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坐在病床上,头歪在一边,刘武正在给她喂粥。这个时候的徐颜特别的乖,老老实实地坐着。回想起刚进卫生队的情景,她突然觉得刘武也不是一向都温柔的,也有他霸道的一面,要不是他霸道的硬要她打针,现在她能输着液吗?

    这次去卫生队,徐颜死活不愿意打针,她说自己有晕针的现象,从小到大生病了都是以药处理,没有过一次打针,因为自从五岁打针晕过之后,徐爸徐妈就不敢给她打针了。

    “你怎么会晕针呢?这针头有什么好怕的?”刘武对她晕针的现象很不理解。

    “我从小就晕针,所以我从来不打针,再苦的药我都只吃药。医生,你就给我开退烧的药吧。”徐颜很害怕针头,所以不管怎样都不答应打针。

    刘武却哄着她:“听话,打一针就好了。打针没那么可怕的,也就是蚊子咬一下而已。”

    徐颜跟他较上真了,不管他怎么哄,她就是不愿意打针,她这心理恐惧从五岁开始就没有克服掉过,这么多年她还不是这样过来了?

    “这不是病,只是你心理的一种恐惧而已,心理的病是可以克服的,听我的,这次你一定能克服掉。”刘武虽然哄着她,但语气已经强硬了起来。

    刘武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如果他决定了的事情,是一定要施行的,不管施行的过程有多么艰难。在他认为,徐颜这心理疾病一定要医治,晕针?这算哪门子的病,他就不信了,她还克制不了。

    “刘武,你不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徐颜瞪着他,但是在他眼里,她这瞪着眼的样子却是分外好看,反而增添了一种可爱。

    刘武抱住了她,一边对医生说:“周大夫,你打吧,她病这么厉害,只凭药怎么行。”

    徐颜很想挣脱他的钳制,但是她的力道怎么比得了刘武?他只凭一只手,就钳制了她两只手,另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腰,不让她有丝毫的挣扎。徐颜有些儿生气,他凭借着男女力量的悬殊,就只会欺负她。她都说了她不能打针,会晕针的,他还偏偏这样管着她。

    “刘武,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让一个晕针的人去接受一个不可能达到的任务,你……”正叽叽喳喳地说着,却突然发现刘武钳制她的力道减弱了,她以为他松懈了,却听到一个声音说:“好了。”

    什么好了?她正纳闷期间,却已经见到刘武缓缓地放开了她,正用一个戏谑的表情看着她,嘴角不停地憋着笑,也正因为这憋笑,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滑稽,他笑问:“这不是不晕了吗?”

    “什么?”徐颜的脑子呈现空白状,一时之间没明白他话的意思。

    刘武也不说话,她的表情真的好可爱,让他想笑又不敢笑,怕她生气,只得手指了指她的手腕,意思是让她自己看。

    她惊讶地顺着他的手势望过去,却见到了周大夫正在帮她贴医用胶带,而那针头早就已经扎进了她手背的肉里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这起码针扎进肉里起码得疼吧?但是一看到这针头已经扎进了她的肉里,她心里一悸,状似晕了过去。

    在她身子倾斜地一刹那,刘武已经抱住了她,用手轻拍她的脸,说:“行了,别装晕了,这针都已经扎进去了,你现在才记起来要晕针,已经晚了。”

    徐颜一动也不动,躺在他的怀里好像已经晕过去的样子。

    “你爱人真的晕过去了?”周大夫的声音里有着愕然。

    刘武却笑笑,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出声,接着凑近她的耳朵说:“你这眼睫毛都在动呢,别装晕了,要表现柔弱的方式不是你这样表现的,你首先得改了脾气才行。还装呢,周大夫可是说了,你再装晕,等下可是要打屁股针……”说着,他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屁股,给了她一种假象。

    “啊……”他这话音还未落,徐颜就突然跳了起来。这一跳起来,看到了刘武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上当了,气得脸都绿了,手指颤抖地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你……”

    刘武将她的手指包容在手掌里,朝她一笑:“我怎样?”

    徐颜气鼓鼓地说:“你怎么可以骗我?”

    “我要不骗你,你能醒过来吗?晕针这病不难治,你看你自己不是就没晕吗?”刘武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两人就这样对恃而立,一个站在床边,另一个坐在床上瞪着他,气势很强,但是旁人却觉得两人分明就是在打情骂俏。

    周大夫笑了笑,端着盘子就出去了,这一对年轻人之间的情感,让他觉得自己已经老了,什么时候已经好久没有陪老婆逛街了?想想,自己确实应该要好好地陪陪老婆,光阴似箭啊,一眨眼,可能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到那个时候再想要陪陪家人,就太晚了。

    周大夫出去了,将一片蓝天让给了这一对小年轻人。

    窗外的阳光缓缓地洒进病房,照在徐颜那张红通通的脸上,那双金子一般的眼睛,此时正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虽然那眼睛瞪着,但是在刘武的眼睛里,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兴奋感。此时的徐颜,在他认为像极了三年前那个青春的女孩,那个朝着他大吼大叫,但是却又有点儿心忧郁的女孩,那个让他的心一直揪着、心疼着的女孩。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也许两个人早结合了吧?如果不是这次两方人马同时为他们介绍,那两人是不是就错过彼此了?

