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七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并不知道门口的一切不是巧合,她还在想,原来部队里的人都知道她啊?她以为自己没来过部队,大家都不认识她呢。

    一路从大门往里走,所到之处有很多的小兵经过,也有一些尉官,大家都回头望她,这回头率真是百分之二千啊。她觉得很满足,就更加昂首挺胸了。但是走着走着,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她并不知道刘武在哪。他应该是在办公室吧?于是她问了人家政治处的办公室在哪,就直接地闯过去了,但是很显然,在那大楼下面,她又被人给拦住了。

    “同志,这里是军事重地,你不能进去。”值班室的卫兵,把她拦在了楼下。

    “我找刘武。”大门她都闯进来了,还怕这小小的值班室卫兵?

    “同志,你真不能进去,除非你有团长的特允。”值班室的小兵客气而严格。

    团长?她要有团长的联系方法就犯不着在这跟他们磨叽了。

    “我找刘武有点事。”徐颜很固执地想要进去。

    “同志,你再固执地要进去,我可叫警卫连帮你架出去了。”值班室的小兵一副想要打电话的样子。

    徐颜咬了咬牙,气恼但又不敢真把人家怎样。

    “而且,刘副处并没有在办公室。”值班室小兵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徐颜在气恼着怎样才能进去,听到他这一句,猛地抬头:“不在?你早说嘛。”头也不回地离开,但是刚走到台阶,又想了想,折回来,问他,“知道他在哪不?”

    那个值班室小兵想了想,摇头:“我并不知道首长在哪。”

    徐颜想了想,算了,问他也是白问,她还是自己找吧。但是军营这么大上哪找去?她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在那瞎找吧?团长的号码又不知道,想打电话给朱大姐,又觉得这样挺麻烦别人的,还是决定自己慢慢找。部队是很大的,而且来来回回走动的小兵很多,所以逮到一个问情况是很容易的。

    想到这,她拉住了一个小兵问:“请问,刘武刘副处在哪?”

    “你找我们刘副处?你是他什么人?”那小兵好奇地问她。

    “我是你们刘副处的爱人,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问了很多个小兵,终于有一个知道了:“哦,我看到他和团长在训练场练摔打。”

    “请问训练场在哪?”部队那么大,而且不只一个训练场,她要想找到他还是很难的。

    那个小兵倒是挺热心的,知道她是刘武的爱人之后,就自告奋勇地说:“嫂子,我带你过去吧。”

    这个小兵的热心,让徐颜很感动,她可是在部队转了好几圈了,愣是没找到刘武,能有一个人带路,她心里是感激的。从他们现在所在的位子到那个小兵口中的训练场,少说也要几分钟,所以两人一边走也就一边聊天,基本上是徐颜在问着他,他只是回答而已。

    “你当兵几年了?”一问出来她就后悔了,因为这小兵的肩章挂着是两年上等兵军衔。

    “已经第二年了,嫂子。”果然,这小兵老老实实地回答。

    “老家哪的?当兵苦不苦?”徐颜就纯属无聊。

    “嫂子,我老家是安徽阜阳,当兵不苦,在最艰苦的地方才能培养一个男人的意志力。”小兵那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坚毅。

    阜阳?她有同学是合肥的,挺时尚的一个男生,只不过阜阳是怎样的她确实不知道。还想接着再问,那个小兵突然说:“嫂子,到了,刘副处就在那边,你看。”

    可不是,那个跟泥人一样的,不就是刘武吗?虽然他已经被泥浆给弄得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但毕竟是夫妻,多少还是能从体形大概看出来。而且小兵说过刘武正在跟团长练对打,场上就两个人在对打,其他的兵都站在看热闹外加呐喊助威,耿团长的体形可是比刘武魁梧多了,所以另一个不用想也就是刘武了。

    那个训练场跟一般的训练场又不同,那是一个水塘式的训练场,里面有很多训练的器材,旁边还有障碍器材、横木、攀爬网状器材,等等,而那个水塘也跟别的不一样,里面水不多,也不大,却是泥浆相当的多。

    她正看着,就感觉到耿团长一个横扫腿过去,然后冲过去用手肋压向刘武的胸口。那个动作很快,也很猛,如果刘武不闪开,被击上的话,一定会受伤。这是徐颜感觉的。

    “阿武,小心啊!”情不自禁地,她喊了出来。

    刘武正在全神贯注地对抗着耿团长的打击,应付的有点儿吃力。在这个团部,团长的搏击能力是厉害的,当年他可是参加过全军大比武的,从士兵提干到现在团长的位子,虽然训练少了,但是他还是喜欢跟战士们摔打在一起。

