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图书馆。

    对他,或许没有爱,但却也有伤害,伤害来自于他的父母。

    当她受到那种伤害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也许也这样针对过她的初恋。她其实一点也不生气,虽然当时多少会有点儿愤怒,因为他父母的势利,她还记得他父母当时的原话:“你一个小小的图书馆职员,凭什么跟我儿子结婚?我儿子是军官,他有太大的选择余地,大可以选择一个公务员,而你最多只是事业单位性质的国企单位。我给我儿子物色了一个公安单位的女警,人家就比你出色多了,以后别再缠着我儿子了,就算我儿子要你,我和老伴也不会承认你是赵家的媳妇。”当时赵母的话还历历在目,倔强的她当时就年头离开了。小赵是个孝子,当父母反对时,他当时就跟她提了分手,之后就再没联系过她,后来听说跟那个女警相亲了,具体事态的发展是怎样的,她并不知道。

    这些事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把赵母所说的话套用到初恋的身上,她能想象出来当时父母又是怎样对待初恋,也许会这样说:“你一个小小的工人的儿子,凭什么娶我的女儿?就只凭你是名牌大学的学生?现在名牌大学的多如牛毛,你又能给她多少幸福?”否则当年的他为什么突然向她提了分手,那神情的痛楚让她现在还心有余悸,多少年了都无法忘记当时他说话的那种无奈。他说:“我父母已经下岗了,我只希望能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而不是担惊受怕。”

    她以为自己的身世没办法让她自己选择爱情,所以当出来之后,她就学普通人一样,不向任何人提及自己的父母,但结果依然被人如此伤害。原来这世界,势利的人每个角落都存在的,只是大与小而已。一直到遇到了刘武,她才知道他是真正的向着她。也许会有人疑问,可能刘武也知道自己的家世啊,毕竟她是徐磊的妹妹,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也是一向低调的,也许会有那种的可能,但是她情愿相信她的刘武不是如此现实与势利的人,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往事已成回忆,她以为自己可以平平淡淡的生活,可以快快乐乐的跟刘武生活在一起,但偏被无风起了浪,眼前这个男人在消失了一年之后,竟然神奇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再次面对他,她没有其他任何的波动,只有那种无奈,还有对这个所谓孝子的不屑。

    “你来做什么?”徐颜的脸色不是特别好,口气更是差到了极点。

    旁边等待下班的同事,好些都往这边看了过来,有些带有点儿疑问的眼神,还有的甚至指指点点起来。

    徐颜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单位里很多人认识小赵,因为当时他们恋爱的时候他经常来单位陪她,时间久了大家也就认识他了。

    “颜颜,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赵尚觉察出了她的难堪与愤怒。

    “不用了,我老公还在楼下等着我呢。”徐颜很直接地就回绝了。

    “老公?你结婚了?”赵尚说不出来的吃惊,一个月前还听说她连男朋友也没有,怎么连短短的一个月竟然就结婚了?

    徐颜却不想理他,看看表的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她拿起包包,就要推开他往外走。她的刘武就等在楼下,还说有惊喜等着她,她已经迫不及待了,至于眼前这个碍眼的,就让他接着当蜡烛站着好了。

    “颜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我一点风声也没有得到?”赵尚急了,抓住她的手臂急问。

    徐颜极厌恶他这举动,用力一甩,试图将他抓着她手臂的手甩开,嘴里却说:“我结不结婚,好像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吧?请问你以什么态度来问我结婚的事?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OK?”