    情到所处,他缓缓地摸上了她的头发,宠溺地望着她兴奋的跳上跳下的样子,心尖里有一股暖流,一股说不出来的爱意,正冲击着他的心肺。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徐颜讲了许久,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在听,而是痴傻地望着她,好像思绪早就飘飞十万八千里了。

    此时,夕阳照在两人的身上,洒出一股光圈,那种光圈有一种噬人的情怀,那是蓝天里的梦想,是所有人都奢望的情怀,那种欢快的、吵闹着的情景,不得不说是一种情感的交流。不知道谁曾经说过,夫妻两人最真挚的感情,其实就是吵闹中度过人,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吗,打是亲骂是爱,这句话此时应用在徐颜和刘武的身上,不正是贴切的体现吗?不是冤家不聚头,聚了头的就是那一对情感飞涨的有情人。

    “你看着我做什么?”徐颜叽叽喳喳地说着,却发现刘武根本就没有搭话。

    那道目光像一道温暖的阳光,顿时沐浴了她整个心,她再能闹此时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他的目光太柔,她就算有再大的火气,也在他的目光浇灭的干干净净。

    “你……”她舔了舔嘴唇,所有的话都给退回了喉咙,咽下了肚子。

    刘武突然就抱住了她,贴着她的耳朵说:“好了好了,不晕针就好了,你这陋习改掉了,这是好事。”

    “你刚才凶我。”徐颜委屈地直掉泪。

    刘武愣了愣,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笑,取笑我,我不理你了。”徐颜生气地别过身子,躺在床上,打定了主意不理他。

    刘武过去抱她,却被她肩膀一缩避开了,他打趣:“还生气呢。”

    “你刚才凶我。”徐颜伤心地努了努嘴,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着。

    刘武憋着笑,然后起身,对着徐颜一鞠躬,接着故做沉痛的样子,说:“老婆大人,是小的不对,小的刚才语气太硬,也太爆,凶着我家老婆大人了,请老婆大人原谅小的过错,是小的不是。”说着,又鞠躬了一下。

    徐颜看着他,他那滑稽的样子,让她噗哧一声地笑了。这一笑就如青春里绽放的花朵,一下子就吸引了刘武的目光,他那调皮、戏谑的表情不见了,目光变得深情了起来。

    徐颜却因为他这深情的注视,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知道是高烧烧的,还是被他这目光刺激的,那脸蛋上的红晕,是眩目的光彩,吸引刘武的光彩。他的心颤动着,缓缓地上前,视线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亲上她的唇。

    徐颜的心跳也加快了,她知道刘武要做什么,也不想去拒绝他的行为,因为她的心也被刘武的靠近而吸引,脸更红了,低着头,害羞地说不出话来。

    “首长,您要的粥……”门突然被推开,炊事班长冲了进来。

    徐颜和刘武亲吻的动作,就这样停在了那相隔两毫米处,像被定住一样,谁也没有再靠近。

    炊事班长这一冲进来也没有想到会见到这样火爆的镜头,顿时尴尬地不知道手往那摆了,回过神来立马掉头,想要离开这让人难堪的场面。

    “回来!”他才刚一掉头,就听到了背后一声吼声。

    他站住了,但不敢回头,结结巴巴地说:“首、首长,我……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什么也没……看到……”但是他这话一出,让人不相信他没看到都难。

    “转过来。”刘武的声音很严肃。

    “我……我……首长,我错了……我真没……我发誓,我会把刚才的……全忘光……”他的声音更加的结巴了。

    “我叫你转过来,听命令。”刘武的声音中有不容反抗的味道。

    徐颜看着板着脸的刘武,觉得现在的刘武好陌生,不像她平时看到的那个温柔男人,此时的他太过于严肃了。

    炊事班长僵硬着身子转过来,朝刘武露出一个笑容:“首长……”

    “煮的什么?”刘武脸上根本没有那种亲热被抓个正着的尴尬,反而问他菜的事。

    炊事班长朝刘武敬了个礼,回答:“报告首长,我怕嫂子吃不得油腻的,所以煮了粥,还有一些清淡的,但是营养并不会落下的。”说着,把食盒交给了刘武。

    刘武打开食盒,看了看盒中的饭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行了,你走吧,记得把门带上。”

    炊事班长再行了个军礼,急急地冲出了病房,走之前也不忘把门关上。

    刘武这才回过身,把食盒放在小桌上,然后一样一样的把菜拿出来。

    徐颜望过去,粥是那种清粥,里面什么也没有,菜也是捡最清淡的选,就像炊事班长说的,她现在生病着,油腻之类的不合她胃口,主要讲究的就是清淡,能让她有食欲。

    “来,我喂你吃。”刘武吹了吹,送了一口喂给她。

    她吃了一口,这粥虽然是清粥,但是味道非常的好,也不知道炊事班长是用什么方法做的,让人回味无穷,她说:“你也吃吧。你为了照顾我,都没有吃饭,肚子饿了吧?”

    “好,我们一起吃。”刘武脸上全是温暖的笑容,让她如沐阳光。

    这一对小夫妻,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很愉快,一点也看不出来,就在刚才两人还打情骂俏过。冬天虽冷,但是他们两人那和煦的气息,却能将冷气慢慢逼尽,让人的心里暖和起来,朱大姐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和谐的一幕。

    作者有话要说:阿夜的三更来了,今天好累啊,三更下来,阿夜快虚脱了,大家有没有点儿鼓励的方法啊?阿夜好可怜的,又要爬榜又要更新,明天听说又有一个读者生日,明天还得更新,乃们就可怜可怜阿夜吧。

    徐颜:臭阿武,竟然骗我,不知道我是要晕针的吗?

    刘武:我没见到你晕针,倒见到你假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