    这次刘武和团长的练对打,是团长提出来的要求,当时他在办公室准备着材料,团长突然就打了电话过来,要他赶紧地去训练场。团长的命令不得不执行,换了训练服就跑出去了,他没有想到徐颜会来找她,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会陪着团长练对打的。

    团长的拳头还有手肋的力量是相当大的,再加上腿部的横扫,他很全力地对抗着,突然就听到了徐颜那一声喊。

    听到这一声惊呼,他心里是有惊又喜,要说徐颜会来部队看他,他是怎么也想不到的。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了徐颜捂住嘴巴惊恐的样子,这时候团长的拳头已经近了,听到团长一声闷喊:“小子,回神了。”回神,团长的拳头就在眼前,这个时候如果他不采取应对措施,他就可能被团长一拳击倒在地。这被摔打,换在平日是很正常的,要知道团长的摔打技术可是一流的,但是此时徐颜就在旁边,如果他被团长打倒在地了,他在徐颜面前的脸就丢尽了。所以急中生智,他身子已经往一旁侧去,同时伸出手臂打算将团长拳头顶住,然后学他的样子用手肋顶向团长的背。但是,他这些动作似乎早在团长的预料之中,那击上胸口的手肋又猛又急,他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胸口迎上了团长那重重地一击。意料中的,他被击倒在地上,摔了一身的泥,这还不够,团长那又重又猛的力道就下来了。

    刘武的摔倒,看在徐颜的眼里,却是那样的刺眼,她的胸口突然就疼痛了起来,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阿武!”

    团长的手肋重重地击打在了刘武的胸口上,刘武咳的一声吐出了一嘴的泥浆。

    “起来!你是一名军人,你就得打倒我,挺起身!”团长吼着声音。

    这个时候徐颜已经跑到了,也顾不得那泥浆溅了一声,她用力地将团长推开了:“你干什么?有你这样打人的吗?”然后扶向刘武,心疼地摸上他被打肿的脸,关心地问,“疼吗?”

    一旁看着的战士都掩着嘴笑,团长的脸也僵硬了,他咳嗽了一声,喊:“刘武!”

    “到!”刘武推开了徐颜,立正,身子站得笔直。

    “你把军人的责任都给忘了!”团长的脸一点笑容也没有。

    刘武喊:“是!”

    泥浆顺着他的脸慢慢地滑下下巴再滑到胸口,一身的泥,如果要看他的长相,自然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徐颜的眼里,今天的刘武却是那样的帅。

    “身为军人,现在应该要做什么?”团长又问。

    “决不放弃。”刘武回答得字正腔圆。

    “现在我们是在做什么?你应该做什么?”团长接着问。

    “在对抗中,没有团长与副处,只有敌人与输赢。”

    “好,那就接着练。”团长的声音就像刀子一样的钻进了徐颜的耳朵里。

    徐颜朝前一站,冲着团长喊:“团长姐夫,我知道你训练兵很严,但是刘武他不是军事主官,作为一个政工军官,你不应该用对于战士的那一套对付他,而且……”

    刘武用手悄悄地拉了一下她,朝她挤了挤眼,示意她不要说话了。

    耿团长抱着胸说:“那你觉得应该怎样?”

    “姐夫,刘武今天的训练就到这结束吧?你明天接着练也行,但是……”

    “他是一名军人。”耿团长面不改色的说。

    “对,他是一名军人,但他还是我丈夫。你们是这样对待来探望的军嫂的吗?徐颜维护自己丈夫的心那是不容置疑的。

    “别说了,小颜。”刘武小声地说。

    “战场上,没有军嫂给你求情,有的只有用你自己的实力来打败敌人。刘武,你是要跟着你的妻子离开,还是在这里把我打倒,胜利地离开?”团长不理徐颜,而是直接问刘武。

    刘武身子一正,敬了个军礼:“我愿意在战场上打败我的敌人。”

    “好,开始吧。”耿团长满意地点点头,又对徐颜说,“请军嫂同志站一边,我们训练完了,就让你把他带走。”

    徐颜气得真想掉头就走,但是她又放心不下刘武,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打败耿团长,要知道耿团长在摔打上可是一流的,这还是她听朱大姐说的。她嘟着嘴,站在一边跟战士们一起观看着刘武和团长的这一场战斗。

    其实不管输和赢,在她的心里,此时的刘武不管怎样都比以往更帅上几分,特别是那一脸的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