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暗夜流星Ctrl+D 收藏本站

    徐颜突然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还真有点儿不习惯。这住哪,怎么睡,都是一个问题,她都没有好好想过。但是夫妻,如果不住一个房间,怎么也说不过去。

    因为结婚了,所以刘武并没有回去。晚饭是刘武做的,徐颜没想到的是,刘武竟然会做饭,而且炒得一手的好菜。佳佳还没有走,这小家伙在N市待出滋味来了,她说想在N市找工作,想在N市扎根,徐颜还跟刘武开玩笑,说:“你就在你部队里给佳佳找一个对象,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N市了。”

    佳佳的脸红了,抗议地说:“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难道我不找个对象,我就名不正言不顺了?哪有这样的道理,在N市住的,全得有对象才能住。”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不能同日而语。”

    “嫂子,你取笑我?”佳佳跺着脚,微嗔着说。

    “谁敢欺负你啊,当时我还差点被你绕进去了。”徐颜可不承认自己欺负她。

    “哥,嫂子欺负我,你也不帮帮我。”

    刘武却一个劲地扒着饭,好久才说:“你们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老婆,你说我该帮谁?我谁也不帮。”

    “你真是没用。”徐颜和佳佳同时开口。

    “没用的男人不一定没出息。”刘武又扒了两口饭。

    “聪明的男人,让人无法反驳他的话。”徐颜没有再反驳他的话。

    这一顿饭吃的相当的愉快,在这种看似争论的言语中,结束了晚饭。徐颜的房子是当年徐妈妈买给她的小别墅,当年他们兄妹一人一套,她很少住,大多数时候会住在宿舍里,现在结婚了,不得不搬回家里住。

    因为她和刘武结婚了,所以必须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今晚两个人的同床。他们的主卧室在二楼,因为没有办酒席,所以房间多少装扮了一下,换了大床。床是两人利用周末去买的,其他的小装饰,是佳佳陪着她去的。

    此时徐颜就坐在床沿上,双手紧张地绞着衣角,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快去洗澡吧,累了一天了,泡个澡缓解一下疲劳。”刘武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多少是了解的。

    徐颜默默地起身,走到浴室突然想起没拿衣服,又匆匆地打开衣柜,选了一件不太暴露的丝制睡衣,在晚上睡觉她没有穿内衣的习惯,所以很自然的也就没有拿内衣。在刘武的视线中,她匆忙地关上衣柜就往浴室跑,“呯”地关上了门。

    “别急,没人跟你争浴室,慢慢来。”传来刘武的声音。

    关上门的刹那,她在浴室的大镜子里看到自己脸红气喘的样子,就像一朵花儿似的,绽放了。

    自己又不是没有过男朋友,都恋爱过两次了,又不是没见过男人,以前也没见她有多少害羞,可是为什么今天就是那样的不一样?也许是心境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她和刘武才相处一个月的原因,总之现在她就是不敢面对他。

    缓缓地脱下衣服,却在镜子里见到了一个白皙却又满脸通红的女人。徐颜对自己的身材是满意的,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玲珑有致。当水淋在身上的时候,她感到了心里的放松,这一天总是要到的,她既然选择了闪婚,就得作好面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的准备。刘武是个好男人,是值得她嫁的好男人,就像妈妈说,她脾气火爆,是该有一个性格温和的男人来中和她。

    还记得他们刚交往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见面,她比较直爽,就问了他一句:“你不是我的初恋,这一点我不想隐瞒,只想问你,你会介意吗?”

    当时他是这么回答她的:“像你这么优秀而又漂亮的女孩,没有人追那才叫不正常。而且我也有过恋爱,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你曾经有没有过恋爱?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怎样,我在乎的是现在还有未来,那才是属于我的。”

    刘武的回答让她很满意,是的,有哪个女人听到这样的回答不心动的?也不管这话是不是出自他的真心,所以当时她就刘武充满了好感,这也是后来两人谈得不错,要求见面就自然而然了。

    也不知道洗了多久,最后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再洗下去了,关水擦身,擦上了那件睡衣。她进来的时候,总感觉忘了一件东西,但是因为是习惯性的动作,所以怎么也想不起来忘的是什么事情,这一换上,她才发现了那件自己忘了的尴尬的事情,那就是她没有拿内衣。睡衣本来就薄,穿在身上,那小圆顶在睡衣上所形成的圆点,却是那样的性感。这样走出去,在他的目光中,她势必会引起火山与地震的,但是她不这样穿出去,就不会引发火山地震了吗?答案可想而知,是肯定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的事情,这与穿什么衣服根本就没有关系。

    “小颜?”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还有刘武关怀的声音。

    徐颜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故意以凶巴巴的语气说:“干吗?”

