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五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就这样撞了进去,身子不稳,眼看就要往后倾倒,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她以为自己的屁股就此要遭殃了,却被一条手臂及时地拉住了,那手臂一用力,将她拥进了怀里,耳边传来了一个温柔而焦急的声音:“小颜?”

    听到那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徐颜眼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了,把自己所受的委屈一股脑的全发泄在了他的身上,也不管自己的眼泪还是鼻涕弄脏了他的衣服。

    在上面的时候,虽然说赵尚并没有把她怎样,只是让她在同事面前难堪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刘武的面前,她就是有说不出来的委屈,就是想要在他的怀里尽情的洒泪。

    刘武的胸膛很温暖,让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也只有在他的怀里,她才能找到那种安全感,只有对着他的时候,她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也许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丈夫吧,所以在他面前自己特别的平静还有放心,就像小鸟找到了大树一样,有了着落的感觉。

    “小颜,怎么了?”看到妻子的眼泪,刘武一阵的心疼。

    他什么时候见到过强悍的徐颜在他面前流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她一直都强作坚强,不想任何人看到她内心的虚弱,到底是谁让她如此的失控?他很好奇,甚至有点儿吃那个人的醋,他的徐颜从来没有为他如此失控过。

    “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徐颜终于抬起了头,胡乱地擦了擦眼泪,朝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眼泪刺痛了他的心,同时那笑容却眩了他的眼睛,一时之间他有点儿呆了。

    “到底怎么了?”刘武觉得今天的徐颜太不正常,一定是在上班的时候受了什么委屈了。

    “你到底走不走?”之前还柔弱得跟个小猫似的,这一下子又变成了一只母老虎了。

    刘武突然哑然失笑,这个小女人,总是风与雨兼并,不知道温柔为何物吗?他刮了下她的鼻子,宠溺地说:“行,听你的,咱们走。”说着,牵起她的手就往车的方向走。

    徐颜开心地朝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口,便挽着他的手臂走了,眼角余处,却看到了从楼梯口冲出来的赵尚。

    刘武却在那一刻呆住,虽然他们已有夫妻之实,但什么时候徐颜主动地亲过他?一时之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徐颜拉走了。

    “颜颜——”背后有人在叫。

    刘武感觉到了徐颜身子一僵,拉着他的力道加重了,他觉得奇怪,就往后看,却看到一个男人就站在他们身后,一身淡蓝的西装。

    “小颜,有人在叫你。”刘武觉得那个男人的身影有点儿刺眼,狐疑地望着他。

    这个人到底是谁?是那个让徐颜失控的男人吗?难道……是她的初恋?刘武倒抽了一口气,徐颜的初恋他是知道的,曾经她跟他讲过有关这个初恋的情况,也知道徐颜对这个人用情至深,说不吃醋那是假的,但是此时她是他的妻子,谁也别想打他女人的主意。管他什么初恋,管他什么情深不情深,他是合法的拥有者,谁都别想跟他抢拥有权。

    “别理他,我们走。”徐颜却没有回头,自顾自地拽着他走。

    但此时的刘武却拉开她的手,转身望向那个男人,徐颜低呼:“刘武,你干吗?”

    刘武却只是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给她一个“放心吧”的眼神,接着看向了那个人,很认真地看着他,发现那个人其实长得很帅,脸很白,个子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子倒是没怎么单薄,要不然还真符合了一个词——小白脸。刘武虽然性格温柔,但自己本身是属于高大壮实的,脸也不白,所以一看到那种白皮肤的男人,都给归类到了小白脸那一类了。对于这种小白脸型的男人,刘武是不放在眼里的,虽然女孩们都容易被这一类男人所吸引。

    “你好,我叫刘武,是小颜的丈夫。”刘武尽管心里已经打翻了五味瓶,表面却依然是温和有礼,似乎雷打不动。

    赵尚愣了愣,看着他伸出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是的,他没有听错,眼前这个男人说是徐颜的丈夫。再打量这个男人,长得比他高,足有一米八以上,身材很魁梧,却又看着没有那么壮,而是相当的匀称。国字脸,眉很浓,整体来说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看到他,赵尚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吃味。

    “嗯哼?”刘武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朝他扬了下眉,那悬空的手似乎在讽刺着他的没有礼貌。

    刘武的被徐颜握住了,她看也不看那个呆立的男人,对刘武说:“你跟他握什么手,你不是说了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吗?为什么还不走,却站在这里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握手?”

