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五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刘武此时正在开会中,因为年终要总结要报告,所以作为政治处的主要领导,是不得不出席这场政治会的。

    在会上,团长说了,上级有指示,这次要对政工人员进行一次大考核,凡是不合格的,都要下放到基层去锻炼。这指示一出,可急坏了那些平日不训练的坏事参谋们,还有团里与和基层的政工领导。

    对于刘武来说,这也不算太坏的消息,虽然他离开基层也有两年了,也很少训练了,但是他自认为自己不会有太大问题,那些老底子还是在的。

    前段时间,自己的老部下熊启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去读研了,上的是解放军理工大学。对于这个老兵,刘武是相当满意的,这也算是他看着提干起来的,也是自己所带的兵里优秀的,不能说是最优秀的,但也是数一数二的。熊启在电话里说,自己要结婚了,希望老首长能过去参加婚礼。熊启和须颖的爱情,他不想知道也难,当时也算是轰轰烈烈的,谁能想到熊启这小子最后能捡到个金疙瘩,这在当时的部队里可是羡慕死一大帮的兵。

    “放心,我会过去的,和你嫂子一起过去,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把具体时间通知一下。”刘武在电话里答应了这个老部下。

    挂了电话之后,又是无何止的开会。期间徐颜打来电话,因为他在开会,所以不能接。部队的电话都是静音的,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开会,而且在部队手机响铃也不贴切,所以他自动就把手机搞成了静音,有时候会弄成震动。静音,放在口袋里,是无法听到电话的,所以等到他无意间打开的时候,发现已经有很多未接电话了。

    他能够想象得出来此时的徐颜有多火冒三丈,他的这个小妻子一定生气的不行,但是没办法,他不能回电话,因为他在开会。当她的最后一条短信发过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不回了,所以冒着可能被团长发现的危险,他回了一条短信过去,让她们先吃饭。

    “刘武,你在做什么?有没有在仔细听?”团长的一声大吼,把他的魂都差点吼飞了一半。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团长抓了个正着,急忙间,他把手机一塞,笔直地站立:“报告团长,我在仔细听。”

    “坐下吧。”团长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刘武再不敢拿出手机了,一本正经地听开会报告。

    会议结束,已经是七点多了,他还没有吃过饭呢。想到徐颜在短信里说,为了他已经做了很多菜,他心里就很甜蜜,这个小女人也懂得体贴人了,所以他巴不得飞过去吃她给他做的菜,所以一开完会,他就去开车。车是部队的,平时就分配给他了,从部队去Z市市区找徐颜,开车快点只要半小时不到就够了,平时公交需要一小时。

    他刚出了大楼还没坐上车,身后有人叫住了他:“刘武,你等等。”

    听到声音,刘武怔了怔,回头却见是团长,他笔直地行了个军礼:“团长。”

    “你先别急着回家,我有事情找你,你过来一下。”团长朝他招了下手,就离开了。

    刘武一脸的黑线,开完会已经很晚了,他以为能回家吃个热饭,哪知道他都还没坐上车子,就有人阻止他上车了。

    他可是肚子还饿着呢,团长不知道他还没吃饭吗?而且他和妻子刚新婚,团长就这样把他回家看妻子的权利给剥夺了。

    到了团长的宿舍,也没讲什么,也就是讲一些什么政治报告啊,平时对新兵政治的训练,还有有关考核的事情。团长告诉他,到时他会

    这一聊,就聊聊了将近两小时。晚饭最后还是由小兵去拿来的,两人都没吃过晚饭,为了方便直接就吃上了,边吃又边聊。

    虽然老婆是重要的,特别是新婚的老婆,但是工作的事更重要。

    “刘武,这次考核可是你打头阵,担心不?”团长连吃东西边问。

    “团长,你还不放心我吗?我是你一手带出来的,虽然现在在政治处干政工,但是我的老底子还在,训练考核的事不会落下。”刘武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掉链子的事,反而担心的是徐颜。

