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四十六章风云变幻

中街冰点Ctrl+D 收藏本站

    “阿少,这张脸要是毁了咋办你会不会嫌弃我”

    陆彦少温柔一笑,明白小乔话中的重点,故意避而不答,假意好心的安慰:“没事,毁不了,医生都说了伤口不深。”

    “那,那一旦,毁了呢”小乔支支吾吾半天,眼神使劲暗示话中的意思,陆彦少强弊着一肚子笑,一脸不明就里的继续说:“没有一旦,医生说,肯定能好。”

    小乔无奈皱着小脸,这不是她问题的重点好不好。该死的男人咋这么不开窍呢小乔趴在那憋了半响,抬头看见陆彦少一副懒洋洋要睡觉的样子,心里十分的颓败,也不好意思再说,窝屈在他怀里,手指在陆彦少衣领前抠来抠去,生生要戳穿一样。

    陆彦少忍着笑,半眯着眼睛看她皱着一张脸冥思苦笑,知道她脑袋里又纠结又犯傻:“有事”

    “阿少”被看穿小乔心虚的哼哼唧唧,犹豫了半天,不死心的继续问:“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脸真的毁容,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话一说完,小乔脸上烫的直冒火,窘迫不敢看他。

    呵呵清悦笑声在头顶响起,陆彦少伸手搂住小乔腰侧用力上前一提,对上他的视线:“你说呢嗯”

    他深邃瞳眸星碎动人,眸光一闪仿佛带着异样的柔情,偶尔一眨,就像能看穿人的内心

    小乔一个激灵,仿佛要受蛊惑一般,吓得她猛地扭开头。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那叫一个激动。他要说什么告白吗还是

    “我我不知道。”一想到他肯定热情的告白,小乔红着脸,害羞绕着手指。

    “我”陆彦少伸手扭过她的小脸,修长的手指似有似无摩挲着她的下巴,甜蜜柔情望着她,薄唇勾起微掀,仿佛什么甜言蜜语,柔情似水的话即将脱口而出

    小乔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仿佛,仿佛玄幻了

    “呵呵”陆彦少眉梢微扬,靠近她耳畔,愉悦笑声满是揶揄:“我不告诉你”

    瞬间,旖旎的气氛烟消云散,某人内心幻想粉色小泡泡也破灭了

    “你”小乔咬牙切齿瞪人,再看他揶揄的坏笑,才知道自己又被他戏弄了,拖起一边的枕头轰了过去:“陆彦少,你,你”。陆彦少不躲也不闪,长臂一展,又重新把她拖回怀前,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怎么了生气了”

    哼小乔不理他扭头,陆彦少温柔一笑,伸手扭过她的脸,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和他很近的相望,眸光温柔深沉,晶亮瞳仁映照出羞涩风情的小乔,他就那样柔情似水望着她:“小乔,你不是最美丽的但是,在我眼里心里,最漂亮的永远是你。”

    尘世繁华,美女如云,定有人比你美丽漂亮上一百倍,但,在我心里,终是你最美。

    小乔傻了零一秒,羞红着脸坐在那哼哼唧唧半天,在他深情目光下,羞答答环住他的腰脸紧贴着他的胸膛:“阿少我好像挺喜欢你的。”

    这么别扭的告白陆彦少笑着低头,看着羞躁难耐的她,小乔被火热的视线看的不好意思,嘤咛一声,扎在他怀里羞怯躲了起来。

    半个月了,t市进入红色警戒状态。

    书房里,烟雾缭绕中每一个人愁眉不展。墨白坐在办公桌前,修长手指夹着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青烟升腾,烟灰四散

    陆卿言斜斜歪歪的躺在沙发上,楚明然斜倚着一堆半尺高的文件,望着吐出的烟圈发呆。

    陆卿言烦躁抓了抓头,掏出烟盒,也加入烟雾升腾的行列,吐了一个烟圈,陆卿言叹息一声:“你们说哥到底啥意思”

    楚明然睁开一双满是血丝的风流眼,疲倦之态暴露无遗:“还能啥意思,干掉纪家呗”

    正在操纵股市的墨白嗤笑一声,鄙视看着两位二货很久:“要是真有干掉纪家那么简单就好了。”

    “现在军区已经一片混乱,不少伤亡直线上升,上级命令一个接一个,显然不耐烦了。最多十天,准上报中央,到时候,第一个就拿纪伊东开刀。如果哥再同意杰克增派人手,哼,不出一个星期,纪伊东的好日子彻底到头了。”

    陆卿言一个轱辘从沙发做起来:“哥傻了嘛第一个拿纪伊东开刀,第二个不就是他吗”

    楚明然悠闲闭上眼睛,抽了一口烟:“哥不是傻了,哥是疯了。不惜任何代价打压纪伊东,不光要他撤职,哥要彻底将他赶出t市赶出政界,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程家股份下跌至最低,最多再顶上半个月。纪家也快撑不住了。”墨白紧盯着电脑屏幕,看着股市波动,皱着眉,神情没有一丝舒缓,略显凝重:“我担心他们狗急跳墙,将股份尽数抛出。到时候,庞大的股份债务会一下子排山倒海压在墨楚两家,以楚墨两家目前资金周转情况来看,保不准就是倾家荡产。”

