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13

明九九Ctrl+D 收藏本站

    入夜,莫景轩的公寓里,景然坐在沙发上,抽着鼻子对着手机里的母亲话,“妈,放心吧,我在大哥这儿。您不信,我让大哥给你通电话。”

    莫景轩正给她擦着药,听到这话,无奈而**溺地望着她一笑,便接过手机,“三婶,是我。我是景轩,放心。有我在呢。景然在这儿很好。好,好,知道。再见。”

    挂断电话,景然露出一脸笑,像个孩子,“哥,谢谢你。”

    莫景轩望着她,却没了刚才的神情,倒是一脸严肃,“景然,你向我保证,你决不会与何正言纠缠在一起。”

    景然望着他,听着他的话,刚才还一脸娇憨的笑突然就漠了下来。

    “哥……”她只这样唤他一句,便再不出其他的话来。

    “你答应我。”莫景轩前所未有的强势,一向清亮温和的眸光里满是严厉的神色,他就这样凝着景然,让她觉得自己像是犯下了天大的错一般。

    景轩望着景然,看着那张有些茫然懵懂的脸,心里一阵阵抽痛。

    他知道,在她的世界里,事事都是单纯的,她只用真心待人,从不提防他人的明暗箭,而他只想维护她,不想让她受伤。

    “答应我。”看着景然呆愣的表情,莫景轩握住她的手,坚持道。

    “哥,我答应你。”景然恍然回神,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她与何正言,怎么可能?

    何正言的身份再单纯不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而已。再充其量,也只是他们都爱同一首歌,欣赏着同一种美。

    只是,为何在她的心里,会有那么一丝丝地失落,有那么一点点地不解与疑惑。

    为什么不能,为何不能是他?

    ——

    何正言驾着车离开了帝景。他没有回父母住在的别墅,而是回到自己惯常居住的公寓里。

    打开门是一室清冷。

    他突然觉得有些孤单寂寞。

    不该的,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至少从五年前起便开始习惯着。

    他想起前些天,莫景轩送她过来,两人的表现也亲密熟稔。

    而今晚,他看着莫景轩握着她的手,而她完全依赖地窝在他的怀里,他们就这样离开,他们的身影那般契合。

    他突然恼怒起来,一把甩上门,“啪”一声重重按亮了客厅的灯。

    一室的明亮里,他孒孓而立的身影越发显得飘零孤寂。

    他走向厨房打开双开门的冰箱,里面却只有码放整齐的一排排啤酒和矿泉水。

    随手取出了一罐来打开,坐进沙发里,闭着眼良久后,何正言突然睁开了眼。

    双眸里透着光亮,像是头暗夜里的黑豹。

    莫景轩……

    莫景然……

    莫景……娴?

    他脑中一阵微痛,心内一凉,放下手里的啤酒罐,操起身边的手机。

    “喂,是我。帮我查一下,四海莫家。三代。好。”

    放下电话,他对面前的半罐啤酒也没了兴趣,索性起身回到卧室,冲了澡,躺到**上,微微疲惫地闭上眼。

    脑中是谁的身影,谁向他微笑着,却含着泪,“正言,正言,跟我一起走吧,我们去奥地利。我们离开这儿。”

    “正言……”

    何正言眉心聚拢,努力想看清那人的容貌,他靠近再靠近,清晰映入眼帘的,竟是莫景然的脸,她表情恬淡,手心里是一枚糖,“吃吧。这个牌子不错,很舒服的。”

    他就在这清晰与朦胧间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