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章 奢侈的爱情 1

墨宝非宝Ctrl+D 收藏本站

    高一寒假两人相处的日子,是那年冬天最冷的时候。

    汽车修理厂平时是太阳能加热水,给修车工洗澡,到冬天水温冻得吓人,洗澡间都不大有人进去了。可他算着倘若回家冲热水澡,一来一回浪费陪她的时间,从车底下钻出来打着赤膊就推门进去。再出来,冻得手指都木木的发麻。

    推门回屋,归晓缩在他的单人床上,裹在被子里,脚还要伸到暖气管缝中取暖,看到他马上撩了棉被:“快进来,快进来。”

    等两人真钻进同床棉被里,才发现这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他怕她闷,租了电视和VCD机来给她看,那阵子最火的电影就是《》,她挑来看的就是这张盘。俩人钻在一床被子里取暖时,电影里在放男女主在船头大风浪中接吻,归晓窘得不吭气。路晨靠漆着墨绿油漆的床头,和她保持半人距离。

    “路晨。”

    “嗯。”

    “学校里有人特别烦,放学总堵着我,你要在就好了。”

    “追你?”

    她点头。

    两人继续看电视,都是心猿意马。电视屏幕上男女主角去了装潢奢华的房间,Rose换上睡衣要求做绘画模特……归晓不敢再往下看,又开不了口说暂停:“你不是也会画吗?”她轻声问。

    他带着笑“嗯”了声:“想干什么?”

    只想岔开话题……

    “不看了,”她略有些僵僵得声音,撩着他,“不想看了。”

    路晨也没想看下去的心思,摸了遥控器,定格影像转为蓝色VCD待机画面。他想问她要不要看别的,比如古惑仔什么的,还有二十几张盘能给消磨时间。

    遥控器在右手上打了几圈。

    归晓伸手摸他的手臂,发现他还没回温:“要不你和我换个地方,挨着暖气一会儿就好。”被关心的他漫不经心地答着:“不用。”

    靠坐的人,俯身过来。

    腰被他手握住,隔着毛衣都能感觉他手指的冷。

    前胸慢慢被他压着靠上来,像从她胸口在往出压着并不丰沛的氧气,很闷,很……度日如年这个词用在这儿肯定不对,可她就这么想的。心跳得要死过去了。

    “路晨……”

    “嗯。”嘴唇挨上,两人的碰到一处。

    他在亲她,真的是在亲,从嘴唇到嘴角。

    就这么亲了几分钟,在寂静的屋子里。两个人都是初吻,都没把握到底要不要真的张嘴,什么时候要进一步。可这么亲着,也就上了瘾。

    “以后别人追你,说你有男朋友。”

    “我有说……”

    路晨低下头用嘴唇去蹭她的,干燥燥的。

    舌头湿润,去找她的。两人滚在被子里,挨上热烘烘的暖气,她被亲得迷瞪瞪的,骨头缝透着酥软,就想着难怪都喜欢亲……当初在操场大杨树下看见他,谁会想到有天,两人在个冷飕飕的屋子,挤在暖气棉被里,抱着做这种事……

    到晚上,修车厂里剩了他们两个。

    路晨开车去镇上买了不少鱼肉虾和菜回来。

    烧饭的地方邻着他睡觉的那个屋子,在厂房最角落里。路晨起初不让她进去,怕脏,归晓执意要陪着,他收拾了十分钟又将角落里倒剩饭的塑料桶清理了,冲洗干净,让她进来。他就着白瓷的水池子一只只挑虾仁的泥沙线,再丢去盘里,剥了壳带着水珠子的虾仁晶莹剔透,赏心悦目。

    “你要怎么炒啊?”归晓从后边搂着他的腰,手感真不错。

    “想怎么吃?”他擦干净手,开始摘菜,把稍老些叶片的都扔了。

    “裹鸡蛋炸吧。”

    路晨一笑:“倒真不嫌麻烦。”

    归晓乐不可支:“反正又不是我做。”

    煤气燃起来的小火苗,拥住黝黑的铁锅底,从碧青的焰芯跳跃到苍白泛黄的焰尖,噗地一声轻响,开大了。路晨半句废话都懒得说,倒油,打鸡蛋。

    翌日再过去,修车场里的人们都眼熟了她,还会点头招呼。归晓脸皮薄不好意思答应,小跑过去,在被拆得七零八落,用千斤顶撑高的小面包车下找到他。

    他躺在满是油渍的海绵垫子上,倒是穿了衬衫,袖子撸到胳膊肘上,唇间咬着颗银色的零件。他嘴唇薄,脸型弧度好,皮肤也白,咬东西的样子可好看,这么个动作有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美感。

    就是看她的角度别扭,睨着她,左手拿了咬着的东西下来:“去屋里等着。”

    归晓环双臂抱着自己的两腿:“不想去,我就这儿看你干活。”

    “厂房太冷。”

    归晓不甘心进去,可怕他生气,想了想,无声地伸出右手,撒娇似的想要和他拉手。路晨也是无奈,放了扳手,在四处摸着找毛巾,想先擦干净手。

    “不用擦,我一会儿自己洗手。”

