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离过年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徐颜依然是疯狂地忙着。

    佳佳自从那个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徐颜打过去她也不接。徐颜想,她一定是忙她口中说的那个招聘会的事。佳佳是外语专业毕业的,学的是英语,又同时考了法语,第二学位却是人力资源专业。对于这个小姑子,徐颜是高度评价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除了她第一次跟自己照面说了一些模棱两可让她气愤的话之外,在这个小姑子身上真的是挑不出一丁点的缺点。性格外向,活泼好动,同时又挺善解人意的。

    她想到了那个高营长。听刘武说,这个高营长十分的优秀,年纪轻轻就做了营长了,她是真的有心想把他搞定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怎么着都要帮佳佳搞到这小伙子。刘武曾经告诫她不许如此的胡闹,说万一人家有女朋友怎么办?为这个问题,她曾经在酒桌上问过高营长,可有女朋友?高营长虽然脸上都没有笑容,但还是挺老实地回答她:“嫂子,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喜欢我?至今单身。”

    期间,刘武打来电话,说今天回家。这事其实让徐颜又惊又喜但同时也很忧。喜的是,两个人新婚,是应该要多点儿时间,但也奇怪团长姐夫怎么就放人了。忧的是以刘武的性格,一定会连连吃肉,她怕自己的小身板吃不消。

    佳佳一直都没回来,也不知道那个招聘会的事忙得怎么样了。上次她和佳佳忙了一傍晚的饭菜,虽然后来都是佳佳做的,但她也出力了,结果刘武愣是没吃上一口,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学学做菜。这一次她想到了童叶,这个未来的嫂子。童叶和老哥也快结婚了,现在的感情好的不得了,以前自己没结婚时,总是蹭去童叶家吃饭,有时候哥回来也会做饭,她一样蹭吃蹭喝,却会被哥嫌弃,说她嫁人了会被婆家嫌弃死的。她当时没想那么多,结婚了还不是一样过,但是这人啊,婚前婚后的变化还是大的。

    她拨了一组号码给童叶:“童叶,你现在忙吗?”她一直都叫童叶名字,虽然对方是自己未来的嫂子,但是毕竟是同学,让她开口叫嫂子还真不适应。

    “忙,在外面采访呢。”童叶的声音闷闷地传来,电话那边很吵,好像在争执什么。

    童叶是一名记者,她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是业务上确实是一把好手,这让徐颜也为之佩服。心里在想,看来这次她是没办法学做菜了,想着下班回家的时候再打个电话给佳佳,看她忙完了没,实在不行就让小鱼陪她一起去超市。

    还有半小时就可以下班,工作也忙的差不多了,借书的和还书的也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了。她整理了资料,想着该给佳佳打个电话了,正要拨号,手机却突然响了,一看号码是刘武打来的。

    “老婆,你下班了别急着回家,老公过来接你。”

    挂掉电话的时候,徐颜还似在梦中。甩了下脑袋,感觉是自己多想了,刘武就不能过来接她吗?接着整理下班的东西,想着还没给佳佳打电话,就赶紧地拨了一个:“佳佳,现在有空吗?”

    “嫂子,我今天就不回来吃饭了,有急事,你自己先吃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徐颜望着沉默不语的手机,有一刹那的愕然,今天的佳佳怎么了?要说招聘吧,现在应该早散场了,她又是在干吗?那边好像没有嘈杂的声音,反而是听到了一个优美的音乐声,她不是在招聘现场吗?搞得那么神秘,这是要做什么?

    这佳佳,她有事要找她的时候,却跑得没影了,平时却又总在她面前晃悠。

    但是今天的电话似乎特别多,她还没下班,就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童叶妈妈打来的,电话里她哭了:“阿颜,你过来一下,童叶让人给打了。”

    “什么?怎么回事?童妈妈你别哭,我马上就过来。”徐颜急急地挂了电话,也顾不得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跟同事说了一声,就早退了。

    刚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刘武的车子等在楼前,他正站在车子边吸烟。她一直以为他不会抽烟,也这样自动的认为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抽烟的样子,竟然是那样的迷人。不过她不喜欢男人抽烟,因为她小时候对烟过敏,长大了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对烟过敏的,只是她没在他身上闻到过那种烟叶,以为他不抽的而已。

    他一看到她下来了,急忙掐掉了烟,迎上去说:“怎么那么早下班了,我以为你还得等几分钟呢。”脸上有着被抓包的尴尬。

    徐颜已经没有时间去关注他抽烟的问题,也没时间去跟他讨厌这个问题了,她现在着急的是童叶在医院的事,也不跟他啰嗦了,直接跳上车子说:“快开车,去市医院!”

    赶到医院的时候,童叶已经醒过来了,童妈妈正抱着她哭呢。也在医院里,徐颜看到了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那就是郑睿,这个男人跟她哥抢女人,就是跟她有不共戴天的仇。

    “怎么了,小颜?”刘武一看徐颜的表情就不对,急忙拉住她。

    “阿武,我不想看到这个男人,请他出去,否则我会‘亲自’赶人。”她咬牙切齿地说着,特意加重了“亲自”二字。

    刘武了解徐颜的脾气,知道这个时候她要发飙了,再不制止住,后果可能不堪设想了,便抱住她说:“小颜,别生气了,这是在医院里,要冷静,知道吗?”

