。

    佳佳站住了,回过头望了徐颜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去相亲,她是怕了她这个风风火火的嫂子了。

    佳佳几乎是被徐颜和刘武硬拖着去的,她一点精神也没有,在后座的时候,依然无精打采的昏昏欲睡着。

    看到她那样子,刘武的眉头就皱一起了,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冲动,对徐颜说:“我看还是算了,她这副德性,见了高营长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字,吹。”

    徐颜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她现在这副模样,指不定等下怎样的暴跳如雷呢。”好久都没有看好戏了,如今就让佳佳上演一场大劝吧。

    “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刘武皱着眉头,感觉到自从昨天那个电话之后,徐颜的神情就总是在亢奋之中。

    徐颜笑得嘴都裂开了,瞄了一眼后座的佳佳,再看一眼一脸狐疑的刘武,心想好事不能她一人独吞,便倾过身子,在刘武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声。

    “吱——”刘武的方向盘突然打滑,车子往旁边拐去,他急忙踩了急刹车,一双眼睛已经瞪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逗乐了徐颜,也吓着了佳佳。

    “哥,你干吗呢。”佳佳被这一记急刹车吓着了,拍拍胸口。

    刘武和徐颜突然相视而笑,这几天的担心也一扫而散,看来好事真的近了。

    他们三人到咖啡屋的时候,高营长早就已经到了,一看表,正好是约定的时间。

    高营长一看到刘武和徐颜他们进来,急忙地起身,扬起手掌,突然朝他们行了个军礼:“老领导、嫂子好。”

    佳佳却是低着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连正眼也没有瞧高营长一眼,只是傻站着不作声。

    高营长看了她一眼,表情依然是那样的淡然,只是那眉间有道线在扩展,慢慢地伸展开了。

    徐颜看着这两人,一个冷酷,一个却无精打采,心里一怔:坏了!这相亲要吹了。用力推了推佳佳,装作是在介绍:“佳佳,这一位就是你哥曾经的兵,叫高风。高营长,这一位就是你老领导的妹妹……”

    “我们认识。”高营长的声音低沉,一点也听不出来他看到佳佳时的情绪。但眉宇间那一贯紧皱的线条,早就不知道何时打开了,他问刘武和徐颜还有佳佳想要喝点什么,徐颜替两人点了:“就来三杯咖啡吧。”

    佳佳一直都低着头,从进来到现在她都没有真正看过高营长一眼,不管徐颜怎么瞪她,她都不副“这相亲不关我事”的态度,惹得徐颜牙痒痒,这佳佳比她相亲时都要横三分。

    此时,他们谁也不知道佳佳心里真正在想什么。虽然她人在这,其实一点心思也有,她在昨天说出了相亲的话之后,就已经后悔了,但是她不能跟自己的哥哥嫂嫂去说,所以硬着头皮来了。她打定了主意,相亲到一半,她就决定开溜,理由都已经想好了。

    “佳佳,你就那么讨厌见到我?”高营长的表情依然是那样的雷打不动,谁也看不透他心里的真正心思。

    佳佳很厌恶地抬头瞪了他一眼,原以为他会被自己这表情吓坏,但却见到他张戏谑的脸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对,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佳佳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因为太心急,包包被椅子钩了一下,差点就摔倒。

    刘武和徐颜面面相觑,佳佳这表情这举动有猫腻。

    看着她这慌乱的神情,一向淡然冷酷的高营长,却止不住眉间带笑,忙用喝咖啡的动作掩饰自己发笑的表情。

    “首长、嫂子,我也去下洗手间,马上就回来。”转眼间,人已经追了出去。

    刘武和徐颜再次面面相觑,这两个人……

    徐颜突然笑了,眼珠子在那转着,轻声对刘武说:“我得去观察观察。”

    “你观察什么啊?”刘武拉住她。

    徐颜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掩着嘴轻笑,小声地对他说:“去看看这两个人,会做什么。”

