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六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刘武对徐颜彻底没辙了,只能厚着脸皮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老婆,接个电话嘛。

    那边的徐颜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电话声,知道是刘武打的,但是她就是不想接,之前她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他还不是没接?他的短信过来的时候,她的心已经软了几分了,但还是硬撑着不回,不能就这样原谅他了。

    “嫂子,你为什么不接我哥的电话啊?”在一旁看电话的佳佳问。

    “凭什么只许他不接我电话,我就让他打了两三个电话而已。”徐颜永远有她的道理。

    佳佳在一旁叹气,看来嫂子是在报复哥了啊,她可怜的哥哥啊。她有些儿生徐颜的气,毕竟受苦的是自己的哥哥,但是将心比将,嫂子确实有生气的理由,她们一起去超市买了那么多的菜,还煮了那么久,虽然菜都是她煮的,但是当时嫂子为了做菜手都给切掉了一层皮,想想还是嫂子比较可怜一点。其实嫂子心里是爱着哥的,要不然她们吃饭的时候她为什么要说:“别把菜都吃光了,你哥还要回来,我们得把菜留着给他。”吵归吵,但是在这关键时候,嫂子的爱就体现出来了,所以她不怪嫂子。

    对于徐颜的不回短信,刘武早在预料之中,但是心里多少还是忐忑不安的,毕竟她是不明真相的,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在开会中。叹了一口气,自己算是被团长给整惨了,收回悲哀的心情,他又给徐颜发了另一条短信:“老婆,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接个电话嘛,电话里我跟你说原因。”

    “嫂子,你就接了我哥的电话吧,别生气了。”佳佳也在一旁劝。

    佳佳正劝着,徐颜的手机又响了,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跳动的头像,徐颜犹豫着该不该接。

    “嫂子,算我求你了,接了我哥的电话吧,别让我哥担心了,他一定有任务才没接你电话的。”佳佳不停的劝着。

    徐颜嘟着嘴,想了想,一咬牙还是接了起来,边接边往自己的房间走。

    一看她接了,佳佳只差没高兴地跳起来,哥哥和嫂嫂两人重归与好,那就比什么都好。

    “什么事,说吧。”徐颜问了一声,语气不是特别好。

    “老婆,我不是有意不接电话的,实在是在开会,我接不了,对不起老婆,原谅我。”刘武的语气那是一百分的诚恳。

    “谁信。”徐颜关上房门,坐在了那张双人床上。

    就在这张床上,前一天晚上她还和他相拥着睡在一起,可是现在她却要冷冰冰地一个人躺被窝里。曾经她很不喜欢被他抱着,几次想要挣脱他的拥抱,但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冷冷清清的,连个关心的人也没有。

    “老婆,我以军人的名义向你起誓,我真的是在开会,真的没有骗你。我要不是在忙,我敢不接你电话吗,你可是我的亲亲老婆啊。”刘武一千个保证,一万个保证。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哪个女人的怀里鬼混。”徐颜冷不丁的吐出一句话,是那样的酸气冲天。

    刘武愣了愣,突然暴出了一声大笑。

    “你笑什么?”徐颜很奇怪他为什么发笑,她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老婆,你好可爱。我以为你真生气了,原来……原来你是吃醋了,哈哈……”

    刘武的一句话,让徐颜不知觉地红了脸,她咳嗽一声,板起脸吼:“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吃你的醋?你有什么可以让我吃醋的?”她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但意思都差不了多少。

    “老婆,我错了,老公以后不管怎样忙,都第一时间给你回电话,不让老婆担心了。”刘武突然严肃起来,笑也止住了。

    “哼!那我买的菜怎么办?你都没有吃。”徐颜一想到那满满的一桌子菜,就觉得刘武罪大恶极。

    “老婆,我过来吃,现在就过来吃,哪怕我受处分,我也要逃出来见你,然后把所有的菜都吃光。”他说着,真的起身穿鞋子去了。

    “行了,少假惺惺了,菜我早就倒了,你也用不着过来了。”

    徐颜再怎么生气,也猜出来刘武不能回家一定是被部队的事拖住了,她再无理取闹,还不会拿部队的事去开玩笑。

    “可是我的老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刘武一本正经地说着。

    “行了,少贫嘴了。你什么时候能回家?”吵归吵,但是这个原则性问题她还是得问。

    “老婆,团长下了命令,现在是关键时期,说一个月内不能回家。”一想到团长的那道命令,他就觉得团长是在整他。

    徐颜的眉头已经越皱越紧:“什么事那么重要,竟然让你一个月不能回家?”