    如果真有那个时候,墨楚两家也会被拖垮。整个t市经济彻底崩坍。

    墨白有点了一根烟,眼神瞥了一眼怡然自得的楚明然:“想好没”

    楚明然盯着天花板假装沉思半天:“唔你们说,老爷子会不会真的趴了我的皮。”

    “不会。”陆卿言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就好。”楚明然长舒一口气。

    陆卿言嘿嘿一笑:“墨老爷子会抽了你的筋。”

    “哈哈哈”三兄弟齐声大笑出来。楚明然目光变得幽然对上墨白的视线,风流的桃花面难得的严肃:“没啥好想的,严重点一个楚氏,再严重点我的小命。”

    和这份兄弟之情比起来微不足道

    墨白无所谓耸耸肩膀,当然没啥可想的,他就是随口问问。在他们男人的世界,就没有后退两字,是男人就该斗就该争。这次,也许会彻底打垮纪、程两家,也有可能是他们倾家荡产,历经半个月的殊死搏斗,情况已经不在他们控制范围内。

    但是,套用陆彦少的一句话那又怎么样

    他们会一拼到底,因为他们是兄弟。

    陆卿言一直从旁边默默听着,低头含糊笑了,只感觉心里暖烘烘的热乎。

    晚饭过后,和杰克会谈完的陆彦少也来到书房,他走到墨白身旁,指着电脑:“股价如何”

    “二点八。”

    “调用瑞士银行全部储备资金,一次性全部购买。后天,我要看见程家彻底崩盘。”

    “明白。”

    “明然调派组织上的人,你陪卿言一起去挟制杰克,天明之前,杰克的人手会在增加三倍。”

    三倍楚明然二人俱一愣,点头:“明白”不敢有片刻耽误离开去安排人手。

    风云变幻的三天后。

    果不其然,程家不堪重负,一点点被拖垮,倒闭。许多大型企业也受到牵连,经济严重亏损。

    一时间,整个t市陷入困境,全市经济濒临瘫痪,金三角黑手党蜂拥入市,军区武力出动只能勉强镇压。如若任其发展,或许整个t市就毁了。

    中央引起高度重视,查明情况,一条条命令压在陆彦少头上,奈何陆市长置若罔闻,该干嘛干嘛

    大有连这个市长也不要的架势。

    无奈之下,中央领导立刻找到陆军司令相谈希望能将事情和平解决,不料陆老爷子不为所动,最后直接辞官不做了。

    一直沉默的陆母沉不住气,她明白陆彦少的意图,他是再拖,一点点将纪家,程家拖死,让他们永不能翻身。可是,这样的代价太大,甚至会毁了陆彦少一生的政治生涯。

    眼看事态越来越严重,陆母越来越着急,找到墨白,希望他们能规劝陆彦少,适可而止便可。

    这些天墨白一直很纠结,作为陆彦少的生死兄弟,这个时候他必须挺身而出,支持到底。可是事态已经发展的脱离轨道,近乎快不能挽回。这样下去,与陆彦少有害无利。权衡完利弊,墨白只对陆母只说了三个字雷小乔。

    雾气腾腾的厨房,小乔掀开锅盖,一股诱人香味立刻扑面而来,后背忽然贴上一具温柔的身躯。

    “好像还不错。”陆彦少略显疲倦的脸颊紧贴着她的小脸,有力的长臂环住她的腰,将她圈在怀里,温热呼吸打在她耳畔。看见锅里的粥不是黑乎乎一片,笑声赞叹。

    小乔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为了报答陆彦少这段时间无微不至的照顾。小乔同学立志做一顿美味的晚饭犒赏伟大的陆市长。

    小乔嘿嘿一笑,懒样靠在他胸口,语气甚是得意和炫耀:“那是。你闻闻多香啊”

    盛了一碗粥,转身想要递给陆彦少,可是,两人贴得太紧,柔软的唇轻轻扫过他凉薄的唇,两人同时一愣。陆彦少最先反应过来,接过那碗粥随手放在一旁。随即,双手支着厨台,将她困在怀前,吻上她的唇

    “阿少”

    小乔心跳如雷,脸颊升温滚烫一片,感受到唇上细腻温柔的触感,仿佛受到股蛊惑,情不自禁圈住他的脖颈,追随着他舌尖,温柔的舔舐。

    陆彦少低沉一笑,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重重吻上她的唇,火热纠缠,深情的拥吻。

    楼梯口突然传来脚步声,吓得小乔一颤,恍惚才想起这里是陆宅,脸上闪过惊慌之色,双手用力推阻着陆彦少,说的话支离破碎:“唔有人”

    “没事”陆彦少置若罔闻,俯身就要贴过来。

    “咳咳”厨房门口响起陆母严肃的咳嗽声,陆母倒了一杯水,深深看了一眼小乔才缓缓离开。

    “阿少”看见陆母离开,小乔突然对陆彦少说:“不能停手吗”

    陆彦少微愣,眉梢微扬,温柔一笑,他早就知道陆母找过小乔:“是你想要我停手”

    小乔点点头,眸光认真望着他:“阿少,我不想你有事,我想你陪我一辈子。停手吧好不好”