    “没什么,只是你进去那么长时间,我以为你怎么了。”刘武在见到她出来的一刹那,呼吸突然就紧了,眼神也深沉了下来,语气更是乱了。

    “洗个澡还能有什么事?不知道女人洗澡都是需要时间的吗?”徐颜的语气很凶,但是声音却是软软的,试图以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但是听在刘武耳朵里却跟猫挠似的。她推开他,就要往他身边越过,又说,“现在换你洗了。”我不介意你洗久点。但这句话她只敢喃喃在心里。

    刘武此时的心跳得很快,在她超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沐浴后的清香扑入他的鼻子里,让他有一种冲动。刚才她进去洗澡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看电视,却是什么也看不进去,心里总是在想着徐颜,她一洗就洗很久,其实他知道她没有准备好,他虽然准备好了,也渴望了,但是今天是新婚之夜,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别以为男人就不紧张,男人的紧张只是不表露出来而已,他的手心也会出汗,心跳也会加快,只是表面还得维持那种稳重而又不乱的表情而已。

    他知道自己过去敲门,是一件失算的事,因为当她从浴室里出来的那一瞬间,浴室的热气弥漫,她就像仙女一样地从里面出来,单薄的睡衣,并不能遮挡什么,反而是朦朦胧胧,是那引火的导火索。

    徐颜躺在床上,无聊的转换着电视频道,无意间的扭头,却发现了一件尴尬而害羞的事情,那就是在这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的一切。这才想起来,这间浴室在装修的时候,是按的玻璃门,里面是有一个帘子的,因为平时就她一个人住,所以她习惯性的不拉这个帘子,刚才她在里面洗澡的样子,不就全在刘武的眼里了?一想到这个,她的脸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就红透了,都是这该死的习惯性动作,让她今天丢了不少的脸。

    这个发现让她目瞪口呆,也让她看到了浴室里的刘武洗澡的样子,在这种朦胧的环境中看到男人洗澡的场景,那是相当的刺激人的,徐颜只觉得血已经往脑袋冲了,心跳得跟火箭直冲似得快,怎么也控制不了。

    正想间,浴室的门开了,一股热气喷了出来,接着从热气中走来一个美男,健壮的肌肉,那胸肌那腹肌,都是那样的完美,但是看着又不那样壮,平时他穿着衣服更是看不出来,以为很瘦,但是现在她否定了以往的想法,刘武不瘦,而是很壮实。下面只是围了一个浴巾,头发还滴着水,衬着他那张黑脸,在徐颜眼里却是那样的帅气。

    她没有想到突然会见到一个如此生香火辣的一幕,也没有想到他洗澡竟然会如此的神速,她才转了几个电视频道他就出来了,所以心里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气血上涌,她觉得鼻间温热的液体滴了下来,用手一擦,竟然是血。她尴尬地急忙转过头去,真是丢脸到家了,竟然看着美男出浴图,就这样喷鼻血了,八百辈子没见过男人吗?能刺激到这种程度吗?她丢脸地倾过身子想去拿床头柜上的餐巾纸。

    其实徐颜根本就不知道,她本来就因为看到浴室的帘子没拉,看到了里面刘武洗澡的火辣场面,朦朦胧胧,但还是能看得清楚,本来就已经打了一脸的鸡血了,再突然见到美男出浴图,那样的生香火辣,她能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气血才怪。

    “怎么了?”刘武以为她生病了,见她突然转头,脸色好像很差,就飞奔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徐颜大叫,头却不敢往他那边看,怕再次见到这激情的画面,再做出丢脸的事情来。

    这该死的纸巾,怎么那么不好拿?身子倾了又倾,但心慌意乱的就是拿不到。手胡乱地抓着,眼睛却是闭着的,也不敢睁开,最后终于拿到了,她心里一阵雀跃,正想高兴来着,却感觉身子倾斜,她忍住就叫了起来:“啊——”原来,她只顾着拿纸巾,又闭着眼睛一阵乱抓,所以并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倾到了床沿,这一抓又太过用力,人就甩下了床沿。

    但是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她就被人抓在了怀里,温热的感觉,那双臂就像一把钳子似地环着她的腰,热气喷散在她在胸部,抬首却望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她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

    原来刘武见她眼看就要掉下了床,就扑了过去,用力将她抱住了,然后一扯,她就到了他的怀里,那都是情急之下的自然反应。

    “你……放开我……”徐颜只觉得现在两人的姿势太过于暧昧,让她不胡思乱想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