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八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男人强强对恃,就如两虎争斗,必有一伤。但到底是刘武输,还是团长输?其实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团长虽然在抗摔打一面很有威望,但是刘武也不是柿子,可以软捏的。他虽然是政工,但是平时不缺少训练,而且他以前可是一个军事军官,更知道训练的方法,要轻易打败他还是不容易的。但是也要看是跟谁斗,跟团长这一比,大家都知道结果了。

    虽然谁都知道,胜的一方是谁,但是在场所有的人,除了徐颜与团长,谁的心里都有着纳闷:刘副处时候变得这么不禁打了?好像一下子成了团长的沙包了。

    徐颜的心脏都因为刘武被一次又一次摔打在地而揪痛。当团长的一记拳头击上刘武的脸,他摇晃着摔在地上的时候,徐颜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地就下来了,也不管不顾的,人已经冲了上去,也不管自己这样冲上去,会被泥浆给弄脏了,也不管团长的拳头是不长眼的,她的眼里就只有刘武了。

    团长再一个拳头又过来了,而徐颜也在这个时候冲进了两个人之间,那个拳头毫无疑问地眼看就要打在了徐颜的身上。

    刘武看得吃惊,徐颜突然加进来的举动是他没有想到的,所以他现在第一时间就是如何保护徐颜不被受伤。

    在徐颜冲进来而团长的拳头又到的时候,他突然就爆发了力量了。单手抱住徐颜,用力地旋转到了一边,另一只手单手反击团长的攻击,同时已经扫腿踢向了团长。

    耿团长也没有想到,徐颜会这样冲进来,所以当拳头打出去的时候,急忙地往回缩。他是跟刘武练对抗的,不是要伤害徐颜的,如果让老婆知道他伤了徐颜,他这下辈子的性福就全没了,所以收回自己的力道是当前最要做的。

    一个往回缩力道,一个用力想要阻隔住对方打出来的力道,所以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团长被刘武这爆发的力量给踢倒了在泥地里。

    “有没有伤着?”把耿团长踢倒在地,刘武也不关心人家团长伤了没,而是上下检查着徐颜有没有被伤着。

    徐颜伤倒是没伤到,而是被泥浆给溅了一身,把一身漂亮的衣服给弄成了泥衣服。

    这个时候,徐颜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很想说几句话抚平他的担心,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刚才的情景那样激烈,他一次又一次被打倒在地上,她不担心是假的。

    但是真正让她说不出话来,还不是因为被吓的,她的胆子还没这么小,主要是冷的。现在是大冬天,虽然今天天气不冷,有太阳,但毕竟不是春夏能比的,她被泥浆溅了一声,身上又湿又脏,那湿气溅在身上,不冷才怪。她冷的已经浑身在发抖了,心里却还在想:刘武和团长不冷的吗?他们可是被摔打在水里的,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从内到外的湿了。

    “走吧走吧,带着你媳妇快回房去吧,让小颜换一身衣服,可别冻出病来了。但是我只给你一小时的时间,一小时后我在这等你。”

    徐颜这一听就把刘武推开了,虽然冷得只打哆嗦,但还是说:“团长姐夫……你到底想做什么……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想要阿武练什么?我们家阿武还没吃饭呢。”每说一个字,她就冷得打了下牙齿,真的是太冷了,她还没受过这份罪呢。

    看着徐颜这个样子,团长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表面还是得装着冷漠无情的样子:“我就是让他一个小时下来吃饭。”

    这个时候刘武也着急了,他看到了徐颜被冻得发紫的脸,还有不停发抖的身子,他二话没说,已经弯身将徐颜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往自己的宿舍飞奔了回去,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之前被打伤了。

    他们一走。耿团长就把围观的兵给解散了,接着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老婆。”

    “怎么样了?”那边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老婆,你老公我都辛苦死了,你也不慰问慰问。”耿团长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脸状似撒娇的样子。

    “去,就你还需要我慰问吗?快说吧,情况怎样了?”那边的朱大姐关心的可不是老公的情况。

    耿团长叹气,自己在老婆心里的地位真是不如人家小两口子啊,便具实而答:“我按你的指示,单独对刘武进行独训,等着小颜的到来,计划也进行的很顺利,我把刘武给打了。”

    “你真打啊?不会装装样子啊?小颜什么反应?”