    徐颜气得都要冒烟了,指着郑睿骂:“知道吗?这个家伙曾经轻薄过童叶,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她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自然说什么。

    这个时候童妈妈已经往这边看了,眼中有着疑惑还有不解。

    那郑睿却满脸堆笑:“徐小姐,我们是不是有所误会?”

    徐颜骂:“误会你妈个头!我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当初我就应该把你踢成太监!”

    “你们别吵了。”一直没说话的童叶开口了,她的心情很糟,望向郑睿说,“你可以走了,这里有我妈和丫头照顾我,你应该很忙,走吧。”

    “童叶都叫你滚了,你还不滚,是不是想让我赶你啊?”徐颜的口气很冲。

    也难道徐颜会生气,这个郑睿追着童叶也就算了,当初还打算对童叶欲图不轨,当时被她用高跟鞋踢了,差点就踢了他的命根子,所以她对他的仇恨是可想而知的。童叶是她哥的女人,任何人都别想动歪歪肠子,更别说意图轻薄了。

    郑睿好言劝了几句童叶,就离开了,但是在走过徐颜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谁娶谁倒霉。”他这话一出,不但冲着了徐颜,也让刘武心里有丝儿不快。

    “还说,信不信我揍你!”徐颜咬牙切齿地说。

    郑睿却在她的拳头挥出去之前逃离了,他和徐颜就是八字不合,第一次照面的时候两人就动舞上的。不过他跑出病房的时候,听到了后面童叶小声地道谢:“郑睿,还是要谢谢你。”声音很轻,但是听在他耳朵里不知道是喜还是怒。

    这个时候童妈妈开口了:“阿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说话这么冲,对吧,小刘?”

    刘武却微笑:“阿姨说的是,小颜其实没恶意的,她就是性子直。”

    徐颜却不依了,反驳说:“童妈妈,你还真冤枉我了。这姓郑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当初还……”她正想告诉童妈妈郑睿所做的恶事,却接受到了童叶那示意的眼神,自己的手臂也让刘武拉紧了,都在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想了想,她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小颜,你不要这么说小睿,这孩子挺好的,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童妈妈可没想那么多,在她眼里郑睿和徐颜都像她的孩子一样,她谁也一样。

    徐颜接受到童叶的眼神之后,也不再说郑睿的事了,毕竟童妈妈对郑睿的印象很好,如果她说了,真的有可能物极反之的事情发生。她坐到了童叶的床边,看着她的脸伤得都肿起来了,头上包着纱布,关心地问:“到底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样?”

    “是我采访任务的时候,被民工打的。不过也真亏了郑睿,要不是他,可能我现在已经残了。”一想起当时的情景,童叶就觉得可怕。

    一听到郑睿的名字,徐颜“切”了一声,在翻白眼。

    童叶虽然伤的不轻,但是也没太严重,只是看着吓人点。徐颜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先不告诉老哥了,以老哥对童叶的那个宝贝劲了,可能真的会发飙。童叶当天就出院了,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暗了,大家却都还没吃饭呢。

    “走,去我家吃饭,我下厨。”童妈妈招呼着两人。

    “阿姨你也别回家忙活了,还是我们四个找个地方吃吧,今天我请客。”刘武却道。

    “是啊,童妈妈,你回家还得做饭,还是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吧,现在都那么晚了,也别忙活了。”徐颜附和着刘武的声音。

    说是随便找个地方,其实也不是个随便地,虽然不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却也是有名的海鲜城。N市是个海滨城市,这里别的东西没有,海鲜却是又便宜又美妙。海鲜城位于市中,里面有很多中高档的海鲜楼,厨艺都是一流的。但是他们考虑到童叶刚受伤,吃不得海鲜,毕竟海鲜会对伤口不利。所以在选菜的时候,就多为童叶考虑了,不但上有海鲜,也上了其他的菜。

    这一顿饭吃的,花了不少的时间。酒足饭饱之后,刘武开车先把童叶母女送回了家。对于刘武的考虑周到还有热情与温柔,童妈妈是相当满意的,直夸徐颜嫁了个好丈夫。

    童妈妈的夸奖,让徐颜很受用,心里甜滋滋的,谁让她嫁了一个好老公呢?坐在刘武的车上,她在副驾驶上不想动弹,因为吃得太饱了,她得消化消化呢。

    刘武在一旁见了,笑容爬上了他的脸,凑过去就想要亲她,却被徐颜的手挡住了,她闭着眼睛说:“好好地开你的车,我的生命可是捏在你的手心里。”

    刘武哈哈地笑开了,一踩油门,加快了速度,他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赶紧回家,可以亲亲他的宝贝,做所有夫妻的合法的那点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抽的很*,一直登不了后台,也更新不了。今天页面也不正常了,一直拍板,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童鞋们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