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公子卿城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谢清宁睡得并不好,夜里醒了几次,又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窗帘被拉开了一半,清晨细碎的阳光穿过玻璃,跳跃在地板上,又是美好的一天,她下意识扭头看向身旁的位置,空空如也,若不是枕头明显凹下去一块,几乎都要怀疑他昨晚是不是睡在她身边。

    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拉开柜子,最亮眼的是他挂了一排的军装,衬衫被熨的崭新的挂着,还有军裤,不禁想到他穿军装的样子,颀长的身子腰板笔直,袖口和裤腿都正正好,包裹着他精瘦健壮的身躯,胸前的勋章熠熠生辉,漆黑的眸子镶嵌在不苟言笑的脸上,他的肤色不是晒的古铜色,反而要比古铜色要白一点,又不失他的军人刚毅的气质。

    这么想着都没发现自己盯着他的军装出神,若不是楼梯口的声音,她还没反应过来,从柜子里匆匆找了件衣服进卫生间里换,洗漱好之后踩着拖鞋下楼。

    楼下转了一圈并没看见他的身影,就连昨天的勤务兵也不在,倒是被桌上香喷喷极有食欲的早餐吸引了,昨天晚上只吃了一碗馄饨,后来的夜宵也没吃到,肚子昨晚睡觉的时候就咕噜噜了。

    屋子里并没有人,她眼咕噜一转,拉开椅子坐下来,捏了一个蟹黄小笼包塞进嘴里,美味的汤汁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她喜欢的眯起了眼睛,窃喜的像个孩子,再次伸手捏一个往嘴里塞。

    “夫人,你起来啦,首长走的时候还嘱咐我别叫醒你让你多睡一会,我这就去给你端粥来。”

    她捏着小笼包的手一顿,连带着下巴都神奇的一抽,小笼包掉在地上,滚了一圈停在桌腿旁边,中年妇女爽朗的声音还在耳边,那声夫人,真心是如平地里的一道炸雷,将她炸的粉身碎骨,垂下眼睑默默地从地上捡起滚落的包子扔进垃圾桶,忽然间没了食欲。

    中年妇女利索的从厨房端着粥出来放在她面前,还搭配了可口的小菜,她说了声谢谢,拿着勺子随意的挖了几口,熬得极为粘稠的粥在舌尖滑过,有点甜,思绪万千,放下勺子开口:“他什么时候回来?”

    吴嫂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回头答道:“首长说他去部队开个会,晚上回,让夫人别等他。”

    她点点头,对着长相柔和的吴嫂一笑,又草草的吃了几口便搁下勺子上楼,昨晚临睡前想好今早起来找他谈谈,他们之间在法律上虽是夫妻,但在感情上只比陌生人多了份了解和认知,几年前的三个月恋爱,现在回想起来记忆已经模糊,甚至看不清当年他们的面孔,又或许那三个月只是一场游戏,她为主导的游戏,而他并没有拒绝参演其中。

    她拉开玻璃门坐在外面的露台上,上面有一组藤椅,中间还有个玻璃茶几,上面放了几本书,可以想象到他平时坐在这里看书的情景,沐浴着细碎的晨光或是夕阳,她坐在藤椅上面望着楼下园子里的花圃,细碎的阳光从镂空的黑色栏杆里照进来,斑驳的打在地上,她伸出双手想要接住这一缕美好的光。

    阳光从指尖的缝隙里落在地上,她的手指在墙上映出一个影子,好奇的变动着手指的姿势,那影子也不断的变动着模样,玩了一会觉得无趣,长长叹了口气。

    现在的谢清宁着实和以前不一样了,这一点她不得不承认,当他说该承担责任的时候,她竟鬼使神差的心里咯噔一下,若是搁在以前,她定是卷着行李跑掉的,任性的癫狂。

    不禁好奇起他这几年是不是只要一想到她就恨的咬牙切齿,在领证的第二个星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真是任性的很,不过当时的自己是感谢他的。

    陷入回忆里的人并没有听见门口的声音,吴嫂在门口叫了几遍之后没反应,走到跟前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谢清宁被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老首长来了,在楼下。”

    人倒霉的时候喝点水都塞牙缝,更别提喝的还不是水,是粥啊,她跟着吴嫂站起来走到门边上忐忑的问:“老首长经常来这里?”

