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从来没想到,做个爱也能把自己疼成这样,如果早知道这样,打死也不会让刘武碰她。

    当时的她被刘武攻开阵地之后,她哭喊着,当时刘武确实已经停下了,弯□帮她察看伤口。但是伤痛在那里面,他如何检查伤口?只看到她□流了很多血,这流血事件,倒是把他所有的*都给吓回去了。

    “你别碰我。”徐颜拿泪眼瞪他,如果他真的敢在这个时候强上她,她一定会把她踹下床。

    这个时候的刘武哪还有*去折腾徐颜?自己的性福重要,但是徐颜的身体更重要,他看不得她哭,她一哭他的心神就全乱了。

    “让我看看,我不碰你。”刘武温柔地安慰着,制住她的两条腿,以免她一个动气就踹上了,一边扒开她下面的嘴巴想要看看里面伤成什么样了。

    徐颜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就捶向了他的肩膀,但是他身上的肉好硬,打着打着她的手就疼了,干脆她就咬上了他的肩膀。

    刘武皱了皱眉,她的啃咬,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但是跟她那喊叫的疼痛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他没有吱声,任由她啃咬与捶打着,他不生气也不躲避,扒开下面的口子,却看到了那里面涌出的血。那道门隐藏的很深,他看不到有多重的伤,但是那血还是说明了他把她伤得很严重。他心疼了,不是因为自己被打断了那好不容易得来的阵地,而是因为他爱着的女人被他弄务了。

    他闷声不吭地跑回了浴室,没一会儿,他已经拿来了一块沾了水的毛巾。回到卧室的时候,徐颜已经曲着身子痛苦地坐在了床上,那燎火的身材因为她的坐姿,完美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说不动心是假的,说没有任何的遐想也是假的,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去伤害她了,毕竟是他让她这么痛的。

    跪坐在她的面前,他小心翼翼地扒开她的腿,然后温柔地为她擦起了血迹。

    这个时候的徐颜,本来还有点儿恨他的粗暴,也在他为她擦血之下,暴躁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也在他的擦拭中有了异样的感觉。

    这一夜,徐颜和刘武相安无事,他拥着她什么也没有做。只不过,他却不让她穿上衣服,一定要她就这样□裸地躺着,同样的他自己身上也是没有穿半件衣服,他很有理由,说法就是:“我们是夫妻,本来我们应该经历一番那肉搏战的乐趣。既然我们现在干不了那事,你就别去考虑穿衣服的事了。”

    她如果反抗,是无效的,不管她怎样的反对,他总有理由压制着她。最后,她也放弃了跟他讲条件,□着身子就□嘛,只要他不会变身为狼就行,因为她实在吃不消他再折腾了。所幸的是,他除了那次攻占阵地之后,就没再见他干那事了,这让她心里多少是安慰一点的。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半夜的时候刘武曾经悄悄地起来,冲进浴室洗过冷水澡。因为不想让她知道,所以才会选择半夜去。现在这大冬天的,虽然室内的温度不低,有暖气着保护着,但是当那一股又一股地冷水冲向身子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所有的热度也在瞬间消失。

    回到床上的时候,徐颜睡的很甜,嘴角上挂着满足的笑容,他俯□轻轻地吻上她的额头,却被她翻身一压,已经被她压在了身下。他以为她醒了,但是看她的眼睛却是闭着的,这才知道她这这动作只是说明她是无意识的。却不知道,睡梦中的徐颜,却生气地在梦中对他又捶又打又咬,只想出王口恶气。

    徐颜是被一声集合号吹醒的,一看床边,早就没有了刘武的影子,也不知道他上哪去了。他们这幢宿舍楼就在办公楼的后面,下面就是其中一个训练场,而那边此时正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呐喊声。

    好奇心使然,她下床往那窗边走去,轻轻地撩开窗帘,却见到了楼下士兵们正在操练,好像在那群受训的士兵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眨了眨眼,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揉揉眼睛,那熟悉的身影却不见了,只有那一排排的方阵。

    早饭不是刘武送来的,而是一个小兵。幸好她已经起床了,否则自己就丢脸丢大发了。

    刘武一直都没有出现,不知道在忙什么,她刷了牙吃了早饭,就下楼去了。衣服是朱大姐带过来的那套,她自己的衣服还晒着,昨天刘武晚上趁夜洗的,并没有干。

    这个时候的徐颜走路都是怪怪的,好像瘸着,又好像不是,走路是歪歪斜斜的,每走一步下面就会疼一下。此时,徐颜又恨上刘武了,让她如此的痛苦,他就不会怜香惜玉吗,还那么用力地顶她,虽然后来半道上退了出来,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了。

    虽然嘴里说要恨他,但是下楼的时候她还是在寻找着他的身影,去过他的办公大楼,人家警卫说不在,训练场也没有他的身影,不知道他干吗去了。

    “小颜?”身后有人喊她。

    徐颜回头,却见到朱大姐在不远处望着她,她急忙奔上去,握住朱大姐的手说:“大姐,多谢你帮我买的衣服,我等下回房拿钱给你。”

    “看你,买个衣服还给什么钱?我也不知道你穿多大码的衣服,本来想直接去你家帮你拿的,但是想到你家小姑子可能不在家,所以干脆就帮你买了一套。”朱大姐拉着她坐到了训练场边上一个石头上,问她,“昨晚过得好吗?”