    但是他抓着她手臂的手并没有因此放开,他的脸上有着痛楚的表情。分开已经一年了,当时刚分开他就由着父母的决定过去相亲了,相亲的对象就是那个女警,但是她并不是他喜欢的对象。那人黑又矮又壮,唯一能称得上漂亮的,也就是那一双眼睛了。父母喜欢的,并不是他喜欢的,他一直在适应,但是最后的结果告诉他,适应并不是一个好词,因为相处了半年,他根本就适应不了那个矮胖的女警,尽管她很爱他,但是勉强这个词真的不能发生在他的身上。接着,他又受父母的安排,相亲了几个女子,却不是一个能入得了他眼的,不是觉得不漂亮了,就是觉得身材不好了,不是觉得身材好了就是觉得脾气受不了,原来无形之中,他已经习惯了徐颜那个爆脾气,而其他人在他面前却再也吸引不了他了。

    刚开始跟徐颜相亲的时候,他也受不了徐颜的脾气,但是慢慢的他却是被她吸引的,因为她除了脾气爆点之外,其他的还真的没有发现别的缺点。习惯是一种不好的东西,当习惯一样东西的时候,真的很难再接受其他的了。

    虽然一直在相亲着,但是他也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动向,只是听说她一直都单身着,没有交任何的男朋友。他以为只要自己不满意相亲的对象,慢慢的父母也就不会逼他了,那他就还可以来找徐颜,他们就还有未来。不久之后,他打听到了一个被徐颜一直隐藏的真相,那就是她有一个在军区任高官的哥哥。这个消息,无异是给了他一个嘴巴子,之前他为什么就没有发现?他喜匆匆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父母也是意外之外的意外,没想到平时看着不起眼的女孩,背景竟然如此雄厚?当得知真相之后,赵家的父母自然就催着儿子去追回徐颜了。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想将这消息告诉徐颜的时候,竟然听到了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徐颜真的结婚了吗?还是在骗他?为什么之前他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他虽然调离了原来的部队,但也一直在托原单位的战友打听着她的消息,甚至是小舍的老公。他之所以把战友介绍给小舍,其实多少也是有私心的,因为可以从这个战友的嘴里听到徐颜最新的消息。但是连这个战友身上都探不到的消息,真的是事实吗?

    他很怀疑!严重地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你放不放手?再不放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徐颜沉着脸低斥。

    什么时候看到这个赵尚如此大胆了?在她的单位里,一直抓着她的手臂不肯放手,她被激怒了。

    这个时候有些同事围了过来了,有人问:“徐颜,发生什么事了?”

    徐颜没有回答,她只觉得大家像是在看笑话一样地看着她,她觉得她的脸都被赵尚给丢尽了。这个男人,一年前让她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大家都说她被一个男人抛弃了,就因为她没有雄厚的背景,而如今这个男人又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以如此难堪的方式,如何不让她愤怒?

    这时,小鱼也过来了,她看到了赵尚,表情像见了鬼似的,接着人已经冲了过去,抓住他的手臂:“赵尚,你快放开徐颜。”

    赵尚朝她抱歉地摇头:“不好意思,秋争,这是我和颜颜之间的事,你别插手。”

    小鱼觉得今天的赵尚有点儿怪,以前的他虽然也不是什么温和的人,但也不至于这样紧抓着徐颜不放,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急切之间,她想到了一个人,想要打电话,却突然想起自己并没有他的电话。

    “徐颜,把电话给我,我帮你……”小鱼朝她伸出了手。

    “小鱼,别打,我不想让他知道。”徐颜摇头拒绝了小鱼。

    徐颜知道小鱼是想打电话给刘武,刘武就在楼下,如果电话过去也许很快就会上来,但是她并不想让刘武知道自己此时的尴尬与难堪。这是她与赵尚之间的事,并不用让刘武知道,这只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赵尚?你怎么来了?”小舍听到声响,也围了过来,看到拉扯徐颜的男人时,怔住了。

    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纠缠不清,而这个男人还是女人的前男友,让人不误 会才怪。徐颜此时只想着一个念头,刘武可千万别等不及,自己上楼来了。虽然说她和赵尚并没有那些扯不清的事,但是她也不想让自己的丈夫看到她如此不堪的场面,也不想让自己的丈夫有半点的怀疑。

    “你拉扯徐颜做什么?”小舍第二个问题就过来了。

    小舍很奇怪,这个消失了一年多的赵尚,怎么又出现了?看到他,除了惊讶,还有点儿其他猜不透的心思,总觉得他不出现更好。再看徐颜,脸已经涨得青紫,她知道以徐颜的脾气,发怒是迟早的事,而对这个男人,徐颜心里怎么想的,其实她多少还是能知道一些的。嘴上总是说对他没感情,但却因为他跟她关系淡然,这她又不是不知道。

