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三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如此亲昵地依偎在一起,眼睛里只有对方,正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特别是徐颜,害羞地低着头,他喂过来的时候,又马上抬头,样子十分的羞涩。

    窗外的树上有鸟鸣声,似乎在为两人的冰释前嫌而愉快唱歌,在树上跳跃着,欢快而热闹。

    部队里都是男人,又有多少女人让人看到,所以连这里的鸟儿都觉得女人都是最美的,都想要多看两眼。有一句话叫,军队没女人,见着母猪也觉得是西施,这话虽然有点儿讽刺还有自嘲的味道,但却也道出了军队的实情。

    今天训练的士兵什么的多,而且很不巧的都集中到了卫生队方向。时不时的,会有战士从窗外经过,喊着军人那种特有的口号,一队又一队的经过,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正好从窗前经过,今天的战士特别的多。还有几个,竟然往里面看,被刘武这眼睛一瞪,他们又摸摸鼻子离开了,但是这样成队的战士并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多的趋势。

    徐颜看着温柔地一口一口送粥过来的刘武,欲言又止,不知道应不应该问。如果问了,他会不会觉得她傻,会不会笑话她呢?但是不问,心里实在憋不住,她性子急,是一个心里有事就藏不住话的人。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一定能治好掉晕针这疾病?”吃饭的当口,徐颜还是忍不住问了。

    她向来好奇心就重,就算没有什么事,只要引起了她的注意,她都有一种打沙锅问到底的冲动,何曾这本来就关系到她自己的事。

    她这个病已经二十多年了,一直都治不了,她也曾经想过克制,但是一看到针头,她就会浑身发毛,然后心里就跟针扎似的,眼前就会糊涂,然后心跳加快,发闷气喘,人就晕了,每次见到针头都如此。

    徐妈妈曾经问过她,平日看你胆挺大的,为什么一打针就晕?她的回答是:“我看到针头害怕。”是的,她不害怕任何的事,就唯独看到这小小的针头就会心悸,就会恐惧,这病说是五岁开始,其实怎么开始的她都不知道。

    这事,除了父母,连哥哥都不知道,她一直都隐藏的很好。这样的事说出来其实挺丢脸的,如果不是这次她病重,被刘武硬抱着上医院,她情愿这件事就埋藏在心底,,隐藏在回忆里,永远都不要让他知道,因为她不想被他取笑。但是结果,他就这样毫无意料的知道了,不但知道,还帮她把这陋习给克制了,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但是当时她也是好奇。

    “这不是病,我早说过了。来,张嘴。”刘武吹了吹米粥,喂了她一口。

    “谁说那不是病……好吧,就当它不是病吧,那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一定能克制掉这个……嗯……疾病……习惯?”结结巴巴地,终于把那句话问完了,问完才发现自己干吗要结巴,干吗要心慌?

    “因为那不是病。”刘武很干脆的说。

    这问题又给绕回去了,徐颜有些儿生气,他说话太有技巧性了,不愧是干政工的,三言两语就把问题又扔给了她。她干脆把他捧在面前的碗一推,冷着声音说:“你还跟我卖关子,我干吗一定要知道,不就是克服晕针的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看,才没两句,温柔的面具就被撕开了,你刚才怎么告诉我的,说你一定会改掉火爆的性子,现在怎么又恢复回去了?”刘武又喂了一口。

    徐颜别开脑袋不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改掉我的脾气?你说不说?”

    “你之前装晕的时候不就是……”看到她又一个怒目瞪过来,他急忙改口,“这还不简单吗?晕针它就不是病,只是一个人心理的因素,这就跟恐高症是一个道理的。当一个人有恐高症的时候,他为什么会恐高,是因为他的视线从高处往下看,心理就接受不了了,然后出现头晕、气短、胸闷的感觉,而要克服它就先得从视线开始,当你慢慢适应了这个视线的改变,那么你就能克服恐高症了,而晕针也是同样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当我跟你争吵的时候,其实就是起到了转移视线的目的,而因为眼睛没有盯着针头,那种紧张感就没有了,所以当针进入身体的时候,其实就跟平时被蚊子咬了一口差不多,所以也就没有出现晕针的情况。”徐颜皱着眉,很快理解了刘武表达的意思。

    刘武摸了一下她的头,夸她:“我家小颜真聪明。”

    “去,你都说到这份上,我要还不知道,那我不成傻瓜了?”