    “不好。”徐颜倒也干脆,直接就说不好。

    她和朱大姐关系好的像一个人似的,所以也不会瞒着朱大姐什么事。

    “是不是他昨晚太猛了,把你累着了?”朱大姐暧昧地问着。

    徐颜的脸一下就红了,微嗔地说:“大姐,你说什么呢?”

    “在姐姐面前你还瞒着,大姐又不是外人,告诉我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朱大姐笑着说。

    徐颜害羞地说:“我们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发生?怎么可能?”朱大姐很不相信,当时耿团长回来的时候报告,说当时刘武连衣服都穿反了,足以证明当时一定发生着一场惊天地的火山大事。

    “真没发生什么。”徐颜再三摇头。

    朱大姐望了一眼她的腿,还有她刚才走路的别扭,不敢相信地说:“那你的腿怎么了?走路一拐拐的,你别告诉我你是从床上摔下去的?’

    徐颜的脸唰地一声红到了脖子根,很想说就是从床上摔的,但是她这话连小孩子都不会信,便作罢了,点头说:“我们确实经历了那事,但是我保证我们后来什么也没发生。他一看我疼得大哭,就马上退出来了,之后便没再要我。大姐,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没有再发生。”

    “看你急的样子。这小武子对你可真好,关键时候还能刹车,当时我家老耿和我的那晚,不管我怎么哭怎么喊,他愣是坚持到了最后,结果害得我疼了一星期才见好,当时我掐死他的心都有。”

    徐颜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吐了吐舌头,觉得还是耿团长彪悍,跟姐夫比起来,她家的阿武那简直是温柔到了极点了。所以她不再恨她的阿武了,等他回来好好的奖励他。

    两个女人坐在训练场边上的石头聊了好久,一连看着训练场上的帅哥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着话,大家都往她们这边看,两人却全不当一回事,该聊的聊,该笑的还是笑。

    “今天阿武不知道去哪了,团部也不在,训练场也不在。”说着,无意中徐颜提起了刘武。

    “他们去越野五公里了。”朱大姐回答了她的疑问。

    越野……五公里?徐颜咋舌,直觉得那五公里在她眼里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怪不得一直找不着他的影子,只是不明白他一个政治型的主官怎么会去跑步了?

    “上级有指示,政工一屡都得考核,所以老耿抓着他们重敲呢,听说考核训练期间,谁也不许回家,我家老耿带头作用,第一个没有回家。”朱大姐解答了她心跳的疑问。

    怪不得他那天没有回家,后来也一直没回家,问他他也不说,只说这是军事机密,但是考核而已,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有必要隐瞒吗?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为刘武担心起来,他离开基层好长时间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考核,朱大姐说升职与否,跟这个考核挂钩了。

    “小颜,你今天有空吗?”朱大姐突然问。

    “今天我放假,也没什么事,阿武又不在,很闲。”

    “陪我去一趟医院好不好?我今天早上拿孕纸测了测,好像怀孕了,想去医院确定一下。”

    “怀孕?真的吗?大姐,太好了,你们结婚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怀上,姐夫知道了吗?”徐颜却比自己怀孕还高兴。

    朱大姐和耿团长结婚这五六年来,一直都没有怀上,听说早些时候耿团长还是营长的时候,他们怀过一个孩子,当时朱大姐正是事业的创业期,当时正在评优秀教师,她心里已经倾向了事业,所以就把孩子给打了。当时想,自己还年轻,怀个孩子很容易的,但是事业却不能马虎,结果这一流产一直都没怀上。他们用了很多的办法,一直都没办法怀,甚至作过试管婴儿,依然不成功,两人已经商量着打算去领养一个孩子了。如果这个时候朱大姐确定怀上了,那最高兴的莫过于耿团长了,他想要一个孩子都想疯了。

    “他还不知道,我没告诉他。我也是因为例假推迟了,最近又嗜睡,所以想着用测孕纸试试,没想到测出来两条红线,但还是不敢保证,所以想着去医院确定一下。”朱大姐此时的表情却异常的冷静,相反徐颜却有点儿兴奋过头了。

    “好,我陪你一起去。走,我们现在就去。”徐颜也顾不得自己现在走路歪歪斜斜,拉着朱大姐就走。

    去了医院,徐颜比朱大姐还紧张着,朱大姐反而冷静地坐着,等着排号检验。当终于排到朱大姐的时候,徐颜的手心里全是汗,而当一切都确定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兴奋地抱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童鞋们啊,现在*在严打啊,我可是顶着严风给你们上肉的啊,现在越想越后怕,头顶那两道黄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啊。

    这一章没有肉,其实原因有多个,黄牌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徐颜这样疼了之后,以刘武的性格确实不会继续下去,要不然就太不像刘武的温柔性格了,而以徐颜火爆的性子,如果刘武再继续的话,她极有可能把他踹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