    “这倒不是,不过今天正好路过,就过来看看。”

    闻言,她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好一句路过过来看看,分明是得到了什么风声过来打探,而她不得不见啊,头上的这顶穆太太帽子,当真是压得难受。

    跟在吴嫂后面下楼,转过楼梯口便看见一个挺的笔直的身影立在鱼缸前,身上穿的是军装,黑发里夹杂着少许的白发,身形健硕宽大,只一个背影就感觉历尽了沧桑,而当他缓慢的转身,看见正脸的时候,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自然的散发出来,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幽深的瞳孔望着她,似打量似浅笑,她不自在的别开脸,手指背到身后,紧张地搅在一起。

    心里把穆梁和骂了一百遍,要是碎碎念能念死人,穆梁和早被她念的体无完肤了,若不是他执意把她弄回来,也不会面对如今的局面,谢清宁从小就是个聪明的丫头,识趣的很,在穆梁和面前敢不讲理发脾气瞎闹腾,在他爹面前,她可不敢,小心翼翼的呼着气,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穆宏军向前迈了一步,步子也不大,仍旧和面前微垂着头的女人隔着点距离,眼前这个还像个孩子一样的女人是儿子结婚三年的媳妇,准确来讲,是领证后然后离开三年的媳妇。

    “梁和呢,不在家?”他出声,声音浑厚。

    “嗯,去部队开会,晚上回来。”她小心的回答,正好吴嫂泡了壶普洱出来,茶香四溢,她借机开口移步到沙发上坐下,穆大首长给她的感觉一直是压迫的,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敌意,或许是因为自己心虚吧。

    “叫谢清宁是吧,我听梁和说过你。”

    穆大首长的话如一颗石头扔进水里,泛起圈圈的涟漪,怎么也平静不了,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端着白色的瓷杯子放在唇边轻轻的啜着,茶香一点点的钻进鼻子里,其实她并不喜欢喝茶,也不会品茶,相对于清亮的名茶,她更喜欢五颜六色的果汁,甜到骨子里。

    穆宏军不难看出谢清宁的紧张和忐忑不安,放在膝盖上的手虚握成拳,笑了出来,笑声低沉,衣服下的胸膛起伏,和以往严肃的形象有些不符,低头看看表:“是不是好奇梁和和我说了你什么,回来你可以问问他,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穆宏军说完便已起身,如他来时那般,她思来想去开口留他下来吃午饭,他说还有个会要开,她也不好说什么,送他到门外,看着勤务兵给他打开车门,车子缓慢的驶出了大院子。

    穆宏军的到来似是一场戏剧,现在已经落幕了,而演员却还没从戏里走出来,心跳仍旧是比寻常跳动快了半拍子,过了许久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吴嫂似是看出她的不自然和忐忑,好言的安慰她,她笑着道谢然后回了卧室,掀开被子又钻了进去,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外面阳光灿烂,她拉起了窗帘,所以卧室里面稍显的暗沉,恍若是到了傍晚。

    躺在床上她并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如打了结的藤蔓,理不清,剪不断,若是曾经的路再走一遍,她估计还是会那这走,不是不后悔,而是自己性格所致,宁可粉身碎骨。

    只可惜了穆梁和,偏偏倒霉的遇见她,还脑残的答应了她的提议,作为一个军人,他无疑是最优秀的,最年轻的少将,但作为一个丈夫,不是不合意,而是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强扭的瓜不甜,等他回来再说吧。

    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梦里繁华飘落,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压得她沉沉的喘不过气来,使劲的往前跑,偏偏那些回忆如泥淖般,缠住她的脚尖,挣扎不开,唯有一点点的沉沦下去,漫过头顶。

    醒来时,卧室里更暗了,她坐起指尖划过眼角,竟有些湿意,眨眨眼睛,一颗珍珠从眼睑滑落,滴落在看不见的地方,楼下声音嘈杂,她掀开被子起来,想到的第一种可能就是他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有些大大会说看不懂,是因为前面我埋了很多伏笔,慢慢看到后面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