    刘武憋着笑:“你现在才知道啊?”因为忍着笑,脸上的肌肉有点儿抽搐,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憋着笑的表情,在徐颜眼里怎么那么像嘲讽?她生气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微嗔地说:“讨厌,你取笑我,我不理你了。”

    刘武再也忍不住了,大笑了出声。在他眼里,此时的徐颜太可爱了,脸微红,眼微瞪,嘴巴嘟着,真想上前咬一口。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徐颜被他这一笑,脸更红了,握起那只没有被吊点滴的手,用力地捶打他的胸口。

    刘武止住了笑,也放下了那只装有粥的碗,碗里还有半碗粥,此时他已经喂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心他的胃口都已经被眼前这个小女人给吊足了。他轻轻地喊了一声:“小颜……”

    徐颜正跟他生气着,突然听到他这一声喊,惊讶地抬头,却见到了他的面越来越近。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伸出手想要拍上他的脸,打算将他拍开,但是他好似知道她要干什么似的,双臂一张,已经将她抱在了怀里,一手扣着她的下巴,嘴巴就凑了上去。

    “手……”徐颜喊了一声,她的手还吊着点滴呢。

    刘武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从结婚到现在,他真正跟妻子亲热的时间几乎没有,这今天好不容易有了亲热的机会,可以来个鸳鸯浴,顺便在浴室里把她大吃特吃,没想到她竟然病了。他心里已经藏着一肚子火了,现在虽然正餐吃不着,点心总得让他尝一口吧?

    他扑了上去,好像很凶的样子,惹得徐颜咯咯直笑。她还没笑够,就被刘武扑倒了,他小心翼翼的不碰到她吊点滴的,然后低头吻了上去,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阿武,窗没关。”被夺走红唇的一瞬间,她突然想起了这是卫生队,虽然房间中没有其他人,但是窗户好像没关。

    刘武已经亲向她的唇了,听到她的嘀咕,回了一句:“还关什么窗户,他们还管我们夫妻亲嘴。”

    徐颜单手拍向他的胸口,但没几下就被他征服了,又想起另一件事,说:“阿武,会有人进来,门好像没关。”嘴巴被他含着,说的话就含糊不清。

    “你这个小妮子,亲嘴了还有那么多想法,进来就进来。”刘武将她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不让她再有机会想东想西。

    徐颜的心陶醉了,所有的理智也在他的亲吻之下,如烟花冲上天空一样,被击得一点不剩了。而*也是来得又急又猛,好像那冲岸的海浪,你想要阻止它是不可能的,因为它能将两个人的所有的温度急速升高。

    “阿武……”她喃喃着。

    两人的身影叠在了一起,融合着夕阳的美丽,连窗外的鸟儿都不敢鸣唱,害羞地飞走了,也怕打扰到这一对小夫妻之间的亲热。

    “小武,我……”门突然被推开,耿团长那心急火燎的身子就势已经冲了进来,但刚冲进来他就呆住了。

    两个亲嘴的人一怔,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轰!徐颜只觉得脸上一热,像傍晚的红霞一般,整个脸都烧了起来。

    刘武回头,却见到了耿团长那圆瞪的眼睛,还有微张的嘴。

    “我走错房间了。”耿团长反应过来,掉头就走。

    刚到门口,又相起了什么,重新折了回来,看了看房间的牌号,又看看房间的布置,自言自语地说:“没错啊,卫生队就这么几间房间,我看着是这间没错。”

    刘武已经从徐颜身上起来了,脸不红气不喘,一点也没有因为亲热被抓个正着而难堪,戏谑地说:“团长,这么年轻就得老花眼了?”