    “老婆,这是军事机密,请恕我不能告诉你,但是老公想见你的心是真的,但是谁让你老公我是军人呢?军人的时间是不属于自己。”刘武满是愧疚地说。

    该死的规定,还有那该死的“军人的时间是不属于自己”,凭什么军人的老婆就得受这份罪?徐颜在挂掉电话之后,越想越恼火,他们是新婚夫妻,凭什么就怕两人的甜蜜时间给剥夺了?不行,她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想到这,她下了一个决定。

    上班的时间依然是这样上三天休息一天,而这三天的上班时间却有一天是要值晚班的。当上完三天班之后,总会有一天的休息,平时这一天她会用作逛街或是游玩用的,再不济就用来睡觉,只是睡觉的话就太浪费了。又是一个三天之后的一天休息了,她想到了刘武了,想到了他的无法回家,所以这一在她要充分利用起来了。

    “佳佳,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部队看你哥啊?”在出发的时候,徐颜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下小姑子。

    说实话,如果佳佳真的愿意去,徐颜肯定会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个不愿意的,但是此时问她又是一种礼貌的举动。

    佳佳岂有不知道自个嫂子心里在想什么,如果她真的跟了去,还不得吃了她,便说:“不了,我就不去当这个电灯泡了,否则我哥会劈了我的。我已经跟小鱼姐约好了,我们一起去逛街的,所以就不能陪着一起去了。”

    徐颜心里多少还是高兴的,但是表情上还是装作很惋惜的样子:“这样啊,那也太可惜了。”

    从徐颜所在的市区到刘武部队的那个郊区,乘坐公交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如果路上乘坐的人不多,或是不堵车,快的话一个小时也能到达了。徐颜是晚上过去的,因为那天上完白天的班,晚上并没有值班,所以她收拾了一下行礼就奔往了公交站点。去郊区并没有地铁的,而她那辆悍马又被自己的哥哥开走了,所以她只能挤公交了。其实坐坐公交,也是不错的。

    坐在公交车,徐颜一直在想,这见面了应该说什么?在此之前,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朱大姐,问她部队具体应该怎么走,当时朱大姐在电话里是很惊讶的:“你要去部队看他?”

    “他不能回家,我们是新婚夫妻,总不能就此分开吧?所以我打算去看看他。”随便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拖住了他的腿。她心里狠狠地想着。

    “去吧,去部队找他吧,你会有不一样的收获的。”朱大姐在电话里低低地笑着,笑得有点儿诡异,但是徐颜也没太在意,认为可能是未大姐想到了她这个直性子也会有这弯弯肠子去部队找老公吧?

    朱大姐把部队的具体地址还有怎样的走法在短信里告诉了她,其实刘武他们部队不难找。这公交其实就是直接到他们部队门口的。在那个郊区,可不止刘武他们一个部队,陆军加空军,至少也有两三个部队,而每一个部队这公交都是直接到站的,这也算是地方政府对军队的一种拥护吧。

    到他们所在部队的时候,已经近黄昏,应该是该吃饭了吧?她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在进入部队的时候并没有打电话给他。但是在门口,她被人家哨兵拦住了。

    “同志,请留步,闲人免进,你不能进去。”哨兵很有礼貌的,向她伸出了一条手臂,手上的白手套是那样的显眼。

    徐颜刚开始还很礼貌的回答:“我不是闲人,我是你们首长的老婆。”

    哨兵看了她一眼,说:“请同志出示证件。”

    毕竟徐颜从来没来过部队,被哨兵拦下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她不想提前给刘武打电话啊,这样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哨兵狐疑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证件,问:“你真的是刘副处的爱人?”

    “这证件还有假?刘武确实是我老公,我可以进去了不?”徐颜虽然很奇怪他们怎么知道她是刘武的爱人,但是直性子的她也没有想到更多。

    哨兵突然敬了个军礼,喊了一声:“嫂子好。”

    “把证件还我,我现在总可以进去了吧?”徐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伸出手向他讨要自己的证件。

    “当然可以,您是嫂子,当然可以进入部队大院。嫂子,对不起,我们只是履行责任,您不要责怪。”哨兵恭恭敬敬地将证件递上,跟刚才那公事公办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徐颜将证件一收,朝哨兵微笑地点了下头,头发一甩,潇洒地进去了部队大院。

    她一进去,哨兵就拨通了一个电话:“团长,嫂子进去了。”

    电话那边传来团长的声音:“你没露马脚吧?”

    “报告团长,我一切按您的指示行动的,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哨兵回答得恭恭敬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