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听你的。

明九九Ctrl+D 收藏本站

    莫景然诧异地回头,他正认真地端详着手里的烟。

    景然只觉得他此时的模样是她从未曾见过的傲慢无礼,她生生咽下一肚子的气,只觉得被这气胀得五脏六腑生疼,她闭了闭眼,决定不再与他纠缠,用力按下门把,便要拉开。

    “让安稳回去准备应诉。雅筑这趟官司我们必定会追究。”身后,何正言继续着话,“到时候,哪怕是你来求我,也不会有用。”

    莫景然一步已经踏出了门外,听到这话又收回了脚步,只觉得心中气愤难当,不禁就咬了牙,“咣”一声甩上了门,返身折了回去,几步来到何正言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沿,而他徐徐吸了口烟,一派悠然自得,眸里闪着挑衅的光,像是专在等着她发难。

    “何正言,我为什么要求你,我也不会再求你。”莫景然只觉得一肚子的火气腾腾向上冒着。“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有钱。为所欲为,以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听命于你。何正言,你爱对雅筑如何,我们悉听尊便。我绝不会再来求你。我们宁愿去收法院的传票,也不会为了钱再为你命。就算是雅筑倒了,我们也不会再向你们这种唯利是图,知法犯法的甲方示弱。”

    莫景然一口气吼出内心的不满,喘了口气结语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完了?”他站起身来,朝她逼近,莫景然下意识地直起身来,却仍回瞪着他,一脸毫不示弱的表情,即便心里乱成一团,手脚都因为刚才的怒气未消而轻颤着,可她仍板着脸仰着头用目光与他对抗着。

    “你看出来了?看出我不是好人?我的优雅都是装的,我的忧郁也是装的。我满身铜臭,我唯利是图,我的眼里只有钱。我要是好人,我就不会放任我的手下去做那样的事。我不会去打通关节,不会行贿受贿,我不会知法犯法,不会有本事让所有的人对广达的一切睁只眼闭只眼。我更不会为了逼你出来,不惜弄垮雅筑。”他的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到了最后简直就是在低吼,可一瞬间,他的声音又停了,只剩余音还盘旋在室内,莫景然被这声音炸得脑中轰鸣一片。

    刹那间,他的声音又响起,语调低沉。

    “我如果是好人,就不会在你们姐妹之间飘摇不定,爱上了莫景娴,又招惹了莫景然。看着她回头,一心欢喜,却想方设法要缠上你。”

    他完这话,景然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底里哗啦啦,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明明是件让人心伤的事,可却又有着狂乱的心跳透着心酸递出,她只觉得这世界乱了,咬了半天的牙,才道:“你果真无耻。”

    “是,我无耻。因为无耻,所以,才会决定要放弃她,选择你。”何正言着话,一手已经揽上了景然的腰,她闻言大惊,望着他眼底的神色,不由慌乱,微微挣扎,他却越发用力,“莫景然,我纵容着你的一切,现在到头了。”

    着这话,他便埋下了脸来,毫无预警地噙住了她的唇。

    芳香饱满,温暖莹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