    “别闹了,小颜。”刘武觉得徐颜这做法很丢脸,便阻止了她。

    “你不好奇吗?我就是想看看,高营长会怎么对待佳佳。”这人结婚了,无聊的事情太多了,只能这样自己给自己找个乐子嘛。

    刘武扣了下她的脑袋,说:“这佳佳和高营长刚见面,你就别去打扰人家小两口子的甜蜜了。”当时耿团长和朱大姐处处为难他和徐颜,他就已经气得想抓狂了,如果徐颜也这样做,那他第一个反对。

    徐颜扁扁嘴,想了想,又说:“你想不想高营长做你的妹夫?”

    “高营长人不错,正直,又是业务一把好手,如果他和佳佳真的成了,我自然是赞成的。”刘武点着头承认。

    “那万一高营长欺负了佳佳呢?”徐颜又问。

    “不可能,高营长绝对不可能欺负佳佳。”刘武想也没想就否定了她的想法。

    徐颜狡黠地笑笑,在他耳边说:“那我们打赌,看高营长现在会怎样对待佳佳。如果我猜对了,你晚上就义务给我按摩,如果我猜错了,那我给你按摩。”

    刘武狐疑地望她:“你当真认为高营长会欺负佳佳?行,我跟你打赌,但是赌注由我决定。”

    “好,你要什么样的赌注?”徐颜兴奋地问。

    刘武在她耳边嘀咕了一番,就见徐颜红了脸,杏目圆瞪,拍向他的胸膛,轻骂:“你好不正经。”

    佳佳跑到卫生间,却并没有真正进去,而是在外面的洗漱台不停地用凉水冲洗着脸。她的眼睛亮亮的,心里小鹿乱撞,一直都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之中。正望着镜子,却突然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她吓着了,转身就想要跑,却被身后的人压在了洗漱台上。

    “你,你干什么?”佳佳的声音很小,几乎淹没在那哗哗的自然水声中。

    这卫生间平时人倒不少,今天却出奇地静,没有半个人影,也亏了没人,高风才那么大胆,佳佳再羞涩也不会丢脸。

    “你喜欢我。”高风正经地说着,手却并没有放松。

    “谁喜欢你了。”佳佳啐了一口。

    “我喜欢你。”高风又说。

    佳佳倒抽了一口气,目瞪口呆地望着高风。

    就这目瞪口呆之际,高风的唇突然就下来了,含住了佳佳。

    佳佳完全愣住了,嘴唇被含住,刚开始她还不知所措,下一个动作,她的巴掌也上去了,啪的甩了他一个耳瓜子。

    但是高风并没有因此放开嘴唇,而是嘴唇抵着她的唇,轻声地说:“这个动作,在之前的那次之后,很早就想了。佳佳,我喜欢你,你知道吗?”说着,把她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胸口,让她感受自己那心跳如雷的感觉。

    佳佳的眼泪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哽咽着说:“可是你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来相亲?为什么?”一想到当时在大街上看到他旁边的那个女孩时,她的心里就揪着疼。

    “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高风瞪大了眼睛,真想敲醒这个小脑瓜子。

    “我都看到了,你还不承认。”

    “什么时候?”

    “前天……”她话未说完,嘴唇再次被高风掠夺,这一次她没有再甩他耳光,只是挣扎着。

    “那是我同学。”高风边解释,连加深了这个吻。

    佳佳欲迎还拒,很想要拒绝他,但是他抱着她的身子贴得很紧,手臂抓得很紧,一时之间心神全乱了。

    “我喜欢你,喜欢你……”高风那一声声的表白,已经乱了佳佳的心智,再多的挣扎也变成了无声的抵抗。

    徐颜和刘武轻手轻脚地溜到了洗手间外,正想偷听,却被高风那动作惊呆了。刘武愣了愣,接着吼了出来:“高风,你在做什么?”

    高风和佳佳那相贴的嘴唇,在这一刻闪电一般的分开了,惊惶失措地望着刘武和徐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