    他拗不过她,挪了几寸,手从底盘下探出去攥她的手指。

    两人悄无声息地牵了会儿手。

    半晌有人搬了一箱子零件过来,归晓倏地抽了手,跑了。她进他的屋子,真是比回自家还轻松,脱去羽绒服就自觉地蹲在VCD机前翻找碟盘。想着,还有一半的泰坦尼克没看完,塞进去。结果看到主人公在马车里活色生香的一幕,他又进来了。

    天。

    归晓去够遥控器,遥控器还挺不争气,顺着被角一路滑下到水泥地上。

    路晨瞥了眼屏幕上莱昂纳多光着上身趴在女主角身上,马车上的玻璃满是雾气,还有个清晰的手印……然后,又颇有些意味地眼风扫过她。

    她拿被子蒙住下半张脸,怎么感觉是看小黄片被男朋友抓了包。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大结局啊。

    这电影怎么这么多这种……

    “收拾收拾去吃饭。”路晨从裤袋里摸出烟盒,咬了根烟,将她蒙脸的棉被扯开,“别整天看这种东西,好好读书。”

    ……

    他入伍前,来高中找过一次她。

    又是冬天。

    她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和同学聊天,笑出声,拉上围巾刚跨到车上,就瞧见小门右侧的路灯和杨树下的年轻男人。念了大学的男生和高中生毕竟不同,他往那儿一站定,棉服领口竖起来挡着风,露出的一双斜剔上去的眼就够勾搭小姑娘的了。

    照孟小杉的话是,只要路晨乐意,就没有他勾不上的妹子。

    归晓看到他,腿都迈不动了。

    特没出息鼻子一酸,没来得及和同学招呼,沿着大下坡推车过去。路晨知道这是她高中校门口,那么多人看着呢,也没做多余的亲昵动作,将她车接过来自己先跨上去:“上来。”归晓听话地跳上去,从后边拽他棉服一角。

    两人就在放学人流里,骑车走了。

    路晨并不熟这里,归晓还怕在外边被熟人看到会麻烦,于是,俩人去开了间房。

    他先上了楼,她乘电梯紧跟着,进了房间,看到那床单雪白的大床就犯傻……可路晨在房里转了个圈就出去了,没多会儿,抱着满满一袋子肯德基。她吃,他瞧着。

    什么都没做,等她吃饱了将满桌垃圾一收:“快回家去。”结果反倒是她舍不得走,留了又留,耗到八点多。酒店房间什都没做的两个人,反倒在酒店楼下花坛一角拿自行车时,拥在风口处亲了又亲。

    花坛里半人高的长青叶蔓掀腾翻覆,影影绰绰,冷冷清清。

    归晓被风吹得睁不开眼,想哭,舍不得。路晨拉开棉服将她裹在胸口,替她挡着风,下巴颏压上她的前额:“不是说好了吗?又不分手。”

    “我什么时候能读完书啊,”她眼泪簌簌往下掉,“怎么都读不完啊,我妈还说让我读博士……那时候我都多大了……”

    读博士?路晨这一念间,想到的是海东的话:“你就长得挺好看一狗尾巴草,别看我,我还不如你,我是长得难看的狗尾巴。和你说真的,你和归晓差距太大,以后更大。你别不信,总有你扛不住的时候。”

    之后归晓想起那天,只有两个想法,早知道那是分手前最后一次见面就多亲会儿了,还有就是,路晨那时是真爱她,真是连一根指头都舍不得多碰她。

    他掉头在风里走了,归晓一路骑车一路哭。

    回了家将自己锁在房间,伏在床和窗台的角落的被子堆上,接着哭。也不肯吃饭,妈妈来叫就说自己考试不好要反省。等表针指向凌晨两点,她倒想起还有数学作业没做。打开书包,一叠叠课本角落里塞着个文件夹和盒子。

    二十瓦的小台灯下,她摊开文件夹……是他的铅笔画。

    画的是去年冬天,她猫腰在电视机前摆弄VCD,手指往出抽光盘的细节,人在灯下的影子,还有那宽绰的屋子,一桌一椅都清晰得跟老相片似的。而画里卷着的是和他一样的MOTO翻盖手机,还没拆塑料薄膜——

    后来,归晓父亲凭这手机嗅出早恋端倪。

    那时他已经去当兵了,父亲极尽冷嘲热讽:有出息的孩子都是考军校,军校毕业出来再去清北读个研究生,起步就是副营。像路炎晨那样的明显是逃避生活,什么都没想清楚,考不上军校偏要当兵。

    父亲断言,两年后他一定混不出头退伍回家。

    以她十六岁的阅历辩不过父亲,可在她心里的路炎晨不是这么一无是处。

    他有很多优点。

    不抱怨,目标明确,待每个人都是善意体谅的,而对他自己的生活,不管摔得多狠都能爬起来,走得笔直。哪怕没有爱情,和干净的故事和人在一起,也会像得到了那颗幼年时被家人丢去衣柜角落的小樟脑丸,让人防潮,防蛀,防变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