    刘武却说:“小颜,人家没有礼貌,但我们起码得有礼节,这是教养问题。”

    刘武看似在教育徐颜,但是聪明的人都听得出来,这话是在说赵尚。他刚才伸出去的手虽然尴尬地悬在空气中,似乎被人无视了,好像矮了一节,但是衬上刘武那无所谓的表情,却显出了赵尚的毫无礼貌,就像刘武说的,这是教养问题,反之就是赵尚缺少了起码的教养。

    赵尚一直都沉浸在徐颜已经结婚的震撼之中,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一眼,刘武就觉得这人不是徐颜的初恋,也因为这个猜测而放下了心。只要不是初恋,他什么都不怕,有哪个男人能比他更优秀?比他更适合徐颜?就算那个初恋来了又样?如今他才是徐颜的丈夫,初恋只能靠边滚。

    因为心里已对那个人不再提防,所以那人在他眼里已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嘴角一扬,微笑地对徐颜说:“老婆,我们走。”

    他们刚一转身,眼前突然一花,一个身影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突然发出声间:“哥哥,嫂子。”原来是佳佳。

    徐颜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微嗔地说:“死丫头,一惊一乍的,心脏都被你吓出来了。”

    “嫂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胆小了?”佳佳嘻嘻哈哈的,表情是那样的可喜。

    “佳佳,你怎么来了?”刘武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妹妹,惊讶于她怎么突然来了徐颜的单位。

    佳佳嘟着嘴说:“我无聊啊,哥哥。”

    “所以你就晃到这了?”刘武很怀疑。

    佳佳嘻嘻一笑,朝他哥眨了眨眼:“哥,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

    “因为我不相信你会那么无聊的正好出现在你嫂子的楼下。”刘武太了解他妹妹那爱捣乱的性子了。

    “哥!”佳佳一跺脚,又冲徐颜喊,“嫂子,你看看哥,又欺负我了,你也不管管你丈夫。”

    徐颜掩嘴轻笑,似乎已经忘了赵尚所造成的困扰了,狡黠地说:“你答应我去相亲,便帮你,否则……丈夫和小姑子之间选一人,我自然是选择帮自己的丈夫。”

    “嫂子,你很阴险。”佳佳突然觉得自己的嫂子并没有像外表那么简单直接。

    三人嘻嘻哈哈地往车子方向走,完全把赵尚遗忘在了一边。

    “站住!”身后突然一声喊,三人愣了愣,回过头,却见到了一个尴尬愤怒的男人。

    赵尚觉得自己完全被无视了,听到了那个小女孩叫着徐颜嫂子,他知道徐颜结婚的事实可能是真的,心里又气又急又恼,他怎么就晚了一步?

    他冲上去,想要拉住徐颜,却被刘武一手就推开了,他问徐颜:“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刘武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好笑地望向抓狂中的赵尚,问他:“她为什么不能嫁给我?她不嫁给我,难道还嫁给你吗?”

    徐颜本来一口气已经上来了,但是她的手却被刘武轻轻按住了,抬头却迎上了刘武那双温柔的眼睛,正朝她微笑着,那笑容里有着包容还有宠溺。

    “我没有问你,我是在问她。颜颜,你为什么要嫁给他?”赵尚得不到答 案,心里在抓狂。

    在刘武的眼睛里,她读懂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他会保护她。有丈夫的感觉就是这样美好,什么都不用自己出手,他都会为自己解决好。此时此刻,她已经收起了那狂躁的心,一心只扑在刘武身上,她温顺地将头靠在刘武的肩膀上,轻轻地说着:“因为我爱他。”这话似真非真,却在众人的心里扔下了炸弹。

    刘武也低下了头,望向她那一张美丽的容颜,搞不清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为了应付那个人说的违心之语,还是她真的爱他?此时他也不管这答案是不是真实的,心里早因为徐颜的这句话而动容着,心里的那种甜蜜慢慢地扩张,几乎要融进心灵深处了,涨得满满的。

    “不可能,你是爱我的,你不可能去爱别人。才短短没几天,你不可能爱上别人的,我不相信,绝不相信……”赵尚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能接受徐颜因为压力而结婚,也不接受她爱上别人的事实。

    “喂,你这个人好奇怪啊,我嫂嫂当然是爱着我哥哥的。”一旁的佳佳冲口而出。

    “这不可能!”赵尚突然喊。

    刘武嘴角微笑着,声音不轻不重不疾不徐地问他:“她不爱我,难道要爱你吗?这位先生,请你以后不要纠缠我的妻子,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你是军人,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点。对吧,赵先生?”

    刘武也不能肯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姓赵,徐颜的两次恋爱他都知道,如果此人不是初恋,那就极有可能是那个懦弱的孝子了。此话一出,他就看到了对方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讶,看来他是猜对了,此人就是徐颜的第二任男朋友。如果真的是这人,那他就更不担心了,因为这个人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你怎么会知道我?”赵尚吃惊地问。

    “小颜的事,哪一件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并无秘密。对吧,老婆?”刘武脸上的笑容更温和了。

    赵尚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被眼前的那甜蜜的一幕刺激得够呛。

    军婚,是那样的神圣,在为什么此时他却觉得是那样折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