    “老婆,不真打,这戏演的不真啊,小颜不是傻瓜,假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啊。”耿团长觉得自己就像是老婆手里的一个棋子,又说,“小颜很心疼的,对着我大吼大叫,看来她是真急了。”

    “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能让小颜心疼,那就离成功不远了。”朱大姐很满意地说着。

    “老婆,我……我差点连小颜也一起打了……”耿团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老耿,你怎么搞的?小颜伤着了?”朱大姐一听这个,急了。

    “伤倒是没伤着,但是你老公我伤着了啊,被刘武那一脚踢的,现在还疼着呢,你也不关心关心。”耿团长的声音里有着委屈。

    “行了,我知道了,少不了安慰你的,你回来后我煮肉给你吃。”必要的甜头还是得给的。

    耿团长一听,眼睛亮了,小声地问:“我能不能把你也给吃了?”在那边母老虎发威之前,他赶紧地把电话给挂了。

    此时的刘武走得很急,徐颜一个劲地在他怀里发抖,他心疼极了,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先回去泡个热水澡。”

    徐颜什么也没有说,乖巧地躺在他的怀里,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看得出来,他是关心自己的,所以她之前那些担忧的心情也没有了,反而很舒畅。在他的怀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心,那种安全感让她心里说不出来的舒服。他是她的丈夫。丈夫这个词,她一直没正视,但是今天在这个部队里,这个词她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也在心里慢慢地正视了。是的,她结婚了,而眼前这个抱着她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悄悄地抬头,他的脸离自己就这样的近,近到都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还有他那皱着的眉。他的脸因为被团长打过,所以有些红肿,脸也因为摔在泥里过,所以很脏,但是那双浓眉紧紧地皱着,却是说不出来的一种味道,吸引徐颜的味道。

    “阿武,我冷。”她轻轻地说着,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却听到了一声又一声有力的心跳声。

    刘武抱紧了她,想利用自己的体温来暖和她,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身上湿的跟什么似的,这一抱紧就更把湿气带给她了。他脚下的速度加快了,这训练场到自己的宿舍,也就几百米的距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感觉特别的远,不知道是自己走的慢,还是真的距离远。

    徐颜的衣服没有全湿,她当时只是冲进训练水塘里,只是那水溅起来泼在她身上的湿意,还有就是两人打架时那种水的飞溅。外面的衣服是湿了一半了,把一件漂亮的职业装给弄得全是泥浆。当时她走的匆忙,所以也没时间换一身衣服了,就穿着职业装就过去了,因为坐公交得花一小时多,她没那么多时间换衣服。这职业装其实不厚,也就普通的那种小西装,不过很普通的一件职业装穿在徐颜的身上,却能被她穿出一种别样的味道来。但此时衣服半湿,贴在了她的身上,虽然不会像夏装一样贴个若隐若现出来,不会走光,但多少也能贴着身子把她完美的身材给勾勒出来。

    “就快到了,马上就可以泡个热水澡了。”刘武嘴里安慰着,脚下的速度也没有放慢。

    很快的,他们已经跑进了刘武宿舍所在的那幢大楼。刘武住的是政治处后面的那幢单身公寓,这楼里的房间都是给团里那些有些儿职务的单身或是没有随军家属的军官住的,条件很好,不似他以前在营部时住的那个宿舍。在这60多平的房子里,有两室一厅外加厨房和卫生间,虽然不能跟他们的那些大房子去比,但是在部队里条件已经够不错了。

    刘武把她从训练场抱回来的时候,其他的兵都看到了,大家都停步观望,眼里有惊讶也有羡慕,毕竟在军营里很少见到美女的,虽然家属也不少,但未婚的并不多,何况是漂亮的女生,而刘武结婚的事,也就团里几个干部知道,下面的兵是很少知道的,所以当徐颜被抱着回宿舍楼的时候,大家眼里的那种羡慕是少不了的。

    一进屋,他随手就把门关上,接着把徐颜放了下来,让她坐在椅子上,对她说:“你先坐会儿,我去帮你放水。”说着就一头扎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