    “臭小子,我是你团长,你敢用这态度跟我说话?小颜,你得好好教训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耿团长将手里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拿了条凳子坐下。

    徐颜因为自己和刘武的亲嘴被抓正着,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再大胆再不怕羞,此时也已经害羞得不行了,耿团长这样一问,她就低着头,嘴里“嗯嗯”地应着,心里却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

    “小颜,你咋就病了呢?”耿团长好像早忘了刚才看到的情景,关心地问。

    “你还说,要不是你训练我,小颜会冲进泥水里吗?不冲进泥水里,她会受寒感冒吗?”刘武对他就没好口气。

    他们两个,以前是上级下属的关系,刘武是耿团长的老部下,现在调回原单位,依然是耿团长的手下,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只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了,而是生死兄弟的情谊。在工作的时候,他们严守等级观念,两人都严肃对待工作上的事,但是下班后两人就跟兄弟一样热热闹闹,一点也没有那种下级见上级的惶恐。

    “阿武,别说了,哪有你这样跟姐夫说话的。”徐颜这时已经抬起了头,瞪了刘武一眼,让他不许这样对耿团长说话。

    耿团长突然眼尖地发现了徐颜脸上的红晕,说:“小颜,你这高烧发的可真厉害了,连脸都红成这样了。”他真的有一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感觉。

    被他这么一说,徐颜的脸更红了,迅速地低下头,只露一个脖子给他们看。她在心里已经骂了刘武一百遍了,让她在耿团长面前这么丢脸,团长知道了,朱大姐也一定会知道,这让她以后怎么见朱大姐啊。又在心里把他痛骂了一千遍。

    “行了,你看病也看完了,东西也送到了,该走了吧?”刘武很“心急火燎”地下了逐客令。

    “得,这板凳还没坐热,就开始赶人了。”耿团长啧啧地说开了。

    “切,我家徐颜生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边我们还有事,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先走吧。”刘武的脸色很臭,有好事被打断的不爽。

    耿团长心领神会,他又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他进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在做什么,别以为他没有看到,但是现在老子还就不走了。你们不是想重温亲热吗?老子就坐在这,想亲热没门,等着以后慢慢享受吧。

    看他的表情,刘武就知道他一时半会也不会走了,没办法,谁让他是他的头。叹了口气,拿过之前话在柜头上的粥,有点儿冷了,他三两口就把粥吃了,又人保温瓶中把粥倒出来,专心地开始了他的喂粥之旅。

    耿团长好笑地看着他们假装正经的样子,表面装做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实则心里已经笑翻了。

    “老耿!”朱大姐人未到声先到,随着声音的到来,她已经走了进来。

    “老婆。”耿团长之前还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一听到老婆的声音,马上狗腿似的跑了过去,不停地赔着笑容。

    刘武摇了摇头,没见过这么狗腿的人,这老婆跟个太上皇似的,能不能别做得那么刻骨,好像怕全团的人都不知道他怕老婆似的。

    “你摇头做什么?人家夫妻俩感情好不行吗?”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徐颜小声地咬着他的耳朵说。

    朱大姐推开耿团长开门的手,走到了病床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说:“小颜,我也不知道你适合什么衣服,你的身材比我略小一点,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你就先将就着穿吧。”

    耿团长又马上狗腿的想要接过朱大姐手里的袋子,却被朱大姐一瞪,又缩了回去,她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来掺和什么?”

    朱大姐话一出口,耿团长那原先带喜的表情立马如泄了气的皮球,蔫了。

    徐颜和刘武看着,都忍俊不禁,特别是徐颜,捂着嘴轻笑。

    作者有话要说:童鞋们,阿夜又开始更新了,因为有一个读者问我,生日就更新吗?她生日更不更新,我当时就答应,更!所以阿夜不能不遵守诺言不是?那个叫xiaoyu 的读者,阿夜遵守诺言更新来了,先说一声生日快乐!

    那个啥,下面的呼声好小,阿夜打滚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