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的事不是说放手就能放的

明九九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沉寂着,莫景轩轻叹口气,“景然那儿,我自然会去问个明白。”

    “哥,我知道你向着景然,她一回来,你就向着她,**她。我也喜欢她,我也想**着她,但是感情的事不是放手就能放的。”景娴深深望他一眼,起身离开。

    莫景轩望着她离去,一时间竟觉得疲惫得很。心底里隐隐地不安越放越大,只觉得二十多年前连他也未曾经历过的事像是早已经退去的潮汐,在众人尚未察觉之时就这样铺天盖地地重卷了过来。只消一瞬便能到达眼前,将目光所及的一切卷入怀中,摧枯拉朽地毁得干净。

    他抚了抚额,紧了紧手中的笔,终还是放在桌上,拨了秘书的电话。

    ——

    何正言正与几个部门主管在办公室里讨论着关于新项目投标的事,桌上的内线响了起来。何正言轻瞟了一眼,竟是桑青的电话。

    伸向电话的手微微一顿,桑青是知道他的习惯的,会议不管大,讨论的事无论巨细,都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

    除非……

    十万火急。

    何正言这么想着,朝面前几人打个手势,几人立时便噤了声,何正言执起了电话,听到桑青道:“何总,刚才接到四海方面的电话,莫总想约您面谈。上午十点在您的办公室。”

    桑青言简意赅,何正言一下便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抬眼望向时间,离十点还差半个时,这般心急火燎,还能是为了什么呢?

    何正言默了一会儿,淡淡应声,“知道了。”

    放下电话,径自愣了一会儿,似乎即便是意识到了莫景轩此行的目的,却仍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棘手。

    “何总?”主管们等了一会儿,他仍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不禁忐忑地开口唤他。

    何正言这才抬起了眼来,只是那神情竟不像是有了什么意外,只是淡淡扫过他们一眼,“你们先出去吧,大概方案就按刚才商量的定,先拟个计划我看。”

    众人点着头退出。

    何正言盯着被悄然合上的门板许久,才径自燃起了一枝烟。

    莫景轩被桑青领着走进办公室时,一开门便闻到了淡淡烟草的味道,他抬眼看时,何正言正倚在窗边望向窗外,手上的烟显然一口未吸,长长的烟灰凝着,竟连开门声和桑青的轻唤都没有听到。

    桑青转脸看了一下莫景轩,后者轻然一笑,优雅淡然,他的身份,她自是知道的,回脸去看何正言,不禁心中替他捏了把汗,顿了顿又开口低唤,“何总,莫总来了。”

    何正言这才缓缓回过了脸来,表情没有太大的诧异,淡淡看一眼莫景轩,微微勾唇,“莫总少见,坐,桑青,上茶。”

    桑青退了出去,莫景轩坐下来,定定望着他,何正言一举手一投足全然稳重自持,似乎刚才一进门时看见的那个对周遭一切充耳不闻只沉浸于自己的心事里,连背影看上去都忧郁阴沉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眼前的这个人。

    眼前突然就滑过了刚才莫景娴脸上的泪水,景轩微微沉吟,开口,“何总,你与景然不合适,请放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