    围过来的同事越来越多,单位里有些跟徐颜关系很好,但有些关系也不是特别好,当然最多的就是那种平时只嘻嘻哈哈或是只是打个照面的那种,此时,有些同事很关心她,有些却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有的甚至还嗤之以鼻,徐颜的脸难堪的涨红了。徐颜那脾气,在单位得罪的人自然也是不少的,她向来就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有些人可能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有没有恨上谁也不知道,此时在她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就可以大抵看出谁是真心对她,谁又是看热闹的心态。

    被小舍这么一问,赵堪有点难堪地松开了手,朝她点头打招呼:“小舍,一起吃个饭吧,我和颜颜已经约好了,就在楼下的西餐厅……”

    这边的徐颜,一见到他的手松开了,不等他把话说完,提起包包就走,她只想离开这个让她丢脸的地方,赶紧地回到她丈夫的身边。

    赵尚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徐颜已经自顾自地离开了,朝小舍点头说了声抱歉,就追了上去。

    “看什么热闹,都散了散了。”小舍见同事还都围着,就过来驱赶。

    看热闹的同事这才惺惺的离开,小舍也回到自己的位子打算拿东西回家,但是在经过一些同事的身边时,听到了几个小声的说话声:

    “还以为有多贞洁呢,原来这边谈了一个,那边又纠缠了一个。”

    “就是,平时看着好像很纯洁的样子,原来是这货色。”

    “就是就是,跟馆长的关系好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到处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说不定跟馆长……”

    “嘘,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到,你想要被炒鱿鱼啊?”

    那说话声突然就没有了,几个人抬头看了下四周,正好迎上了小舍的目光,都低下了头,从她身边避开了。

    那边的徐颜像逃难似的逃离了自己的办公室,听到后面叫喊她名字的声音,她的头更大了。

    徐颜踩着高跟,又如何能跑得过常年在部队训练的赵尚,没几步就被他追上了,此时她比任何时候都恨自己穿了一穿高跟鞋,否则自己也不用这么被动。

    他抓住她的手臂问:“你跑什么啊?”

    “放手!”徐颜瞪着他怒斥。

    “颜颜,你好像在逃避我,在害怕我,我到底哪做错了,让你如今这么排斥我?”赵尚好像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

    徐颜已经不想跟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胡扯了,趁着他不备,用另一只手突然抓住他的肩膀,再用力地往后一倾,摔了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她根本就摔不了他,他虽然在部队里干的是技术兵,但是也一直有训练,她再学有些防身术,也是动弹他不得的。但此时,他全无防备,也让她钻了个空子,这一摔就把他摔在了地上。

    徐颜用力地踢了他一脚,就往电梯口冲去。

    那赵尚被她这样摔在地上,虽然说还不至于摔成残废,但也是很疼的,加上她最后又来了一脚,那高跟鞋踩在身上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旁边有经过的图书馆职员,看到他狼狈的样子,都掩嘴轻笑,在他身边闪过。等他反应过来,起身追上的时候,徐颜已经冲进了电梯。他用力地按着电梯按钮,但是电梯已经下去了,他又按钮旁边的电梯,一看还在18层,等不及的他跑向了楼梯口。

    当徐颜冲进了电梯,在那个人影冲进来之前关上了电梯的时候,她背着电梯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电梯往楼下急速下降的慌乱。在电梯里,她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助,很莫名其妙的感到无力,再坚强的外表,再伪装的心,此时内心中也是脆弱不堪。原来,她从来都没有坚强过,那种不想让人看到她内心的脆弱的伪装,原来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真没想到,快过年了还遇到这样的事,这么的让人头疼。虽然她知道这个小赵做不出什么事情来,但多少也会影响她和刘武的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事能少则少,她也不想让刘武知道,免得到时又扯不清了。

    刚出电梯门口,她就与一个撞上了,她冲出来的速度很快,都还没有看清人影,就以子弹的速度撞进了那个人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