    这个小妻子,从来就没给他省心过,虽然结婚了,但是却一点也没作好结婚的心理准备,一切与结婚有关的事情,她都不让他做,所以他很难堪。这次虽然说她做了菜等他,但是他多少也知道她不会这么白给他做饭吃,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他帮助才这么热情的,俗话说无事献殷勤,所以他想到了。

    “团长,我老婆还在家等着我回去呢,今天就……”刘武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刘武,现在这种时候了,你还儿女情长的,过几天就要考核了,等考核完了,我就准你放假。”团长黑着脸说。

    刘武脸上的黑线越来越浓,但还是放轻声音说:“团长,我和老婆可是刚新婚,这……”

    “怎么,你就等不了这几天了?”团长似乎故意刁难他似的。

    刘武叹了一口声,身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他还能说什么?回宿舍睡觉去,没有老婆暖乎乎的身子,只有冷冷的被窝。

    “别忘了,今天开会的内容,我们交谈的内容,可不能让你老婆知道了,别两人感情好,什么事都给透露了。”团长不忘提醒。

    刘武站直身子,说:“团长放心,这是军事机密,我是老兵了,这道理还是懂的。”

    刘武沮丧地离开了,身后的团长那严肃的表情这才放松,马上拨了一个号码过去:“老婆,任务完成。”

    电话里传来了朱珠满意的声音:“不错,老公,任务完成得圆满不?”

    “任务完成得很圆满,把刘武给拖住了,但是老婆……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人家可是新婚夫妻,多的是团聚的时间,这样只怕……”一想到刚才刘武那惆怅的表情,团长就觉得自己是个大恶人,但是老婆的话不得不听,老婆下的命令不得不完成。

    “老耿,你知道什么?我自有我的道理,他们是新婚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但是……小颜虽然跟刘武结婚了,心里却一点也没有结婚的准备,一定会百般刁难刘武的,为了你手下的性福,你忍心吗?”朱大姐道出了问题的所在。

    “小颜还不至于这样刁难刘武吧?他们刚结婚,多的是甜蜜的生活,怎么可能……”耿团长有点儿不相信这个事实。

    朱大姐在电话那头翻白眼:“老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了解小颜的心理,他们从认识到结婚只有一个月,一个月时间里让一个女人接受一个男人,这是很难的,从心理上是无法转变的,特别是徐颜这样傲的女孩更是难了,要转变也得慢慢来,我怕这样下去刘武会急躁,所以才让你帮着我演这么一出戏,让刘武别回去,让小颜急上一急,也许事情能事半功半倍。”

    耿团长豁然开朗,赞道:“老婆,你真是太聪明了,那老婆,我的性福……”他的声音有点儿波动。

    “你们不是要准备考核吗,等考核完了再说。”说完,朱大姐就把电话给挂了。

    耿团长望着沉默的手机,有一刹那的愕然,然后抓狂似地说:“这老婆,惩罚刘武和小颜,竟然连我也一起惩罚上了,这天理何在啊。”

    回到自己冷冰冰的宿舍,刘武越想越觉得今天的团长不近人意,无情到让他都觉得陌生了。团长不是最希望自己解决了人生问题吗?现在解决了,就给他来这一手?领导领导,全是噬血的主啊。他想咆哮,但是很无奈,什么也做不到。

    掏出手机,手机里那几个未接的电话,让他心里很担心徐颜接下来会不会又开始骂他?虽然他是皮厚不怕开水烫,而且徐颜虽然瞪着眼睛骂他,但是因为徐颜相貌本来就漂亮,这瞪眼也不显得很凶,反而有一种别样的美。她的声音又十分的甜美,而且N市说话的语调相当的柔,所以她就是在骂人的时候,也是显得柔柔的,听在耳朵里那是一种享受,像极了微嗔,所以每次她发火,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有点儿担心这一次徐颜一定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毕竟他是有错在身,虽然这是部队的任务。

    拨通了电话,但是那边一直没接。看看时间也才九点多,按理说徐颜不会那么早睡,难道她是在生他的气?生气是必然的,这女孩子本来就娇气,他能理解。挂了电话再打,依然不接,再打,还不接。他急了,急忙发了短信过去:老婆,接个电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