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章 chapter 30

折纸蚂蚁Ctrl+D 收藏本站

    小秋买束花开车去墓地。她想妈妈了,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看过妈妈。

    因为请了专人打扫,母亲的墓前总是很干净。她将一束风信子放在碑前,那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

    照片中的人很漂亮,即使是一张小小的照片,也将她身上那种婉约和善的气质显露出来。

    “妈,我来看你了。”

    小秋在碑旁坐下,靠在墓碑上,迎着阳光缓缓闭上眼睛,母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小秋弯起嘴角,笑得像个孩子。

    “好长时间没来看你,别生我的气哦,我很忙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我过的很好,很充实,就是有点儿忙,”小秋调皮的吐吐舌头,“沈乔总说我是自找的,非要把自己逼得的跟驴子似。

    “妈,我升职了哦,VP副总裁呢,怎么样?你女儿很能干吧?嘿嘿。”她脸上挂着特别得意的神情,像小时候和同班小朋友打架赢了一样。

    小秋笑着笑着眼角涌出泪水,顺着脸颊滴在碑上。她低下头擦去泪水。“你看,我想你都想哭了呢,你也不理我。

    她叹口气,抬起头望着远方的天,“妈,你应该看见了吧?我和他和好了,可是现在又分开了。大概我们真的完了。这么多年我收起骄傲,磨平脾气的棱角,我本以为我可以忘了过去,不想不提,也不打听这些年他身边有谁,只要他还爱我珍惜我,好好对我,我就不计较,我们好好过日子。

    “可是”她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在Eudora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做不到无动于衷。我会忍不住的想,他们这些年是什么关系?到什么程度?她为什么会来中国?还有妈,他身边有个‘Sweety’,我甚至没有问她是谁,可能是不敢吧。不敢去想他对别的女人温柔深情,像对我一样对别的女人。他说过爱我一辈子,就算分开我也希望他始终是挂念我的,我太自私了对吗”她脸上的笑转为自嘲,眼泪不受控制,像断线的珠子般洒落。

    “我不能原谅Eudora,她提起了孩子,那个孩子。妈你知道我多么希望有个孩子,像你曾经爱我一样爱着我的孩子。可是他走了。你一定遇见他了吧,他是你的外孙哦,所以要对他比对我还要好。妈……那孩子长的漂亮吗?像我多一点还是他?如果是女孩子,我觉得还是像我比较漂亮一点。”

    她胡乱的抹去眼泪,“我说过不再哭的,那些都过去了,我要向前看。”可是眼泪还是流个不停。本以为,她这些年攒下的眼泪已在两天前留尽了,没想到今天还是能哭的这么悲壮。

    过了好久,她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妈一定很挂念爸爸吧,他过的很好,董筱……把他照顾的很好。他老了,那天远远看见他有白头发了。

    “我知道你很爱爸爸,所以一定会欣慰爸爸身边有人陪伴,就向你曾经那样。我想,有些事情,我们错怪他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办法向他低头,叫他爸爸。妈你别怪我好吗?我发誓一定和爸爸道歉,好好孝敬他老人家。

    小秋在母亲坟前,哭哭笑笑说了好半天,看看太阳才知道马上就正午了。她才依依不舍的和母亲再见,约定下次再来看她。

    她只请了半天假,从墓地回来直接赶往公司。后视镜中,她眼睛肿的像核桃,无奈之下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

    谢好看见她,有写吃惊,原以为她今天不会来了。惊喜过后就是惊吓,一大摞厚厚的文件摊在办公桌上,小秋满脸菜色。

    “这些是研究员提交的计划书,还有你前天吩咐的三个农业股近三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和重要公告。”

    小秋摘下墨镜,皱着眉头嘀咕:“怎么这么多?”

    “呀!!”谢好跟见着鬼一样大叫,吓了小秋一跳。

    “干吗呀你,一惊一乍的。”

    谢好捂着嘴,小心翼翼的说:“怪不得带一墨镜,眼怎么跟丸子似的。”

    小秋这才意识到眼睛,但是没办法,总不能坐在办公室还带着墨镜吧。“今儿送我一亲戚出国,离别的场面你也知道,难舍难分嘛,所以……”指指眼睛,示意就这样了呗。说完还扯出一特不自然的笑容。

    谢好将信将疑,但也不再追问,眼都哭成那样了,肯定伤筋动骨了,还特别贴心的给她送进来一块热毛巾,小秋感动的差点儿又涕零了。

    小秋看着报告,越看眉毛越紧。拨了内线给谢好,“让苏雷进来一下。”

    苏雷的表情有些紧张,小秋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想抓住蛛丝马迹。他在小秋对面坐下,为了缓解紧张还试图和小秋开完笑,可是完全不是那个味道。

    小秋把他交的报告递给他。很好,是递不是扔,还没有到发火的临界。

    “你做期货吗?”小秋冷着声音一字一句的说。

    苏雷猛的抬头,脸上的表情更加紧张。仿佛是,被抓住痛楚一样。

    “为什么你的选择这么激进?你看看你选的那些股票,中小盘的,泡末多的,都ST了你还选,想什么呢你?”小秋越说越激动,指头都快戳到苏雷脸上了。

    可不知为什么,苏雷却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小秋生气,仍是没逃过她的法眼。

    “你怎么不说话?”

    “我这就回去改。”苏雷跟小媳妇似地,拿着文件,低眉顺眼的走出办公室。

    小秋心里更含糊了,一说期货他那么大反应,莫非?

    要知道,任何证券从业人员是不能买卖股票的,包括基金、期货、权证等,如果偷偷买入那叫建老鼠仓,国家每年都有很大力度打击从业人员建鼠仓的行为。现在风声这么紧,小秋只希望苏雷不要做傻事。

    莫易坤回美国,黄超然因为一些要事,被他勒令继续留在北京。他本来打算,带着小秋一起的,去看看他们曾经相濡以沫了七年的地方,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变化总会让人伤心欲绝。

    小秋的东西,他找人给送回她家。不是代表他要放弃她,还是那句话,她只想让她少痛一点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她身边和美国的麻烦,弥补曾经的错误,等她原谅。他希望风平浪静之后,她回到他的怀抱。下一次,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再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我把自己写哭了,我泪点很低的

    表怕我,我知道这样很不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